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热搜阅读记录

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

作者:夜北

她是二十四世纪神医,一支银针,活死人,肉白骨。一夕穿越,成为王府人人喊打的大小姐。没有戒灵、骄横无能,身为王府嫡脉却被未婚夫带着新欢欺上门来? 本是天之骄子,岂容尔等放肆!银针在手,天下我有!天玄地宝尽在她手,绝世功法信手拈来。叫你知道什么是打脸!神医到处,魂断九霄。不曾想,却救起了一只跟屁虫。 他绝色妖异,手段狠辣,却对这个偶然救他一命的小家伙,情有独钟。 “我们不熟。”某神医横眉冷对。 他作势脱衣,无赖道:“莫非穿了衣服就不认得了?要不我脱了衣服,你看还熟吗?

唯爱前妻,心跳砰砰砰

作者:婉转的蓝

结婚之前,容颜就知道穆远航心里有人,但她还是义无反顾的嫁了。 不为别的,只因他也是她心里的人啊。 她爱着穆远航,穆远航爱着他的心上人,而据说他的心上人又爱着另外一个男人,而那个男人,还是穆远航的私/生大哥。 呵,好一段错综复杂的感情。 后来有一天,穆远航的心上人对他说,其实她心里的人也是他。 于是,容颜以为有了孩子终于能稳固的婚姻,在他们惊天地泣鬼神的狗血爱情面前,轰然倒塌。 容颜义无反顾地选择离婚。 爱了这么多年,赔上了青春赔上了心,还给人家生了个孩子,不能再连尊严也没了。 她以为他不忠在先而她又房子车子钱财什么的都不要只要女儿,离婚应该很容易,谁知他却嘲讽她是一个与社会脱节没有任何生存技能的失婚妇女根本养不起女儿而执意不肯将女儿给她。 于是,为了女儿的抚养权,她跟他打了一场旷日持久的离婚战。 她冷冷地嘲讽他:这么耗着不怕你的心上人等着急了吗? 他勾唇一笑:有操这个闲心的功夫,还不如赶紧再去重新给自己找个律师。 她气得一杯水泼在了他脸上:穆远航,你卑鄙! 是的,她每请一个律师,就被他重金给买走了。 最终,心灰意冷的她放弃了女儿的抚养权,决定远走他乡疗伤。 他却派人在机场将她截了下来,他说: 我女儿想见你的时候,你必须马上出现在她面前。 我女儿想吃你做的饭的时候,你必须立刻给她做好。 我女儿学校亲子活动的时候,你必须在人前给她一个完整的家。 所以,你不能离开温城。 容颜:穆远航,我cao你妈! 穆远航当场被骂懵,岂不知这才是噩梦的开始。 离婚后的她简直变了个人,不修边幅,不像以前那样在他面前总是保持着精致的自己,甚至粗话连篇。 对他爱理不理,动辄就骂,完全没有了以前那副柔情小女人的模样。 他抗议她这般粗鲁的对他,她冷冷的笑:穆远航,这才是最真实的我,你怎么能要求一个失婚妇女脾气好呢,她不精神变态就已经很不错了 每每见面,总是被她气得半死。 可是,他怎么越来越喜欢她了呢,甚至想跟她,重修旧好破镜重圆? *** 新文占坑,喜欢的请先收藏哦。

神秘老公,晚上见!

作者:碧玉萧

早起,她熟练的吃下事后药:“不用担心,我已经做好安全措施了。不会给你留下后顾之忧。” “既然你已经吃过药了,我们就不要浪费药效了,”他嘴唇微勾,帅气的把围在腰间的浴巾一扯,“在24小时内,我还可以——睡你很多次,而且不用担心会制造出一个孩子来惹麻烦。是吧?我-亲-爱-的-老-婆。” 结婚三年,顾青青的目标有三:和冷斯城离婚,和冷斯城离婚,和冷斯城离婚。冷斯城的目标有三:和顾青青生孩子,和顾青青生孩子,和顾青青生很多很多很多的孩子。直到有一天……

孕妻1V1:心急老公,要二胎

作者:公子如雪

他是绝对的权贵,杀伐果断高冷薄情,却夜夜对她纠缠不休。 第一次,他将她压在墙上,“六年前那晚,是不是你?” 第二次,他拖着儿子质问,“长得这么像,还敢说不是我的种?” 第N次。 他将她丢在床上,“生个二胎玩玩?” 她终于不耐烦,“公爵先生,你有完没完?” 男人扬唇覆过来,笑得深沉魅惑,“放心,我的体力超乎你想象!”

Hello,继承者

作者:公子衍

他是帝豪集团的继承者,杀伐果断、冷血无情,却偏偏对她宠妻入骨。 “老公,我想养个宠物,你说养什么好?” “养你。” “……” “老公,我想换个床单,你说睡哪个料子的最舒服?” “睡你。” “……” 庄奈奈:……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某天,终于有人询问某男,“为什么你们吵架后,总是你先低头?”

毒步天下:特工神医小兽妃

作者:穆丹枫

【NEXT IDEA 暨2015星创奖征文大赏(古代言情)】 她是 王牌特工,医毒双绝, 萝莉的外表,邪恶的性子,外貌天真甜美,动手毫不犹豫。一半天使一半恶魔。当这样的她穿越成一棵废材小萝莉,又会给这大陆带来怎样的变数? 某王爷痛心疾首:本来以为她软弱可欺,所以退婚,没想到她精明毒舌,本王看走眼了 某太子殿下慨然叹息:她就是个勾人的妖孽!明明身娇体软却扑不倒-- 某帝尊最后一针见血:她就是个小腹黑!” 她回嘴:“你就是个大变态!” 某帝尊抬手将她抱进房:“那你从了我吧!腹黑配变态,绝配!

鸾凤替,皇的神秘隐妃

作者:素子花殇

他叫郁墨夜,大齐四王爷,在外为质二十载。 一夕返朝,一场惊变,他和另一个女子的命运彻底被改写。 ****** 没有心,却最会操控人心,他是最精明睿智的帝王,亦是行走在暗夜里的鬼魅。 有妻有亲,却只能独走刀刃,她是返朝为官的质子王爷,亦是步步惊心只求安稳的孤女。 她叫他皇兄,他却不叫她四弟。 他宠她宠得高调,她将他的妃子拖入房中、扒了衣袍、上下其手,他杀了妃子问她有没有受惊? 她避他避得明显,今日出疹、明日过敏、后日这痛那病,只为不接驾不面圣不辱没圣恩。 可是,她有一千个小心机,他就有一千零一种大手段,他宠她护她,却也打压她驯服她。 龙吟寝殿,他摒退所有宫人,面色讳莫如深:“承蒙圣恩,让你如此惶恐?” 她攥紧手心,不敢看他的眼睛:“我们是兄弟,有违伦常……” “是吗?”他眉尖轻挑,笑得魅惑众生:“兄友弟恭,不应该是天伦之乐吗?” 那一夜,他撕碎了她所有的伪装,包括她的女扮男装。 —— 后来,坊间流言四起。 有人说,少年帝王性情怪异,阴晴不定,瞬间能判若两人,且完全两种极致。 有人说,四王爷郁墨夜身染怪病,腹中长瘤,曾闭门十月、命悬一线九死一生。 有人说,四王爷头顶的绿帽戴得那叫一个憋屈,刚出生的儿子像谁不好偏偏像的是当今天子。 —— 再后来,四王爷郁墨夜被帝王处以极刑。 那是一个大雪纷飞的清晨。 “为什么?”她问。 风雪中,他背对着她,负手而立,肩上黑色的大氅被积雪覆白,冰冷的声音如同当日的天气:“因为朕才是——郁墨夜。” —— 经年,六宫废黜,一被废之人悲恸逆言:“此生此世,有没有一个人让皇上动情如斯,痛苦如斯?” 跪在一旁的太监突然想起多年前的郁墨夜,娇俏少年,意气风发,彼时的帝王也曾问过这句话,郁墨夜清亮的目光无所畏惧,说:“我最爱的,莫过于我‘自己’。” 此时,龙椅之上的男人,心脏骤然一痛,深沉的眸中撕开一抹亮光,“我最爱的,莫过于我‘自己’。” 昔日是她言,今日是他说!

傲娇上司潜规则:嘘,不许动

作者:公子如雪

第一次见面,她把他当成鸭子。 “出台两小时,干不?” 第二次见面,她把他当成凯子。 “一晚一千,给您打八折,包你舒服,先生你要睡几晚?” 第三次见面,她是应聘实习生,他是面试官。 他腹黑邪笑,“上次欠我的帐是不是该结了?” 她捂紧钱包,“要钱没有,要人一个,您老看着办!” 他长身而起,走到她面前,“那我要先验验货!” 她抬手按住裙子,“我……我不靠潜规则!”

旧爱新婚

作者:梧桐君子

六年前的靳西恒一无所有,但他有牛皮糖一样黏他的林桑榆。 后来,她的背叛惊天动地,而他等到最后,只等来她的销声匿迹。 六年后再见,他是渝城只手遮天的男人,而她沦落成他手里的小职员。 * 他霸道残忍的掌控了她的一切,工作、生活。 “除了钱,你最爱的是我对吗?”他逼退她到墙角,笑的异常讽刺。 她成为他不见光的女人,却从不曾得到过他的温柔。 一场宴会,她被陷害羞辱,曾经背叛的消息不胫而走,她跪在地上一颗颗的捡起他钟爱女子散落的珍珠项链。 她成了千夫所指的女人,不要脸的荡妇。 后来,她因为怀孕又成了人们嘴里破坏别人的小三。 于是,她成了人人唾弃的靳太太。 * 他重伤需要输血时,她不顾腹中胎儿的安全执意为他输血。 只是在他醒来换来的只是狠狠地责备。 腹中的孩子是他争夺家权的筹码,所以很重要。 “生下孩子,你就自由了,不是爱钱么,我会给你很多。” 后来她真的生下了孩子,他放她自由,和他钟爱的女子开开心心的订婚。 * 他订婚当天,她被绑架,匪徒的枪就指着她的头给靳西恒打电话。 “你的女人在我手里,你再不来,我就杀了她。” 电话那头沉默了半晌:“随你。” 林桑榆一瞬间觉得世界都安静了,她坚持了这么多年的爱情终于忍无可忍的灰飞烟灭。 订婚当晚,他知道隐藏这么多年的真相,疯了一样的去找她。 气息微弱的她看到他时,笑了:“你不爱我……我不爱你,靳西恒,我们终于扯平了。”

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

作者:恩很宅

7年婚姻。 相见如宾,浓情甜蜜。 到头来,镜花水月。 倾尽所有,换来一场蓄谋已久的杀人灭口。 那一天。 陆漫漫怀着还不足2月的孩子,死于一场车祸。 离奇的车祸,却意外获得重生。 陆漫漫再次睁眼,回到还未嫁人之时。 她凌厉的眼眸一紧,嗜血的微笑,如罂粟般,风华绝代。 重生一世,她誓要,血债血偿! 为此! 陆漫漫醒来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拒绝渣男,毅然嫁给了上一世的死对头,这一世本不该去招惹的男人。 她说,“我送你锦绣前程,你助我斩妖除魔!” 他邪魅的嘴角微扬,低沉的嗓音道,“一诺千金。” 精彩片段一: “都说文城陆家千金陆漫漫,琴棋书画,聪慧过人,贤良淑德,温柔大方,知书达理,善解人意,是文城所有男人心目中的贤妻良母……”男人低沉的声音显得那般的漫不经心,“只是不知这般凶恶残酷,心胸狭窄,瑕疵必报,阴谋算计还表里不一的女人,是谁?” 陆漫漫抬眸看了一下男人,遂问道,“姐都被人害得倾家荡产死无全尸了,你还让姐继续装逼?!” 男人眉头颤动。 “打个比方,当你想要放屁的时候,你为了维护自己的形象憋住了,最后的结果你知道会怎样?”陆漫漫一字一句,“屁从嘴里面吐出来,恶心的是自己!” 男人脸色直接黑透。 …… 精彩片段二: “不是形婚吗?”陆漫漫死拽着两条杠的早孕棒。 “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 “我怀孕了。” “我身体各个器官都很健康。” “莫远修,重点是姐怀孕了!怀孕了!怀孕了!”陆漫漫气急攻心。 “所以?” “我不打算留下她。” 男人微抬眸,一脸淡薄,“还记得我们交易达成时我说的话吗?” “一诺千金?”陆漫漫扬眉。 “记得就好。” “什么意思?”陆漫漫莫名其妙。 “生个千金。”男人说的慢条斯理。 陆漫漫一口老血差点没有喷出来! 她说过要生的吗?! …… 简介小白,内容绝壁正剧! 本文涉及商战、职场、宅斗、政权。 本文是一枚一心只想要辅助丈夫成立丰功伟业的贤妻良母遭遇最爱人背叛后,意外重生重活一世,在报复渣男的过程中重新收获爱情的豪门故事。 精彩,不容错过,欢迎跳坑。 PS:本文架空

七公子③面瘫老公,早上好

作者:恍若晨曦

幼时的一场绑架,让楚昭阳自此夜夜恶梦,直到顾念的出现,就像是明媚而温暖的阳光,陡然洒进他的心里。所以他要牢牢地,牢牢地把她这颗小太阳锁在自己的心房之内。 他知道她心里住着一个人,即使那个人再也不会回来,他要做的就是把那人赶走,让她的心房换个房客。可后来那个本应已经死去的人回来了…… 他凄惨的说:“顾念,我好像无家可归了。” 却见顾念指着心窝:“当初你住进来的时候,我与你签的是终身居住协议。” 他笑。 * 顾念:“楚昭阳,你喜欢我什么?” “……”楚昭阳默默解开衬衣第一颗纽扣。 顾念:“楚昭阳,等我老了,长得不好看了,你还会喜欢我吗?” “……”楚昭阳默默解开衬衣第二颗纽扣。 顾念:“楚昭阳,别总瘫着脸,笑一个给我看看呗。” “……”楚昭阳面无表情的解开衬衣第三颗纽扣。 顾念:“楚昭阳,我告诉你美男计使多了就不管用了!” 楚昭阳张开双臂,“来不来?” “嗷!”顾念飞扑过去。 一小时后,顾念,卒。 * 有次顾念在洗澡,楚昭阳看到了她跟朋友的聊天记录。 “念念,你是怎么知道自己喜欢上楚昭阳的?” 顾念:“大概就是他不论穿哪种衣服,扣到最后一颗纽扣的衬衫也好,还是压根衣襟大开的睡袍也罢,第一反应永远都是要脱掉它。出门温文儒雅,谦谦君子,风度翩翩。进门如狼似虎,狂风暴雨,梅开二度。就是不怒自威,涵威自怒。看他一眼再热的心也一下凉了,瞬间冷静,但是几秒钟以后感觉热血更加沸腾。” 楚昭阳默默关掉对话框,解着皮带走向浴室。 * 顾念,你问我喜欢你什么?我喜欢你早晨醒来眼角粘着眼屎对我说早安。我喜欢你靠在我怀里,扯着我的嘴角让我对你笑。我喜欢你冬天赤着脚伸进我的裤管取暖。如果你离去,将带走我生命中为数不多的鲜活。 你问我喜欢你什么?不,我爱你。——楚昭阳 * 内心自带弹幕的面瘫BoyVS元气警花 * 一如既往的简介无能,但这是篇宠文不要怀疑,(づ ̄ 3 ̄)づ 喜欢请点下方加入书架~

怦然婚动,老婆高高在上

作者:淡月新凉

江城最美的女人是谁? 黎湘。 江城最声名狼藉的女人是谁? 还是黎湘。 她是黎家二小姐,美得动人心魄,却也是人尽皆知的私生女,作风豪放、私生活不检点。 一次意乱情迷的放纵,让她和江城最矜贵的男人有了纠缠。 陆景乔,风度翩...

听说你喜欢我

作者:吉祥夜

大家告诉我,这个书名必定扑街,可是吉祥任性地把它写在了标题栏里,亲爱的们,举起你们的手告诉吉祥,你们愿意留下这个书名!!!!或者吉祥去把它改成《扑倒医生大人》《医生大人好高冷》!!!and so on…… orz…… 简介如下: “你叫流筝?” “是……是的……” “听说你喜欢我?” “嗯……是……我……可是……” “那我们结婚吧。” “哦。好……啊?” 阮流筝心里有一条星河。 它属于一个眼睛里银河一般潺潺流动着碎碎星光的男子。 她用了很多年去爱他,又用了好些年去忘记他。 她曾经以为,忘记是一件不那么难的事,后来的后来,当他对她说“流筝,忘了我”的时候,她才知道,有的人,哪怕穷尽一生的时间,也是忘不了的。 他是她的丈夫。她叫他宁学长,叫他宁医生,叫他宁老师,却独独地,从不敢叫他老公,甚至不曾叫过他的名字。 他娶她,吻她,拥抱她,将她变成他的女人,可是,却从来没有认真看过她,她甚至怀疑,若她汇入了人群中,他会记不得她的长相。 她穷尽了所有的力气去爱他,他亦待她温柔体贴,但凡她要的,他无一不满足,大到房子车子,小到他亲手做的巧克力,只要她说,他也会背着她从街头到街尾。会给她剪指甲,会给她扎头发,甚至,一个男人,还为她缝过掉了扣子的衣裳,对于外科医生那双灵巧的手来说,这些都算是学以致用。 人人都说他是好老公,她拯救了银河系才能嫁他,可是她知道,他是银河系里一颗星,她不过地上一个人,星固然明亮耀眼,却离她千里万里远,他待她所有的好,不过用来抵消他的一句对不起,只因他心口那颗抹不去的朱砂。

傲娇BOSS太难缠:宝贝别害羞

作者:苏芊陌

“女人睡一遍跟睡一百遍,没有太大区别!”他是A市只手遮天的高冷贵,一次意外后他找上她“嫁给我!”“为什么是我?”他语气薄凉“因为你正好是我讨厌的类型!” 她毅然转身,丢给他一份离婚协议书,他愤怒至极穷追不舍,无赖般的堵住她的去路。“季大少,我们不熟。”“女人,用完就丢是不是太嚣张?”她挑眉呛声“那你要如何?”男人眼底的笑意更深,霸道的吻欺身而上“我要你……负责!”

新婚爱未眠

作者:苏清绾

他是名门之后靳北城,名动A城的金牌法官,传闻他性情阴鸷,不近人情。 她是落魄千金陆尔曼,身有残疾,性情温顺,暗恋他多年。 十三年前一场轰动全国的审判案,将靳家推入了暗无天日的深渊。 始作俑者,叫陆浦江。 经年后,靳北城用一纸婚约娶了陆家次女陆尔曼。 “我会慢慢折磨你。”新婚夜,他攫住她的下巴狠戾开口,她咬紧牙关隐忍。 她甘之如饴地照顾他,默默守在他身后,换来的却是他的冷漠和羞辱。 只因为她是陆浦江的女儿。 * 当家道中落负债累累,曾经的名门变得不堪一击。 她求他施手相救,他冷漠毫无回应。 她行动不便的双腿在他面前跪下:“我用我肚子里的孩子换那笔钱救陆家,好不好?” 他略微蹙眉看着她,却看到她眼角淡淡的自嘲:“你不是一直要我拿掉孩子吗?这一次我自愿。” * 陆尔曼知道,靳北城的心底一直有一个见不得光的女人,她是他的底线。 他不惜用毁掉她前程的方式来保护苏颜,当她一身血迹地坐在实验室地上,他只是扔出了一句话给警察:“她是罪犯。” 这么做,只是为了保护他心爱之人。 * 靳北城不知道,当年九岁的陆尔曼亲眼看着十九岁的他跪在父亲面前求他放过他靳家,幼小无依的她曾经为他求过父亲,却被关进了阁楼数日没人理会。 阁楼里的高烧让她留下了终生的残疾。 他不知道,她的腿因他而废。 经年辗转,一切的真相都逐一解开的时候,他想用余生尽力弥补的时候,她却已经家破人亡。 “靳北城,给我自由吧。”她咬唇狼狈坐在地上,眼底一片绝望。 他手足无措,第一次看着这个女人乱了分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