第7章 保命原则第二条

        萧君祈的嘴擦过她的脸颊落到她的耳边,低声说道:“保命原则第二条,不要反抗本王任何的亲密行为。”

    鹤卿枝简直要气炸了,不知道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人,占骗人还不准人家反抗的。

    可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她心一横,眼一闭,仰头吻了上去。

    不就是接吻,谁怕谁!

    看着她那张花猫一样的脸,倒是萧君祈脸色一青,先仰头避开了她的唇,换来鹤卿枝红着脸狠狠的一瞪。

    两人看似相拥实际撕扯着走进浴室,相依泡在水里。

    周围的丫鬟已经被遣退了,其实只要有人看一眼,便会看到他们两人合衣泡在水里的情景,从背影看却是耳鬓厮磨十分恩爱。

    鹤卿枝洗了把脸,少了糊在脸上东西,顿时觉得清爽许多。

    “这里不是鹤卿枝的娘家么,怎么会有人监视我们?”

    因为有人监视,鹤卿枝不得不将头靠在萧君祈的肩膀上低声问道。

    “呵,高门大户多的是勾心斗角。”

    萧君祈的胳膊搭在她的肩膀上,将她揽在怀里,右手撩起她的一缕头发勾在手指把玩着。

    “鹤卿枝不是有名的纨绔郡主么?她们还敢这么对我。”

    “鹤卿枝的生母几年前就已经死了,现在的丞相夫人是鹤天洋的继室,这鹤家她几乎就是个外人,什么受宠那都是给外人看的。如果她不纨绔,在这鹤家会被吃的骨头都不剩。”

    虽然萧君祈十分讨厌之前的鹤卿枝,但他一直都明白她那种讨人厌的性格是如何养成的,所以她缠了他这么多年他也只是忍耐着,从未想过要杀了她。

    错就错在,皇后和鹤天洋不该硬将鹤卿枝塞给他,时时提醒他身边有个敌人的棋子。

    “那鹤天洋呢,这是他原配唯一的女儿啊。”

    萧君祈嘲讽地勾了勾嘴角道:“鹤卿枝兄妹早在几年前就被周芳燕和鹤子良给赶出了鹤家,一直由她舅舅照顾着,直到你嫁给本王之前他们才将你接回府中。”

    话说到这里鹤卿枝已经明白了,不由得为已经不在的原主感到悲哀。

    亲生父亲从来都没有在意过她,继室小妾,庶出弟妹,这个家里早就没有她的立足之地。

    “我还有个哥哥?我舅舅如今又在何处?”

    提起这两个称呼,她心中确实是有一道暖流的。

    “他们目前不在京中,以后会见到的。放心,有本王在,你不会有事。”

    萧君祈看着她安静而悲伤的样子,忍不住侧头亲了亲她的眼角。

    或许是因为压低声音的缘故,他的语气带着疼惜和温柔,完全不似他该有的情绪。

    鹤卿枝身子一颤,转头看向他。

    “你在帮我?”

    “原来王妃才知道。”萧君祈笑着挑了挑眉,一副当然如此的样子,说道,“收了王妃的吻,本王自然会履行承诺。”

    他语气暧昧起来,鹤卿枝立刻反应过来,自己还在他的怀里。

    他们还浸泡在水里,身体紧紧靠在一起,要多暧昧有多暧昧。

    她的目光不由自主地瞄向萧君祈的腹部,果然白色的中衣被水打湿后变得透明,隐隐约约透出他的腹部线条,领口处露出同样完美的胸肌,鹤卿枝不由得咽了口唾沫。

    萧君祈也同样看着她,表情似笑非笑,带了揶揄的意味。

    等等……透明?

    她后知后觉地顺着萧君祈的目光低头看去,她的中衣也已经全部透明贴在身上,透出粉色的肚兜和姣好的曲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