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赌命一跳上

        第8章赌命一跳上

    萌玉猛然感觉,自己面对人贩子时表现太过镇静了,这可不是一个十六七岁女孩被人贩子抓了之后的反应!

    她连忙做出害怕的样子:“我,我叫江萌玉,我、我从来没有爬过山,我就是怕,怕手不能用,跌下山去就死定了。”

    那高个人贩子见萌玉这个样子,马上又放心了:刚才肯定是自己看错了。一个十五六岁的女孩,能有什么厉害。

    三个女孩之中,萌玉低着头,江海燕在为自己看不到却想得到的命运哭泣,皮玉花一脸死灰。

    萌玉发现,皮玉华的身上带着将死之人才有的那种黑色死气。

    死气,她居然能看到死气,还能知道那是死气!这是死过一次的人的本能吗?

    还有,这个皮玉花身带死气,那应该是她自己存了死志,这才招来死气!

    恐怕前世她会跌下山不知死活,并非意外,而是有意吧?

    但是,她能救她吗?

    萌玉心中念头一转,做出害怕的样子,过去拉了拉皮玉花:“姐姐,我怕。”

    皮玉花没想到萌玉会跟她说话,这一路上,在车上,她们可是谁也没有开过口。

    她拍了拍萌玉的手:“不怕,真跌下山了,大不了一死。”

    “可是,我不想死,我还不满十六岁,还有大好日子在后头呢,真跌死了,肯定很难看。

    再说,我妹妹老是抢我东西,我要是死了,她肯定会把我所有的东西都抢走的。我只有活着,才能希望抢回我的东西。”

    皮玉花被她说得一怔,眼中有了一点亮,是啊,只有活着,才有希望。

    她抬头看向人贩子:“把我们的手解开吧。要不然,我们都不走。”

    江萌玉松了一口气,只要解开了手,皮玉花就不会象前世那样跌死,人的求生本能会让她抓住什么东西,来减缓跌下的可能。

    而且,只有解开了手,她跳崖时才有生路。

    那人赋子看了萌玉一眼,想了一下,说:“行,给她们手上也松开吧。”

    “老六,这不行吧?”肚子痛的家伙担心:“你们只有两人——”

    “我们两个大男人还看不住三个小姑娘?再说,这一路上可要爬两三个小时呢,绑着手,路上遇见人也……”

    是啊,路上没遇见也罢了,遇见了人,看到被绑住手的人,谁不会猜到什么?

    路上没人,但山上呢?

    谁敢保证山上没人?

    老六又转向三个女孩:“你们听着,给你们松绑,是为了你们的安全,你们要是半路逃跑,我可不管你们的死活了。”

    萌玉连忙用力点头:“我第一次进山呢,又不认识路。”

    几个人贩子相视一眼,点了点头,便给三个女孩松了绑,便赶着三个女孩子上了山。

    眼看离前世跳崖的地方越来越近,萌玉也越来越紧张起来。

    她要不要跳呢?如果不跳,她很难逃脱人贩子的手中。

    那个老六说的不错,他们两个大男人,对付她们三个小女孩,那是太容易了。逃脱的希望几乎没有。

    可要是跳了,那也就是拿命来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