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不想脏了他的手

    季暖转过眼,惊见墨景深凉薄挺拔的身影自门前走了进来——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

    周遭的人皆看的愣住,只看到来人身影高大挺拔,仿佛是携着门外的秋风而来,幽冷的黑眸中是让人望而生怯的凌厉,似是不知从哪里走来的冷峻神祇。

    周妍妍和韩天远在回过头看见墨景深的刹那,面上惧是一震。

    这里的普通人不识墨景深的真面目,可他们两人又怎么可能会不认得!

    墨景深淡冷的黑眸在周妍妍的方向扫了一眼,很快便落到季暖的身上,看见她手边被放在柜台上的衬衫。

    “墨太太会被扫地出门?我怎么不知道?”他淡声开腔,嗓音低洌,听起来仿佛并不锋利,却偏偏使整个店里的空气温度仿佛都瞬间被强行降低!

    周妍妍的眼神颤了下:“墨总,您怎么会在这里……”

    墨景深并未看她。

    他朝季暖走去,身边的店员无意识的往旁边退了退。

    季暖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出现,但心里却因为他而安定许多。

    她在他走近时,抬眸对他笑:“我没事,你不用为我出头。”

    墨景深却仿佛没听见一样,握住她的手,置于他的掌心,这一动作无声却又坚定。

    “墨总,这只是一场误会……”韩天远一看见墨景深就瞬间怂了。

    韩家的权势再大也敌不过墨家,要是因为这么一件口角上的小事就招惹上墨景深,他今晚回去恐怕就要被父母给打断腿。

    然而墨景深连看都没看他一眼,直接越过他那无用的话,嗓音清清冷冷的回答前面那一句:“我为什么会在这里?陪自己太太逛街,需要向你们解释?”

    “……”站在那边的周妍妍瞬间被噎了一下。

    陪季暖逛街?

    谁不知道墨景深是让人仰望不及的高岭之花,他这种人,怎么可能会有闲心陪季暖逛街!

    韩天远现在对身旁的周妍妍已心存芥蒂,眼下只想自保:“墨总,这都是些女人之间的口角,我实在也拉不住,您看,这事实在是……”

    “女人之间的口角不需要带脑子?”墨景深拿起季暖旁边的那件衬衫,眸色疏冷,语调淡的很:“看不出这衬衫是她特意买给我的?墨太太被冷落即将被扫地出门这种话你们也编得出口?”

    周妍妍的脸色渐渐发白,她刚才虽然看见季暖买衬衫,但也没想到是要买给墨景深的!

    怎么可能……

    外面明明传言季暖跟墨景深的关系很疏远!

    墨景深的目光在季暖手中的卡上掠过,随即是仿佛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告诉你多少次,出门记得带卡,我这是把你惯坏了,出来逛街什么都不拿,你以为哪里都是御园?”

    一张黑卡忽然直接从墨景深的手中落入季暖手里。

    季暖又不傻,反映很快的配合:“我是出门之前太着急,一时忘记啦……”

    “下次别再忘了。”墨景深的手在她头上温柔的抚了抚,像在哄一个总是丢三落四的孩子,却又宠的要命。

    周遭围观的人被强行喂了好大一口狗粮,一个个无论是已婚还是未婚的姑娘们都捧着心口,满眼的羡慕嫉妒恨。

    季暖捏着手里的卡,是全球无限额的那种高级黑卡。

    其实墨景深以前不是没有把卡给过她,甚至于刚结婚的时候他就已经把他能给予的一切都给过她,只是那时候她死活不想跟他在一起,哪怕被季家冻结了所有,也坚决要跟墨景深划清界限,除了住在御园之外,她一分钱都不肯花他的。

    “墨总!”那个韩天远不怕死的走过来想要继续解释,当他靠近的一刹那,季暖看见墨景深看似波澜不惊的眼底掠过的冷意。

    想必刚刚这里面的对话,墨景深应该是都听见了。

    她忙悄悄的在他手指上捏了一下。

    墨家的权势再大,可韩家如今在海城的人脉地位都不简单,只是个因为周妍妍而引起的口角之争,没必要让墨景深与韩家交恶,她不想让自己给他增添任何不该有的麻烦,哪怕这些麻烦对他来说都不算什么。

    自己有点小麻烦也就算了,但她可不想墨景深降低他的段位去跟这种人有任何瓜葛。

    不值!而且会脏了他的手!

    季暖忙贴在他怀里小声说:“我饿了,想去吃东西。”

    墨景深看向她。

    难得,季暖竟会这么快就选择息事宁人。

    虽然这的确是最妥善的做法,这事过后他自有解决方法,既不会让她白受这场委屈,更也不会在表面上的家族之间产生任何分歧。

    可季暖的改变……

    她究竟是因为什么而变?

    周妍妍已经开始悄悄的想要逃出去,韩天远看见了,那两个亿的事还没解决,不管是真是假,也不能让她就这么跑了,伸手就要把人抓回来。

    “啊!干什么!”周妍妍回头一看见他,吓的忙低声央求:“放开我……”

    “惹了祸就想跑?你特么该不会真的跟那件事有关?!”韩天远低咒了一声,把这个蠢货一把拽了回来。

    周妍妍有些腿软,话都不敢说了。

    季暖又轻轻扯了扯墨景深的衣角:“这里人太多,空气不太好。”

    言下之意就是,她现在想走了。

    墨景深握着她的手,凝眸看了她片刻,开口的嗓音几乎听不出什么温度:“道歉。”

    韩天远和周妍妍的表情僵住,这两个字分明就是对他们说的。

    要他们道歉?

    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韩天远看了看周围的还没散去的,甚至越来越多的人群。

    他堂堂韩家大少,当众道歉这种事情……

    周妍妍也有些尴尬,可面子再怎么重要,眼前的墨景深却是万万不能得罪!

    “墨总……”周妍妍想赶快摆脱眼前的险境,认命的说:“对不起,我今天说的话也都是在媒体那里乱听来的……”

    墨景深冷眼在她脸上掠过,冷厉非常:“你是在跟我道歉?”

    周妍妍在他沉如寒渊的眼色下浑身一抖,眼睛发红,不情不愿的只好转眼看向季暖:“季、季小姐,对不起……”

    “周小姐难不成是刚在窑子里叫过?嗓子哑了还是怎么着?声音这么小?我实在是听不清楚。”季暖侧过脸来,微微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