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危险的悬挂

        第10章危险的悬挂

    前世的江萌玉是天蒙蒙亮的时候跳崖的。

    她只记得,是什么东西扑向了自己,不对,是自己扑向了什么东西。

    然后就感觉全身一震,就昏过去了,醒来后,就在树树的大枝上。

    所以,她前世应该是纵身一跳,整个身子横着扑下,所以才很容易被松树给承住。

    但这一世,却是天大亮着,她跳下来时,周围一切都看得很清楚。

    最关键上,原本她是纵身一跃往向跳,整个身体横着,但被那小兵一抓,就变成了头朝下,脚朝上。

    这就从大面积砸下,变成了小面积冲下。

    大面积砸下,被松树承接的机会非常大。

    但头先下,这接触松树的面积却变小,被树承接的面积也变得非常小。

    这一次,她还能被松树救下吗?不会直接跌到六七十米的悬崖下,粉身碎骨吧?

    这一瞬间,她转了无数念头,她真的死了,江怀玉就又跟前世一般,冒充她的身份,读她考的东西,冒认她的母亲,还享用她母亲替她找的男人!

    不能,她不能死!

    她好容易重生一回,不是为了就这么赴死!

    她尽力想要在空中抬起头,转动自己的身体。手脚自然要尽力张开,却抓住任何能抓住的东西。

    但她感觉,没有凭借物,一切动作都太难。

    她只是勉强将头抬起了一点,身体就已经冲向了松树。

    无数的松针扫过脸庞,果然,她的头脸从松树的树叶间穿过去了。

    她没有被松树承接住!

    萌玉的心中闪过一个念头:完了,要粉身碎骨了!

    但她的手却不甘地挥动,想要抓住什么。

    终于,她的右手抓住了一根枝干。然后,趁着树枝对她身体的挂拦,左手也抓了过去了。

    整个身子因为重力的关系沉了一沉,她的手便抓不住了。

    感觉手掌心传来钻心的疼,但她还是死力抓住不肯放开。

    终于,冲力弹了几下之后,她听到一阵裂布声,然后,整个人就在空中停下了。

    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被挂在了松树枝上了。

    是的,前世她是横着被松树给承接住了,但这世,她是挂直着下来的,因此,松数没有承接住她,但却挂住了她。

    她的衣服,被一根树干给穿过,帮她的手承受了一部分重量,所以,她才得以挂住了,没有再往下掉。

    她克制住往下看的欲望,左手也伸出去,抓住树干,然后,又将脚也往上勾。

    但是,她虽然从小干活,但因为被江父江母下了药,身体的力量还没有完全恢复,力量实在有限,无论她怎么使力,但一双脚就是勾不上去!

    这样再挂下去,她恐怕会成肉干吧?

    会不会等她死了,那些鹰来啄食她的尸体,让她只剩下一幅骨架?

    不对,也许她挂不多久,就会跌下去。

    她被挂在树干上的衣服并不是好衣服,而是绵布的,且已经不知道洗过多少次,上面还打了很多补丁,不知道还能承受多久。

    如果布料承受不住了,只剩下她一双手,恐怕也挂不了多久。

    当然,如果她的手放开,恐怕,布料马上就会承受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