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热搜阅读记录

七公子③面瘫老公,早上好

作者:恍若晨曦

幼时的一场绑架,让楚昭阳自此夜夜恶梦,直到顾念的出现,就像是明媚而温暖的阳光,陡然洒进他的心里。所以他要牢牢地,牢牢地把她这颗小太阳锁在自己的心房之内。 他知道她心里住着一个人,即使那个人再也不会回来,他要做的就是把那人赶走,让她的心房换个房客。可后来那个本应已经死去的人回来了…… 他凄惨的说:“顾念,我好像无家可归了。” 却见顾念指着心窝:“当初你住进来的时候,我与你签的是终身居住协议。” 他笑。 * 顾念:“楚昭阳,你喜欢我什么?” “……”楚昭阳默默解开衬衣第一颗纽扣。 顾念:“楚昭阳,等我老了,长得不好看了,你还会喜欢我吗?” “……”楚昭阳默默解开衬衣第二颗纽扣。 顾念:“楚昭阳,别总瘫着脸,笑一个给我看看呗。” “……”楚昭阳面无表情的解开衬衣第三颗纽扣。 顾念:“楚昭阳,我告诉你美男计使多了就不管用了!” 楚昭阳张开双臂,“来不来?” “嗷!”顾念飞扑过去。 一小时后,顾念,卒。 * 有次顾念在洗澡,楚昭阳看到了她跟朋友的聊天记录。 “念念,你是怎么知道自己喜欢上楚昭阳的?” 顾念:“大概就是他不论穿哪种衣服,扣到最后一颗纽扣的衬衫也好,还是压根衣襟大开的睡袍也罢,第一反应永远都是要脱掉它。出门温文儒雅,谦谦君子,风度翩翩。进门如狼似虎,狂风暴雨,梅开二度。就是不怒自威,涵威自怒。看他一眼再热的心也一下凉了,瞬间冷静,但是几秒钟以后感觉热血更加沸腾。” 楚昭阳默默关掉对话框,解着皮带走向浴室。 * 顾念,你问我喜欢你什么?我喜欢你早晨醒来眼角粘着眼屎对我说早安。我喜欢你靠在我怀里,扯着我的嘴角让我对你笑。我喜欢你冬天赤着脚伸进我的裤管取暖。如果你离去,将带走我生命中为数不多的鲜活。 你问我喜欢你什么?不,我爱你。——楚昭阳 * 内心自带弹幕的面瘫BoyVS元气警花 * 一如既往的简介无能,但这是篇宠文不要怀疑,(づ ̄ 3 ̄)づ 喜欢请点下方加入书架~

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作者:恩很宅

7年婚姻。 相见如宾,浓情甜蜜。 到头来,镜花水月。 倾尽所有,换来一场蓄谋已久的杀人灭口。 那一天。 陆漫漫怀着还不足2月的孩子,死于一场车祸。 离奇的车祸,却意外获得重生。 陆漫漫再次睁眼,回到还未嫁人之时。 她凌厉的眼眸一紧,嗜血的微笑,如罂粟般,风华绝代。 重生一世,她誓要,血债血偿! 为此! 陆漫漫醒来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拒绝渣男,毅然嫁给了上一世的死对头,这一世本不该去招惹的男人。 她说,“我送你锦绣前程,你助我斩妖除魔!” 他邪魅的嘴角微扬,低沉的嗓音道,“一诺千金。” 精彩片段一: “都说文城陆家千金陆漫漫,琴棋书画,聪慧过人,贤良淑德,温柔大方,知书达理,善解人意,是文城所有男人心目中的贤妻良母……”男人低沉的声音显得那般的漫不经心,“只是不知这般凶恶残酷,心胸狭窄,瑕疵必报,阴谋算计还表里不一的女人,是谁?” 陆漫漫抬眸看了一下男人,遂问道,“姐都被人害得倾家荡产死无全尸了,你还让姐继续装逼?!” 男人眉头颤动。 “打个比方,当你想要放屁的时候,你为了维护自己的形象憋住了,最后的结果你知道会怎样?”陆漫漫一字一句,“屁从嘴里面吐出来,恶心的是自己!” 男人脸色直接黑透。 …… 精彩片段二: “不是形婚吗?”陆漫漫死拽着两条杠的早孕棒。 “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 “我怀孕了。” “我身体各个器官都很健康。” “莫远修,重点是姐怀孕了!怀孕了!怀孕了!”陆漫漫气急攻心。 “所以?” “我不打算留下她。” 男人微抬眸,一脸淡薄,“还记得我们交易达成时我说的话吗?” “一诺千金?”陆漫漫扬眉。 “记得就好。” “什么意思?”陆漫漫莫名其妙。 “生个千金。”男人说的慢条斯理。 陆漫漫一口老血差点没有喷出来! 她说过要生的吗?! …… 简介小白,内容绝壁正剧! 本文涉及商战、职场、宅斗、政权。 本文是一枚一心只想要辅助丈夫成立丰功伟业的贤妻良母遭遇最爱人背叛后,意外重生重活一世,在报复渣男的过程中重新收获爱情的豪门故事。 精彩,不容错过,欢迎跳坑。 PS:本文架空

Hello,继承者

作者:公子衍

他是帝豪集团的继承者,杀伐果断、冷血无情,却偏偏对她宠妻入骨。 “老公,我想养个宠物,你说养什么好?” “养你。” “……” “老公,我想换个床单,你说睡哪个料子的最舒服?” “睡你。” “……” 庄奈奈:……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某天,终于有人询问某男,“为什么你们吵架后,总是你先低头?”

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

作者:夜北

她是二十四世纪神医,一支银针,活死人,肉白骨。一夕穿越,成为王府人人喊打的大小姐。没有戒灵、骄横无能,身为王府嫡脉却被未婚夫带着新欢欺上门来? 本是天之骄子,岂容尔等放肆!银针在手,天下我有!天玄地宝尽在她手,绝世功法信手拈来。叫你知道什么是打脸!神医到处,魂断九霄。不曾想,却救起了一只跟屁虫。 他绝色妖异,手段狠辣,却对这个偶然救他一命的小家伙,情有独钟。 “我们不熟。”某神医横眉冷对。 他作势脱衣,无赖道:“莫非穿了衣服就不认得了?要不我脱了衣服,你看还熟吗?

唯爱前妻,心跳砰砰砰

作者:婉转的蓝

结婚之前,容颜就知道穆远航心里有人,但她还是义无反顾的嫁了。 不为别的,只因他也是她心里的人啊。 她爱着穆远航,穆远航爱着他的心上人,而据说他的心上人又爱着另外一个男人,而那个男人,还是穆远航的私/生大哥。 呵,好一段错综复杂的感情。 后来有一天,穆远航的心上人对他说,其实她心里的人也是他。 于是,容颜以为有了孩子终于能稳固的婚姻,在他们惊天地泣鬼神的狗血爱情面前,轰然倒塌。 容颜义无反顾地选择离婚。 爱了这么多年,赔上了青春赔上了心,还给人家生了个孩子,不能再连尊严也没了。 她以为他不忠在先而她又房子车子钱财什么的都不要只要女儿,离婚应该很容易,谁知他却嘲讽她是一个与社会脱节没有任何生存技能的失婚妇女根本养不起女儿而执意不肯将女儿给她。 于是,为了女儿的抚养权,她跟他打了一场旷日持久的离婚战。 她冷冷地嘲讽他:这么耗着不怕你的心上人等着急了吗? 他勾唇一笑:有操这个闲心的功夫,还不如赶紧再去重新给自己找个律师。 她气得一杯水泼在了他脸上:穆远航,你卑鄙! 是的,她每请一个律师,就被他重金给买走了。 最终,心灰意冷的她放弃了女儿的抚养权,决定远走他乡疗伤。 他却派人在机场将她截了下来,他说: 我女儿想见你的时候,你必须马上出现在她面前。 我女儿想吃你做的饭的时候,你必须立刻给她做好。 我女儿学校亲子活动的时候,你必须在人前给她一个完整的家。 所以,你不能离开温城。 容颜:穆远航,我cao你妈! 穆远航当场被骂懵,岂不知这才是噩梦的开始。 离婚后的她简直变了个人,不修边幅,不像以前那样在他面前总是保持着精致的自己,甚至粗话连篇。 对他爱理不理,动辄就骂,完全没有了以前那副柔情小女人的模样。 他抗议她这般粗鲁的对他,她冷冷的笑:穆远航,这才是最真实的我,你怎么能要求一个失婚妇女脾气好呢,她不精神变态就已经很不错了 每每见面,总是被她气得半死。 可是,他怎么越来越喜欢她了呢,甚至想跟她,重修旧好破镜重圆? *** 新文占坑,喜欢的请先收藏哦。

神秘老公,晚上见!

作者:碧玉萧

早起,她熟练的吃下事后药:“不用担心,我已经做好安全措施了。不会给你留下后顾之忧。” “既然你已经吃过药了,我们就不要浪费药效了,”他嘴唇微勾,帅气的把围在腰间的浴巾一扯,“在24小时内,我还可以——睡你很多次,而且不用担心会制造出一个孩子来惹麻烦。是吧?我-亲-爱-的-老-婆。” 结婚三年,顾青青的目标有三:和冷斯城离婚,和冷斯城离婚,和冷斯城离婚。冷斯城的目标有三:和顾青青生孩子,和顾青青生孩子,和顾青青生很多很多很多的孩子。直到有一天……

孕妻1V1:心急老公,要二胎

作者:公子如雪

他是绝对的权贵,杀伐果断高冷薄情,却夜夜对她纠缠不休。 第一次,他将她压在墙上,“六年前那晚,是不是你?” 第二次,他拖着儿子质问,“长得这么像,还敢说不是我的种?” 第N次。 他将她丢在床上,“生个二胎玩玩?” 她终于不耐烦,“公爵先生,你有完没完?” 男人扬唇覆过来,笑得深沉魅惑,“放心,我的体力超乎你想象!”

毒步天下:特工神医小兽妃

作者:穆丹枫

【NEXT IDEA 暨2015星创奖征文大赏(古代言情)】 她是 王牌特工,医毒双绝, 萝莉的外表,邪恶的性子,外貌天真甜美,动手毫不犹豫。一半天使一半恶魔。当这样的她穿越成一棵废材小萝莉,又会给这大陆带来怎样的变数? 某王爷痛心疾首:本来以为她软弱可欺,所以退婚,没想到她精明毒舌,本王看走眼了 某太子殿下慨然叹息:她就是个勾人的妖孽!明明身娇体软却扑不倒-- 某帝尊最后一针见血:她就是个小腹黑!” 她回嘴:“你就是个大变态!” 某帝尊抬手将她抱进房:“那你从了我吧!腹黑配变态,绝配!

汤律师,嘘,晚上见

作者:miss_苏

父母离异,16岁的她从中国孤身一人到了陌生的M国,意外走进充满传奇的高门世家,邂逅了那华贵如月的少年。 他对所有人文雅周全,唯独对她清冷不屑。她气急问他:“凭、凭什么?” 无人的墙角,他披着夜色将她扯入黑暗,沁凉的指尖勾着她下颌,俯在她耳边无情地呢喃:“小结巴,谁让你爸是我爸的班底,而你又是我弟的女人?那你就活该被我这样……” 他菲薄的唇落下,冷冷盖住她的呼吸。 . 其后数年,从青涩少女到妩媚轻熟,她在他掌心里辗转,无力挣脱。他的缱绻是毒,让她上瘾,也让她疼。 每一次被他掠取尽最后一丝呼吸,她只能默默发誓:“总有一日,我也要站上法庭,亲口撕了你!” 她逼着自己一点点变美、变强。一朝涅槃,她终于考取了律师执照。 他却冷叱:“小结巴,就凭你,也配与我为敌?” . 终于不欢而散,她的律师之路却因为他的步步紧逼而走得跌跌撞撞。没有律所敢聘用她,她的客户一个一个离她而去。 他冷冷主导这一切,等着她回去找他,求他。 可是她不,绝不! 她醉倒在陌生男子的臂弯,她妩媚地笑:“聘我吧,给我一个工作,我今晚就是你的……” . 抽走自己的所有的幻想,她华丽转身冷艳入骨的女检察官。 与他当庭对决,她抱起手臂,“终有今日,我会亲手毁了你。”

婚心不良,霸道总裁别太坏!

作者:仓央

【引:他将她宠的无法无天,肆无忌惮。】 莫寰霆,三十有二,嵘城最神秘的财阀,他对女人厌恶至极,外界更有人传言他是个gay。 向豌,嵘城名媛,外柔内刚,两年冤狱,刑满出狱遇上向家面临破产,走投无路之下,只能找上他,那个大她十二岁的未婚夫。 一纸协议,促成一段博弈婚姻。   婚后,他们不管是在商场还是生活上数次交锋,她都败得溃不成军。   某日,他突然靠近她,在她耳畔低语,“小狐狸,你还是太嫩了,心不够狠。”   之后数年,她好像从她变成了他。  有人对他说,莫先生,您的妻子和您很像,气魄真不一般。 那时,莫先生吐了一口烟来,温漠一笑,神情高远,“教了这么久,总算是有点样子。”     一夜之间,她在嵘城身败名裂,犹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她闯进了他的办公室,几近癫狂的问,“为什么?”   他却靠窗而立,犹如王者,沉声道:“因为她回来了,她不喜欢我身边有别的女人。”  嵘城莫先生不懂情爱,却对一人宠爱有加。 在那人还未出现时,她以为他已经将她宠的无法无天,肆无忌惮。 当那人出现后,她才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极致“宠爱。” 只因为那人像极了他心口那颗难以抹去的朱砂。   他亲手将她推入“万丈深渊”,而他却仅是站在那至高点上,看着她“徒手”慢慢往上爬,他用实际行动告诉她,他到底可以对她多残忍! 此去经年,改头换面的人华丽归来,是人人口中雌雄难辨的“蔚少。” 在黑暗里,“他”被他抵在了墙角,他的嘴唇若有似无的拂过“他”的脸颊,“他”笑:“莫先生,我可是男人,你又重拾龙阳之好了?” “你是男人还是女人,我还不清楚。”随即,他的吻便霸道而落。 片段: “他”和孩子逛街,却巧遇从来不会逛街的他。 他瞪着“他”手里牵着的孩子,满眼怒火。 宝宝:“芭比,这个爷爷是谁啊,他干嘛要挡在我们前面啊,好讨厌哦!” 蔚少:“宝宝,可能是爷爷突然走到这就走不动了,所以才会挡住我们,我们绕过就是了。” 某男笑的邪魅:“走不动路的人昨晚会把你伺候的那么舒服,是谁在我身下喊着不要……不要了……” 蔚少恼羞气急:“莫寰霆,你够了,孩子在这里,你要不要脸!” 某男无耻道:“要过你之后,脸还要来干什么?”

神医小毒妃:皇叔,别凶猛

作者:杨十九

看着压在身上得寸进尺的男人,她手拿银针警告,“这一针扎下去,你下半身的幸福就没了,赶紧滚!”“你想在地上滚?还是床上滚?”北冥舞,21世纪医药世家的天才传人,一朝穿越,她成了北冥家懦弱无能人人唾弃的废物小姐。当清冷的眼眸再次睁开,她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傲娇上司潜规则:嘘,不许动

作者:公子如雪

第一次见面,她把他当成鸭子。 “出台两小时,干不?” 第二次见面,她把他当成凯子。 “一晚一千,给您打八折,包你舒服,先生你要睡几晚?” 第三次见面,她是应聘实习生,他是面试官。 他腹黑邪笑,“上次欠我的帐是不是该结了?” 她捂紧钱包,“要钱没有,要人一个,您老看着办!” 他长身而起,走到她面前,“那我要先验验货!” 她抬手按住裙子,“我……我不靠潜规则!”

听说你喜欢我

作者:吉祥夜

大家告诉我,这个书名必定扑街,可是吉祥任性地把它写在了标题栏里,亲爱的们,举起你们的手告诉吉祥,你们愿意留下这个书名!!!!或者吉祥去把它改成《扑倒医生大人》《医生大人好高冷》!!!and so on…… orz…… 简介如下: “你叫流筝?” “是……是的……” “听说你喜欢我?” “嗯……是……我……可是……” “那我们结婚吧。” “哦。好……啊?” 阮流筝心里有一条星河。 它属于一个眼睛里银河一般潺潺流动着碎碎星光的男子。 她用了很多年去爱他,又用了好些年去忘记他。 她曾经以为,忘记是一件不那么难的事,后来的后来,当他对她说“流筝,忘了我”的时候,她才知道,有的人,哪怕穷尽一生的时间,也是忘不了的。 他是她的丈夫。她叫他宁学长,叫他宁医生,叫他宁老师,却独独地,从不敢叫他老公,甚至不曾叫过他的名字。 他娶她,吻她,拥抱她,将她变成他的女人,可是,却从来没有认真看过她,她甚至怀疑,若她汇入了人群中,他会记不得她的长相。 她穷尽了所有的力气去爱他,他亦待她温柔体贴,但凡她要的,他无一不满足,大到房子车子,小到他亲手做的巧克力,只要她说,他也会背着她从街头到街尾。会给她剪指甲,会给她扎头发,甚至,一个男人,还为她缝过掉了扣子的衣裳,对于外科医生那双灵巧的手来说,这些都算是学以致用。 人人都说他是好老公,她拯救了银河系才能嫁他,可是她知道,他是银河系里一颗星,她不过地上一个人,星固然明亮耀眼,却离她千里万里远,他待她所有的好,不过用来抵消他的一句对不起,只因他心口那颗抹不去的朱砂。

清穿之太子娇妃

作者:雪中回眸

雅璃穿越前,是个不折不扣的历史学渣。所以她完全不懂她的夫君为何如此的……抽风!明明是个高高在上的皇太子,做的事却十足一个市井泼皮!给后院所有的女人喝避...

刻骨惊婚,首席爱妻如命

作者:沈尽欢

————本书原名:《刻骨缠欢,首席深度爱》———— 【她冷漠视他为四叔长辈,他却疼她如骨,视她为命!】 祁邵珩,祁氏集团总裁,冷俊倨傲,清华无双,他被奉为无数女人的梦中情人,却唯独对一个不爱自己的她情有独钟。 苏以濛,祁家养女,具有演绎天赋的学生,外表倔强,内心敏感,满是伤痕。 外人面前,她总要称他一声,“四叔”,却不知祁邵珩早已魂牵梦索她多年。 一开始,他就知道她心里早已有了特殊存在的人,可还是甘愿做了飞蛾。 飞蛾扑火,是自取灭亡?还是浴火重生? 一纸荒唐的契约婚书,他想绑住的是她,最终却束缚了自己。 在这场追逐与被追逐的感情里: 是他步步为营,撩拨她,将她捧上云端,极近荣宠。 也是他,步步算计,心思缜密,设计她落入一个又一个可怕的陷阱,让她尝尽了从天堂到地狱的痛苦滋味。 他说,“濛濛,你是我的一切。想离开,除非我死!” 他又说,“濛濛,别动情,别当真,这只是一场游戏。” 只是,这场游戏里,动情是他,伤情是他,苦追是他,放手是他。 一个人的独角戏,太落寞,伤人、可致死。 她心有竹马,心有梦想,却独独没有一个他。 * 这是一个青涩,稚嫩,坚韧不屈,上进的演绎界小女星的成长史; 这也是一个腹黑,心机沉重,控制欲极强的‘变态’坏男人对小自己十一岁的丫头步步为营,强占强爱的宠妻史。 男主是坏人,女主是好人。 酷大叔vs萌萝莉,虐宠风来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