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做戏做全套

        于是一大家子人都乱哄哄地涌到了前院,呼啦啦跪了一地。

    看到这阵仗,鹤卿枝直呼过瘾,这种被人跪拜的感觉,简直是女王大人啊!

    “起吧。”

    鹤卿枝刚想弯腰下轿,旁边已有一只大手伸了过来。

    她一愣,抬头一看是萧君祈。

    萧君祈深深看了她一眼,鹤卿枝不情不愿地将手搭在了他手上,被他扶着下了轿,然后萧君祈更是恩爱地揽住了她的腰。

    鹤卿枝皮笑肉不笑地看着鹤家人,腰上却因为被他搂着而感到十分不舒服。

    不就是演戏嘛……呵呵、呵呵,本姑娘绝对是影后级的。

    “鹤丞相,本王来迟了,实在是王妃昨夜被本王给累坏了,今天就起的晚了些。”

    萧君祈的语气仍旧那么高高在上,任谁也不会认为他对自己的迟到有所歉意。

    而他根本不需要解释来迟的原因却故意那么说了,不过就是为了掩人耳目罢了。

    萧君祈语气暧昧,任谁也知道他是什么意思,鹤丞相脸上僵了僵。

    鹤卿枝则是一张脸红了个透,你戏太足了吧喂!

    她抗议地扭了扭腰,换来的就是萧君祈如铁一般的臂膀,箍得她生疼,大约腰上要淤青了。

    好好好,做戏做全套!

    她一咬牙,含情脉脉地抬头看着萧君祈,娇声道:“王爷真是的,这种事也能拿出来说。”

    语气又嗲又酸,让鹤卿枝自己都打了个冷战。

    原以为能恶心到萧君祈,没想到萧君祈却同样回望着她,深情道:“这可是我们相爱的证据,有什么不能说的?”

    “哦呵呵……”

    鹤卿枝满头黑线掩唇假笑,表示自己斗不过他,论恶心他赢了!

    周芳燕和鹤千柔母女俩顿时就红着脸瞅着这俩不要脸的,再看看他俩嘴上相同的伤口,猜也能猜到他俩做了什么好事。

    在她们眼里,鹤卿枝一点也不反常,因为涉及到萧君祈的事她一向都是无脑的。

    谁不知道她爱慕祈王已经到了痴迷的地步,如今终于得偿所愿嫁了过去,果然是愈发得矫情了。

    只是他们没想到,那个冷面冷心的战神祈王竟然也有这么柔情的一面。

    他原本明明对鹤卿枝厌恶至极,没想到成亲后会这么宠着那个小贱人,看着那张脸难道他不想吐么?

    为避免他俩再做出什么更加出格的事,鹤丞相赶紧开口道:“王爷王妃里面请吧。”

    接下来,鹤卿枝只一副夫唱妇随的小女人模样。

    遇到她不知道的问题她就娇羞低头,萧君祈会为她圆场,两人配合竟然十分默契。

    直到晚膳用完,两人终于回到鹤卿枝出嫁前的小院的时候,鹤卿枝终于松了一口气。

    她双手揉了揉脸,今天赔笑了一天,脸都要僵掉了。

    萧君祈看着她的动作轻笑出声,鹤卿枝瞪他一眼,叫道:“笑什么笑!”

    “嘘。”萧君祈走到她身边,压低声音凑到她耳边说道,“这里可不安全,想要保住身份最好仔细说话。”

    鹤卿枝本来因为他的靠近和气息而僵硬,可听到他的话,她愣了一下,悄悄转头看了看四周。

    突然萧君祈就俯身凑了过来,揽住她的腰将她往浴房带。

    她心里一惊就想要推开他,可根本敌不过他的力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