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季暖这小姑奶奶究竟打的什么算盘

    周妍妍顿时抬起眼瞪向她,却在墨景深冰冷的目光下又马上屈服了,嘴角发抖的哭着说:“季小姐,对不起!”

    “嗯?我还是没听清。”季暖一脸人畜无害的微笑。

    “对不起!季小姐!我错了!”

    季暖这回干脆是直接不说话。

    周妍咬着牙,深呼吸一口气,顾不得周围一群看热闹的人,忽然扯着嗓子喊:“季小姐!对不起!!!”

    季暖眼神依旧很凉,忽然瞥了一眼韩天远身上刚刚试穿的那件男装:“韩少身上的这件价格应该也不低,不如我替你们买了如何?”

    周妍妍仿佛知道季暖下一句会说什么,表情瞬间一白。

    “我出钱,也不用你陪谁去睡一晚,周小姐只要今天晚上去海天广场上穿着比基尼跳几个小时的钢管舞,这事就这么算了,我听说周小姐跳钢管舞很在行呢。”季暖勾唇一笑,慵懒迷人。

    周妍妍浑身如坠冰窟……

    “怎么?不想去跳?”季暖转眼便看向门外那些围观的人:“那不如我在这些路人里挑一个男人,你陪他睡一晚。”

    门外瞬间响起了几道兴奋的口哨声。

    周妍妍全身发抖,不知道究竟是怕还是在气。

    韩天远在一旁听得心头打怵,今晚要是不当众道歉的话,别说是墨景深在这里根本就是一个压迫性的存在,单单一个季暖就不好对付!

    “季小姐,我为自己刚才的言行向你道歉,请你看在韩家跟季墨两家都有些交情的份上,别太计较。”韩天远难得一本正经的说了句人话。

    季暖冷笑:“韩家虽然鼎盛,但却偏偏生了个低能儿,有你这种儿子在,你们韩家估计二十几年前就算是遭了报应了。”

    韩天远忍着没去反驳:“季小姐觉得这样能撒气的话,那你就骂吧。”

    “骂?你这种人,杀了怕脏手,骂了怕脏嘴。”季暖讥讽了一句,转而又笑了起来:“听说韩少名下有两家即将转卖的房地产公司,不如价格放低一点,卖给我怎么样?”

    韩天远愣了一下,万万没想到向来对经商没有任何兴趣的季暖会提出这样的条件。

    墨景深亦是看了季暖一眼。

    季暖睨着韩天远那副表情:“三千万,两家公司的所有权归我,成交吗?”

    “三千万?我那是两家公司!两个亿都已经算是低价转让了,季小姐您这是明着抢……”

    季暖状似不介意的低笑:“哦,你不同意就算了。”

    “……”韩天远嘴角狠狠一抖。

    她这表情……明显就是故意的!

    韩天远闭上眼睛咬了咬牙,不能得罪墨景深,不然别说是两家小公司,就是韩氏整个大家族在海城怕是也活不下去。

    现在就算让他把那两家公司完全拱手相让,他也没办法拒绝。

    就是不知道季暖这小姑奶奶究竟打的什么算盘,莫名奇妙要那两家赢利状况并不是很好的房产公司。

    “行,三千万就三千万!”

    季暖眉眼带笑:“谢了,我过几天就会找你们公司的法务来签定转让协议,韩少,这么多人在场,估计还有闻声而来的媒体潜伏其中,说话可要算数哦。”

    韩天远磨牙:“算数!一定算数!”

    季暖轻轻一笑,挽着墨景深的手臂:“老公,走吧~我快要饿死了!”

    墨景深凝视她片刻,季暖感觉他的眼神仿佛瞬间可以将她的灵魂看透,她顿了顿,抬眼看他,他却帮她将脸颊边的发丝撩到耳后,再又帮她将衣领扣好。

    季暖临走前还不忘将那件衬衫买下来,然后便跟着自家老公在一众人仰慕的目光中并肩离开。

    ----

    秋夜很凉,可在墨景深的身边却又没有一点冷意,季暖边走边问:“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刚刚你在这大厦附近?”

    墨景深没有回答,打开车门让她坐进去,季暖坐进车里后又忙探出脑袋:“我今天是自己开车过来的。”

    “让沈穆把你的车开回去。”

    “沈助理也在附近?”季暖好奇的向外望了一圈,但是没看到人。

    “想吃什么?”墨景深上了车。

    “什么都可以,简单吃一点就好~”

    “卡被冻结的事,为什么不说?”他语气很淡,但明显因为她一直以来的逞能而不悦。

    “也不算彻底的冻结,每个月也还是有个一万多块,我也没什么可花钱的地方,所以就一直没说。”说到这里,她忙将手里的黑卡递给他:“我在御园什么都不缺,确实花不到什么钱,这卡还是给……”

    话没说完,看见墨景深瞥她的那一眼,好像她要是敢把卡还回去,他就能立刻摘下她的脑袋似的。

    季暖顿了一顿,现在的墨景深可不是刚结婚时对她步步退让的男人,要是再在他面前逞强,万一他脾气上来了,以后真的不管她,到时候她哭都来不及。

    她当下很自觉的又把卡收了回去,再又放进自己包里:“那就先放我这里,我以后再看见什么好看的衬衫或者日常便装之类的,直接帮你买。”

    “我不需要太多,你喜欢什么自己买。”

    车窗外路灯格外明亮,季暖朝外面看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转头问:“你刚才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

    “路过。”

    那家医院附近有几条路,好像的确是从墨氏回御园的必经之路。

    季暖没再问,却是偏过头看向他。

    墨景深身上是黑色系的手工衬衫,看不出任何明显的标,却一眼就能看出价值不菲。

    她正想着一会儿回家之后一定要让他试穿刚买的那件,刚一开口,却是直接打了个喷嚏:“阿嚏——”

    鼻子酸的有些难受,季暖抬手揉了揉鼻子,结果又是一声:“阿嚏——”

    “早上才叮嘱过让你别着凉。”墨景深听见她这两声,直接打开车里的暖气。

    季暖一边揉着鼻子一边闷声说:“下午出来的时候也没觉得天气凉,估计只是鼻子不舒服而己,应该不至于感冒。”

    她下午出门的时候匆忙,想着反正是开车,所以连个薄款风衣都没有穿,最近海城已经入了秋,白天和晚上的气温差距有些大,之前走出医院的时候她就觉得有些冷了,但却也没怎么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