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只是个挂名的墨太太?哦?

    天色渐暗。

    季暖拿着新买来的保温杯,里面装着香喷喷的骨汤,走回医院。

    街头华灯初上,一辆限量版黑色古斯特驶过。

    沈穆的目光向外面看了一眼,忽然一脸惊奇的说:“墨总,那是不是季小姐?”

    墨景深的目光从手边的公司件上移开,深邃的黑眸陡然看向沈穆所指的方向——

    ……

    季暖再度从医院出来时已经是夜里八点。

    刚要走到对面的停车场,眼角的余光瞥见前边某条街上的奢侈品牌店。

    橱窗中的一件深灰色衬衫很好看,像是法国某家高端大牌的男装经典款,就算是放在十年后也绝对不会过时的款式,颜色也是极为的沉稳低调。

    若是穿在墨景深的身上,一定特别适合他!

    而且自己好像从来都没有给墨景深买过东西,别说是衬衫,就连结婚时的婚戒,都是墨家的长辈做主去选的,自己连看都没有多看一眼。

    越想越觉得自己亏待他已久,季暖干脆直接进了那家店。

    刚走进去,里面的店员看见她的衣着打扮,当下便双眼放光的迎了上来。

    “欢迎光临,小姐您要挑选衬衫还是西装?是要买给男朋友吗?”店员满脸热情的问。

    “衬衫。”季暖说着便转身走向橱窗的方向,看着刚刚她在外面就一眼相中的那件。

    店员跟在后边:“您眼光可真好!这是昨天下午从巴黎刚刚带回来的新款,这款衬衫是300s超高支高密面料,手感柔软舒适,是衬衫面料中的极品,而且……”

    里面的试衣间里忽然走出一男一女,刚刚试过衣服正准备结帐,其中那个身材高挑妖娆的女人回眸就看见了季暖。

    “哟,这不是季小姐么?”

    听见那声音,季暖转身看了眼,在那女人身边的男人也诧异的回头。

    看见那两人,季暖淡淡的移开视线,对店员说:“就这件,尺码要一八八标准身材的男士可以穿的,麻烦你帮我仔细检查一下尺码,别拿错了。”

    “好的好的!”店员开心的转身忙去开单子,季暖的目光在其他地方看了看,想找一条合适的领带搭配。

    那边被忽视彻底的女人翻了个白眼:“真能装!在外面装的好像是个高高在上的大小姐,其实就是个私生女!还是个鸠占鹊巢的私生女!”

    说着,那女人回头看向身后冷冷挑眉的男人:“对吧?天远?当初季家差点跟你们韩家联姻,结果还是韩伯父有先见之明,拒绝让你娶这么一个私生女进门,不然的话,这季大小姐现在可就是你老婆了呢。”

    韩天远是海城有名的浪荡公子哥,以前也的确垂涎过季暖的容貌和身材。

    但季暖也没给过他面子,又傲又倔,没少让他丢人。

    导致这位公子哥对季暖的喜欢逐渐变成了针对,自从季暖结婚后,他更是以听见这位季小姐的丑事为乐。

    女人依旧喋喋不休:“还有啊,墨家几代从商从政,无论是权势还是威名都绝对是国内数一数二的,怎么居然眼瞎到把一个私生女给娶过去当媳妇儿。”

    韩天远难得有机会好好讽刺季暖,顿时就满脸讥笑:“说的不错,如果不是墨老爷子坚持,季家又很想抱紧墨家的大腿,她这种货色根本就进不了墨家的门。”

    “我听说这个季暖结婚之后这么久都没跟墨景深同时出现过,估计是早被‘打入冷宫’了吧?只是个挂名的墨太太?哦?”那女人边笑边嘲讽的故意看了过来。

    “小姐。”店员担心季暖因为被影响了心情直接走人,这到手的单子就该飞了,忙将衣服包好走了过来:“衣服已经给您装起来了,您是刷卡还是记帐?”

    季暖从头至尾都没拿正眼瞧过那两人,还没说话,那个女人忽然凑近过来:“季小姐很阔绰呀,这么一件衬衫就得十六万块,你付得起吗?”

    季暖终于看了她一眼,淡淡道:“原来智障也不是完全傻的,连这标价后边有几个零都能数得清楚。”

    这女人她有些印象,名叫周妍妍,家世不错,性格比以前的自己更要目中无人,也不知道是在哪里知道了季家的那些秘闻,经常四处把季暖是私生女的这件事在名流圈子里传扬。

    季暖当然不是私生女,但季家也确实并不只有她和季梦然这两个女儿,那都是她爸年轻时候做的孽,季家所有人早就对这些事守口如瓶,没人敢提及。

    被骂成智障的周妍妍瞪了她半晌,开口嘲讽:“这卡你确定能刷?你不是在嫁进墨家之前,身上所有的卡都被冻结了吗?用不用我和韩少帮你买啊?才十六万而己!季小姐也不用跟我们太客气!”

    季暖脸色不变,心头却一沉,她的确把这件事忘了!

    当初爸爸为了不让她逃婚,一个狠心就冻结了她名下的卡。

    “堂堂季小姐,结婚之后就成了季家泼出去的水,不仅名下的私产都被冻结,就连卡也不能用了!说出去怕是会让人笑掉大牙!”

    周妍妍的声音越来越大,生怕别人不知道季家的大小姐连十六万都刷不起。

    韩天远在一旁跟着嘲弄:“看来是真没钱?季小姐若是婚后不太幸福,我倒是不计较你已婚的身份,不如这样,这钱我帮你出,你陪我睡一晚,怎么样?”

    “说什么呢!当我不存在啊你?”周妍妍刚才还得意的表情一收,当下转眼不高兴的瞪了他一眼。

    韩天远仍是一副吊儿郎当的表情:“你当爷的钱是大风刮来的?我不睡也可以,让她陪我几个兄弟睡一晚也成,十六万一晚,季小姐怕是这海城里最贵的!”

    周妍妍顿时便笑出声,满眼的兴奋:“对对对!这笔买卖不错!季小姐怎么样?要不要我们帮你付钱?”

    “两位这一句一搭腔,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你们兼职唱双簧的。”季暖不怒反笑:“看你们这气质也确实适合上台演猴戏~”

    周妍妍得意的将眼尾一抬:“摆这么清高的姿态有屁用?真以为自己区区一个私生女就能麻雀变凤凰?要不是季家的光环罩着你,你现在在哪个窑子里叫唤还不知道呢!”

    季暖听见这话,笑的慵懒又随意,缓慢的拉长了语调:“周小姐你十五岁初中还没读完就辍学在家,在各个酒吧私混,睡过的男人无数。你说,若是没了姓周的光环,现在正在窑子里叫唤的,应该是你还是我?”

    周妍妍表情抽了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