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更新阅读记录

你好,少将大人

作者:寒武记

又一次被扑倒吃干抹净的顾念之愤愤不平地控诉:“你们男人都一个德行!只关注女人的外在!肤浅!” “这是污蔑。”冷漠禁欲的少将大人眉目森严,一本正经,说出的话却很欠揍:“我明明最关心的是你的内在,就是你衣裳里面……” 顾念之:“!!!” ——*——*——*——*—— PS:第一次写带一点悬疑的现言军宠文,很是忐忑啊。希望亲们能多多鼓励,赶紧加入书架。谢谢大家!!!

豪门顶级盛婚

作者:鹦鹉晒月

【宠文】 冷傲低调的何总裁VS低俗市井小民夏渺渺。 她不知道他身价不凡位高权重,所以追求了。 他知道她生活困难斤斤计较,可依旧愿意尝试。 【正文简介】 你以为你只得到了一扁小舟,殊不知那是张豪华巨型游轮,还是精装限量版。 悲催的是,你把游轮当过江的腐烂树叶甩了。 更悲催的是,多年后,很多人等着看你后悔莫及,痛不欲生的脸。 可,不要落井下石好不好!如果她早知道他有钱,她会甩了他吗?她会各种捧脚的!轮到你们叽歪。 不过,说这些有什么用,都过去这么多年了,她现在也已经有了新男朋友,家里还有一堆人等她工资吃饭,那些风花雪月的事过去就过去了。 小剧场: 她已经错过了三次升职的机会,今年怎么也该轮到她了吧。 “你有关系吗,没关系,你这个副经理一辈子没机会转正!” 关系?! 她一个星期前刚知道公司的总部的总部的总部的总裁是她前男友,不过,他会帮忙吗? 好友的眼睛很亮:“当然会了,你去送礼呀!” “你以为我没有去吗!”她是为了脸面跟金钱过不去的人吗!但对方不吃前女友那一套! “你还真去了?你的脸皮有多厚!你当初甩人家的时候,可是让人家老死不跟你往来的。” “你——” 好吧,前男友这种生物,没事还是绕着走吧,免得交情没攀上,落得被报复的下场。注意: 1,女主拜金是衡量了自身的价值后,再找位比自己高两层的男人嫁了的合理拜金。 2,作者行文固执,我行我素。 3,作者心硬,评论区随便大家嬉笑怒骂,您别走心就行。 4,女主洁不洁看作者心情。(非常重要)

废材元素师:兽王,吃上瘾

作者:月依明

“禽兽……”她脸颊绯红,眸光潋滟。 “你怎知本王真身?” “……” 重生归来的她只想低调做人高调虐渣,却不想被人人惧怕的凶残魔兽团团包围。 成群魔兽仰头星星眼:要亲亲要抱抱。 某王威压出,惊得众兽逃。威风一声吼,躺倒亮肚皮:媳妇媳妇,我比他们好摸多了。 说好的腹黑阴鸷、凶残无情、冷血无欲呢? “爷,您的节操掉了吗?” “节操?哪里有你好吃!”

嫡嫁千金

作者:千山茶客

薛家小姐,才貌双绝,十六嫁得如意郎,恩爱和谐,三载相伴,郎君高中状元。 夫荣妻不贵,他性贪爵禄,为做驸马,将她视作尚公主路上的绊脚石,杀妻灭嗣。 骄纵公主站在她塌前讥讽:便是你容颜绝色,才学无双,终究只是个小吏的女儿,本宫碾死你——就跟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被污声名,悬梁自尽,幼弟为讨公道却被强权害死,老父得此噩耗一病不起撒手人寰。 洪孝四十二年,燕京第一美人薛芳菲香消玉殒,于落水的首辅千金姜梨身体中重焕新生! 一脚跨入高门大户,阴私腌臜层出不绝。各路魍魉魑魅,牛鬼蛇神,她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曾经柔软心肠,如今厉如刀锋!姜梨发誓,再也不要微如尘埃任人践踏,这一世,平府上冤案,报血海深仇! 他是北燕最年轻的国公爷,桀骜美艳,喜怒无常,府中收集世间奇花。 人人都说首辅千金姜家二小姐清灵可爱,品性高洁,纯洁良善如雪白莲花。 他红衣华艳,笑盈盈反问:“白莲花?分明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食人花。” 姜梨:“国公小心折了手。” 姬蘅:“这么凶猛的食人花,当然是抢回府中镇宅了。”桀骜美人vs世家千金,男主妖艳贱货,女主白莲花精,强强联手,虐遍天下,就问你怕不怕? 请支持正版茶~~

霸道婚宠:BOSS大人,狠狠疼

作者:鑫鑫麻

墨北衍,他是人前霸道狠辣的高冷总裁 唯有简晓晨知道他人后一言不合就扑倒的禽兽本质 为了把她私有化,他步步算计层层引诱 终于,把她的名字印在了他的配偶栏 简晓晨原以为他们的婚姻不过就是利益的结合,却没想婚后却被他以各种理由狠狠疼爱 *** “老婆,今天开了一整天的会一直坐着,我们是不是该运动一下?” “好,我陪你去院子里跑步吧。” “我不喜欢跑步,我比较喜欢和你一起的床上运动。” “……” 某女被直接扑倒。 *** “老婆,今天去检查工地工程走了一天好累,你是不是该给我补充一下能量?” “正好,我熬了扁豆汤,最能补充能量了,现在去端给你。” “扁豆汤一会再喝,我现在更需要你流的汤。” “……” 某女第N次被扑倒。

太子缺德,妃常辣

作者:胭脂杀

她是特工、杀手、无间道,是令黑白两道闻风丧胆,最顶尖的金牌雇佣兵! 再度睁眼,她成了大燕古国第一世家见不得光的养女,一个又为了渣男未婚生子的薄四小姐! 而这个渣男居然是—— “你说,我们怎么就这么孽缘深重呢?薄久夜!” 她轻抚与曾经自己一模一样的这张脸,诡笑不止,“这一次,该换我怎么玩死你呢,嗯?” * 他,燕夙修,是大燕众所周知的纨绔太子,整天眠花宿柳,玩物丧志。 忠臣日日贬斥弹阂,奸臣却是对他拥护高捧,升斗小民天天联名罢免,奸商小人却要对他众星捧月。 玄机老人曾批言,如此储君若为大燕国君,必定祸国殃民! 可谁会想到,就是这样一个浪荡子,居然暗地里会是叱咤江湖的邪教头领,是一曲音杀能驭万兽的通灵鬼才! 当好戏开幕,生旦净末丑齐登场,她需要一个共唱双簧的同盟人,而脑子里浮现的第一人—— * 某晚,她夜袭东宫,将某男壁咚浴池一角,“娶我,可为殿下挚爱遮风挡雨,为殿下江山尽收囊中,还能每天斗渣男玩莲花儿……” 她的小脸寸寸逼近,极尽蛊惑,“这么便宜的好事,殿下还在等什么,嗯?” 他笑靥如花,“哦?那暖得了被窝这种小事,你是信手拈来了?” 她立刻掏出手枪指着男人致命处,笑容天真而邪恶,“没问题,不过只要前提……先废了你。”

一眼情起,大叔娶妻狠心急

作者:醉心糖

“姜先生,请问您私下最喜欢做的事是什么?”记者握着手中的话筒问道。 “捣蒜!”姜海城想了想,看了眼人群中那个小不点红透的脸蛋回答道。 “啊——”众媒体哑然,这太奇葩的癖好了吧! “姜先生,蒜不辣眼吗?”记者哑然后,继续问道。 他眸光一转,想起那日哄着她在上面的样子,笑着道,“越辣越有感觉!” —— “走,快走!”某日,姜海城拉着姜小栀的手,走的飞快。 “去,去哪里?”姜小栀小声地在后面嘀咕着。 “去领证,还有半小时民政局就下班了。”他吼道,身子都紧绷在一起。 “下班了,就明天去领好了,二叔,你急什么?”她不解,嘟着嘴,她不想去,谁叫他昨晚折腾的久,她到现在才起,刚起床还带着起床气呢。 “急,我急死了,急的吃不好睡不好,急的心肝胆肺都要炸了!”他停下脚步,抓住她的双肩怒吼! ~~~当然急,他都三十六岁了,她才二十一岁,不急才怪! “二叔,他们怎么都叫我三小姐,我又不是小.三?”她窝在他怀里,嘟着小嘴撒娇。 “你当然不是,我让他们闭嘴便是了!”他温柔地笼着她的长发,满眼宠溺。 只是为何,那铺天盖地的新闻以天雷勾地火的事态席卷而来,她,姜家三小姐姜小栀插足别人的婚姻,是个名副其实的小.三。 那一刻,她的心碎了,原来他给的一切都是假象...... 爱情原来是这样,以我之姓,冠你之名,从此彼此交缠,永不分离! 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你一眼,再也没能忘掉你容颜! 简介无能,请看正文!1V1,身心干净!

锦色风华,谋个骄婿做靠山

作者:涵叶今心

前世她出身侯府,却是有才无貌, 得某王慧眼识珠,倾心相许。 千谋万算助其登上太子之位, 却独独漏算了被他过河拆桥、利剑穿心! 至死方知她自始至终不过都是家族的一枚棋子, 用完则弃…… 既如此,那临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 重生当下,望族世家的痴傻女一朝魂归七窍开。 惊才绝艳不算什么, 驭人谋断才是王道! 父兄耿直官运多舛她鼎力相护! 奸邪小人,来两个,打一双! 干脆搅起狂风暴雨席卷朝堂…… * 现世仇现世报, 她前世能将他托上去, 今世同样能将他拉下来! 倒是要让他眼睁睁的看着, 没有了她,他的如花美眷还能不能大放异彩! 没有了她,他那个储君永远都成不了真君! 当初捧他到多高,现在就让他摔得有多惨…… * 她道:“我想保父兄在朝堂上立足,需要找个强有力的靠山护着他们,比方说夫婿。” 他道:“主意不错!可有了人选?” 她眼珠乱转,“王爷世子爷之类的,好像一抓一大把。” 他摇头,“徒有身份,却无实权,不堪大用。” 她撇嘴,“大人可有好的建议?” 他急眼,“你真的不知当今朝堂最有权势的人是谁吗?” “嗯?”她瞅着他,小眼神里满是犹疑,“嫁否?” 他一把扯了她的小手,“嫁!你不嫁,我嫁!”

驭灵女盗

作者:翦羽

地球末日,修真世界横空出世! 灵气觉醒,被虚空大派纳徒,后被证明为修灵废体一朝休弃。少女苏瞳一夜从云端坠入黄泥,被迫流离。 昔日故友背叛,新交师徒成仇。 “灵气不足我变法,求道无门我自修!” 狂女在烈火中淬炼,鲜肉强势回归故土。 但波澜不止,地球与同胞被高价抛售! 大派倾轧,阴谋重重,地球深处隐藏的终极秘密在面纱下浮动。 星域中渺小的少女,为赎回家园而战。 从此驭灵为奴,星盗崛起! 片段一:“吻我!” 眼前的男人凶巴巴低吼。 苏瞳皱眉,打赌是不能用强的吧? 直到她耳边传来男子又一声轻哼:“不然就把你丢下去。” 这才发现,原本男子抱着自己站在悬崖上的一株古树末梢,失足摔落,必尸骨无存! 一句意料之外的兽语情话轰然入耳: “爱我!不然捏断你的脖子!”片段二: “区区一个废物,也敢在本尊面前嚣张?” 以灵气掌控着飞刃的强大敌人在苏瞳面前狂笑不止。 “我的确……灵气少得可怜。” 苏瞳摸着自己的鼻子,一动不动看着眼前的奴隶贩子。 其实她弱小的灵气,早在空气里结成傀儡丝,瞬间刺入对手身体大穴,操纵他的四肢! 驭灵成功! “好了,现在你可以出门脱裤子,大汪三声了。” 苏瞳一脸狞笑。 跟她比凶残?开玩笑,这些人渣通通都弱爆了!羽毛出品,必属精品,请放心收藏! 推荐自己的旧文:《妖娆召唤师》http://www.xxsy.net/info/353218.html

宝贝太迷人:大叔,轻轻缠

作者:兮烟

【【2016“NEXT IDEA”女生原创文学大赏 参赛作品】】 没遇到寂霆御之前,夏十七的生活是抽烟、喝酒、打架。 遇到寂霆御之后,夏十七的生活是戒烟、戒酒、戒打架。 婚前,她撩他撩得很欢乐,婚后,她躲他躲得很销魂…… 【宠文,爽文,男女主身心干净,1V1】

第一神算:纨绔大小姐

作者:白天

沐家第一纨绔涅槃重生归来,天地变色,整个世界都将改写。 天材地宝,宝藏神兵,尽在她手。有仇报仇有恩报恩!想横着走还是竖着走,姿势随意选! 重生归来身带神器,未卜先知,趋吉避凶,世人称其第一神算! 第一神算,风云变幻尽在掌中。然遇到那人,却无法掌控自己的心。 “你算天,算地,可曾算到我对你的心?”那人俊美的脸上浮起一抹微笑,恍若神谪。 沐家纨绔大少爷,重生归来,翻云覆雨。站在巅峰之上时,众人才惊觉这哪里是纨绔大少爷,这分明是美的让人窒息的大小姐!多少青年俊杰捶胸顿足,失去博得佳人好感的最佳时机。 那人却是邪肆一笑,宠溺的低头轻吻她的额头:“多亏你们有眼无珠,否则,我怎能佳人在怀?”

医世狂娇:夫君,我要抱!

作者:孤山野鹤

一朝穿越,堂堂的医学博士成了一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小兽,颜汐无语问天。 老天爷,还能再坑点吗? 他,玉树兰芝,清贵高华,却对一只小兽宠爱有加。 “世子,小兽毁了您的墨宝!” “毁得好。” “……” “世子,小兽咬伤了青蕊公主!” “赏。” “……” 某一天,小兽突然变回了人形…… “汐儿,叫夫君……” 热气喷洒在耳边,颜汐又羞又恼,“不叫!” “真不叫?” 不叫的后果便是一夜无眠! 第二日,颜汐扶着被“碾压”了一夜的腰,怒了,“君子兰,罚你这个月都不准进我的屋!” 某男却笑得春花烂漫日月无光,“不行,莫非汐儿忘了,我可是禽……兽……,我擒,你受……”

闪婚厚爱:墨少宠妻成瘾

作者:子夜轻语

【宠文,一生一世一双人】一场阴谋,她痛失父母,哥哥昏迷,男友劈腿,为保住公司,不得已,嫁给了他——墨修尘,G城豪门贵公子,一个冷酷无情,且身患瘾疾的非正...

逆天神妃至上

作者:战西野

本文女扮男装,双强爽文,欢迎跳坑! “他”,曾是慕家最耀眼的天才,人人艳羡,不可追赶。 “他”,也是慕家最耻辱的存在,筋脉尽毁,沦为废人! 从云端跌落尘埃,被家族驱逐,受尽欺凌! 殊不知凤凰涅槃,浴火重生!一朝觉醒,天地震荡!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凝元力,炼神体,契神兽,汇星辰之力,掌天下乾坤! 慕家三少,绝世风姿,更是引得无数人疯狂追逐! 当站在最高的位置,众人仰望,方知——“他”,竟是她! 他,背景神秘,实力莫测,清绝卓然,骄傲至极,却唯独对那一人,放不下,舍不得。 千万人追随他,而他,只追随那一人! 那颗绝世明珠,唯我——捧于掌中!绽放万千光华! 片段一: 慕三少笑眯眯:“云少主,不好意思,这一次,本少又抢在你前面了,这神兽丹…” 云翊波澜不惊:“归你。” 慕三少笑意更浓:“云少主真是好气魄。那咱们一同找到的这元神液…“ 云翊凤眸微垂:“归你。“ 慕三少笑的合不拢嘴:“云少主当真豪杰!虽说这上古神诀乃是你先找到,但本少也出力…” 云翊眸色深深:“归你。“ “凡是你想要的,只要我有,便都归你。” 慕三少笑容一滞。 “不过…“不待慕三少反应过来,云翊便是抬眸,盯着慕三少,一字一句道: “你——归我!” 片段二: 慕三少知道自己生的好,招蜂引蝶是难免的。但她没想过招来云翊这么一个妖孽。 容貌妖孽,背景妖孽,天赋妖孽,连兴趣也这么妖孽! 追追逃逃折腾良久,慕三少终于决定和他好好谈谈。 “云少主,”慕三少艰难开口,“我是个男人,你也是个男人…” 云翊面无表情:“嗯。” 慕三少顿了顿:“我不搞基…” 云翊眉眼不动:“嗯。” 慕三少:“…” 慕三少咬牙:“云少主你是不是对我们慕家人有意见先前折腾我妹妹现在折腾我…” 云翊看向她,似笑非笑。 “你是女人,我便喜欢女人,你是男人,我便喜欢男人。如何?” 慕三少颤抖的看着他:“…禽…禽兽!” 云翊了然,郑重点头: “嗯,你若是禽兽,我也只喜欢你。” 总之,只有你,就是你!

忽而至夏

作者:尼卡

怪咖小法医欧阳灿和物理海洋科学家夏至安搭乘了同一班飞机。 本是陌生人的他们,因一连串小事别扭地相识了…… 性情乖张的夏至安把古灵精怪的欧阳灿归为男人婆; 不拘小节的欧阳灿把细致龟毛的夏至安看作娘娘腔。 欧阳灿想,在这个人口八百万的城市里再遇到这个姓夏名至安的娘炮,概率当然是比她会和火星人谈恋爱还要低的。 可是偏偏,命运不是这么安排的…… 他们不但要见面,还要共同生活在一个屋檐下。 她百宝出尽,阻止不了他登堂入室。 “夏至安,我警告你,不准你进我房间,否则后果自负。”她眯眼警告。 “有什么后果啊?还能大开眼‘戒’?”他嗤之以鼻。 “嘭!” “欧阳,怎么别人穿白大褂就像天使,你穿就像是偷来个布袋?”他一对桃花眼上下打量她。 “嘭!” “你今天闻起来味道有点怪,是不是摸完尸体忘了洗手?”他掩住鼻子。 “嘭!” 一个是性情火爆的小法医,一个是精明毒舌的科学家。 当白羊女遇上**男,一言不合就“嘭嘭嘭”…… 有些人注定要遇见,有些人注定要相爱,在这个所有的奇迹都已准备好落地的夏天。 ———————— 作者有话说: A.本文为“岛城春夏秋冬”系列之二。 B.凡本文涉及案例,均为杜撰,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C.本文谢绝转载,抄袭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