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祸心起6┇太子长皇兄默默担心

    薄暮将洛阳皇宫笼罩在最后一丝霞光下。蓦然有雪雕玉砌的白马载着一袭红衣倩影,风驰电掣穿越护城河上的引仙桥,直抵皇宫西面的光顺门外。那扇如同为她久候的宫门“嗡”地应声而开,她毫不迟疑地策马穿行其中,又绕过风光秀丽的映月池从千禧门进入皇宫西苑。

    她正拼尽全力,沿既定的路线直往西六宫中最大的一座宫苑,毓秀宫方向驰去……

    ◇◆◇◆◇◆◇◆◇◆◇

    转眼暮色降临,便是要开席了,灯挑香暖的仙居殿中,众人皆对皇九女姬幽梦迟到一事议论纷纷。

    面对皇后绵里藏针施与的压力,咲妃舒展眉目笑道:“幽梦也是被陛下宠得,落下个做事不火不燥的慢性子,庶女有错,岂敢劳驾皇后娘娘屈尊降贵,亲予相请?”

    表面端得镇定,可她悬着的心却着实放不下来,因为她很清楚地从巧容口中得知——

    小公主出宫未回。

    皇后冷冷挑了挑唇角:“妹妹把罪责全推给陛下,反倒是陛下给宠错了不成?”

    “不敢。”咲妃谦顺低眉,“嫔妾不是这个意思。”

    “那到底是哪个意思?幽梦她人是来还是不来?”

    “自然是来的。”咲妃应对自如,“方才巧容去到南柯殿,见幽梦那行将动身,此刻想必正在赶来的路上了。”

    “那妹妹可知幽梦到底何故来迟?”

    “是她准备的贺礼临时出了岔子,她不想空手而来,设法解决就费了些许时间。”咲妃找了很合适的借口,希望用一片孝心消除皇帝的疑虑。

    皇后便不说话了。

    “九皇妹这次也太没分寸了,居然要这么多人等她一个。”

    “身为皇室宗姬,真是太失礼了。”

    骊山和颍川那几个公主聚在一块窃窃私语,她们的母亲位分不及咲妃这一品妃来得尊贵,所以不敢明着让她下不来台,而女儿们可就不一样了,因为大家都是庶出,年纪排行又都在幽梦之前,难免就有了底气敢压着她一些,而且生母们背后有皇后撑腰,料定那注重体面的咲妃不敢难为她们,即便心中再气恼,也只能强颜欢笑地憋着。

    “我们等一等无所谓,不过沐王叔和王妃可是难得才来一趟,她就这么怠慢贵宾……”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唱着双簧,还唯恐天下不乱地把在座宾客中的一对夫妇也卷入了这是非之中。云南王沐容柒和他的王妃双双一愣,王妃不觉微蹙娥眉,隐约觉得这场合还是不说话为妙。而沐王爷只是随和地笑笑,以示不会计较。

    “当着父皇的寿宴迟到,岂不是要父皇难堪嘛?”

    女儿们不知适可而止的煽风点火,不觉姬舜已然拉长了脸,闭目显露出了败兴之色。咲妃沉默听着,脸上也是越发挂不住了。

    与长公主站在一起的太子姬幽寂,眼看着父皇被他两个不懂事的妹妹挑拨得几欲动怒,事态恶化下去只怕会对幽梦十分不利,他由衷为她担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