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章 双生夫妇(一)

        “真是个好姑娘。”笑眯眯的应了声,徐萍菲从身侧拿出一个盒子,递给乔玖笙。

    里面是一对精品镶金手镯,造型精美,色泽晶莹,应该价值不菲。

    乔玖笙还没伸手,方俞生便伸手接过,随意将它塞进乔玖笙怀里,并淡淡地对徐萍菲道了句,“徐姨有心了,我代阿笙跟你说声谢谢。”他动作之快,像是生怕乔玖笙会拒绝似的。

    乔玖笙默默地收回自己已经伸出去的手指,抱着那盒子,笑得一脸淡定。

    见到方俞生的动作,方平绝略微皱眉,徐萍菲却是笑容不变,还说道,“应该的。”

    又领着乔玖笙跟叔叔和姑姑见了面,领了见面礼,方俞生这才带着乔玖笙在餐桌边坐下,边走边给她做思想教育,“你是新进门的媳妇,给你你就收着,别推脱。”

    乔玖笙跟在他身后默默吐槽,“到嘴的鸭子就别让它飞了,好东西都来者不拒,是吧?”

    方俞生点头,“正是这个道理。”

    也不知是凑巧还是有心使然,两个人刚好就坐在方慕夫妇的对面。

    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一眼乔玖笙,乔玖音微微一笑,朝她点头。“大哥,大嫂。”乔玖音刻意模仿这乔玖笙说话的语气,看似洒脱,乔玖笙却听着别扭。

    任谁,听着别人刻意模仿自己,都会感到恶心。

    乔玖笙掀眸看了眼对面笑得刺眼的女子,嘴角勾起一抹更深的笑容。

    “这是弟媳,乔家的二小姐。”方俞生适时地对乔玖笙说。顿了顿,方俞生的手,缓缓地指向了方慕的方向,又道,“这是二弟。”

    方慕冷眼扫到乔玖笙脸上。

    乔玖笙笑容不变,迎上他冷寒的眸子。

    没在乔玖笙脸上看到害怕的反应,方慕心里觉得惊讶,他收起打量的目光,这才朝乔玖笙喊了声,“大嫂。”

    乔玖笙一愣。

    往日你叫我笙笙算个屁,今日叫我大嫂才是荒诞喜剧。

    身旁,方俞生忽然轻笑了两声。

    菩萨作证,那笑声,简直悦耳动听极了。

    坐在下方位置上的方俞卿听到俞生哥哥的笑声,被酥的差点儿弄掉了手里的筷子。她揉了揉微微发烫的脸颊,心里默默地嫉妒着乔玖笙,大嫂真是好福气,能够天天听到这么苏的声音。

    而乔玖笙,听到这笑声后,宛如听见了魔鬼在召唤,后背都一阵发凉。

    方慕冷声询问方俞生,“大哥今天心情很好?”

    方俞生笑声未停。

    乔玖音接口说道,“慕哥哥,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娶了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大哥心情自然是好的。”她挽住方慕的手腕,仰头,俏皮一笑,又问,“你说是不是?”

    方慕看了眼姿色平平,却眼生媚态的乔玖笙一眼,这才意味不明的笑笑。“也是,大嫂看着就是个心细的善良女子,这样挺好,以后咱们大家就不用担心大哥没人照顾了。”

    若是以往,听到照顾二字,联想到自己眼盲,方俞生一定会不悦的。但今天,方俞生听见了这话,笑容竟然更深了。

    方慕啊方慕,你就继续挖苦我吧。

    今日你挖的坑,都是你来日要跳的坟坑。

    方俞生笑着握住乔玖笙的手,轻轻地捏了捏,还故意提高声音,语气真诚地感叹道,“是啊,阿笙是个善良的好女子。能娶到她,是我三生之幸。我会好好珍惜她一辈子的。”说完,他又高深莫测的补了一句,“那些没有好好珍惜她的人,一定会后悔终身的。”

    听了两人这番夹枪带棍的对话,在场的平辈弟弟妹妹们,都低着头,不敢做声,生怕祸及央池。

    而长辈们,心知这两兄弟之间不合,却也没有管束。

    只要他们不爬到桌子上打架,他们就能做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是么?”方慕挑眉,顺手给乔玖音夹了一些青菜,然后对方俞生说,“那大哥可真要好好珍惜她。”他目光在方俞生的眼睛上扫了一圈,才又说道,“毕竟,能相中大哥,也是大嫂有眼光。”

    方俞生笑容依旧那么好看,身旁,乔玖笙安静如鸡,没有加入这场口舌之争。忽然,手指被方俞生狠狠一捏,乔玖笙下意识挺直了后背,不用看,她就知道,方俞生心里动怒了。

    身为妻子,在丈夫被人用言语侮辱的时候,她该挺身而出,如此,才显得感情恩爱和睦。

    乔玖笙立马温柔一笑,视线落到方慕的脸上,满脸认真说道,“二弟这话说的很对,能遇到你大哥,的确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脸上笑着,乔玖笙心里却吐槽不已:是的,一见面就被皮鞭伺候,简直幸运极了。

    方慕叹了一句,“大哥跟大嫂感情真好。”这话,可就讽刺多过真诚了。

    听到这里,方俞生笑容更多了几分蛊惑人心的美态。

    他真该用录音笔将今晚这些对话录下来,来日,定能将方慕的脸打肿。

    “那是自然。”方俞生应道。

    乔玖音却突然说,“大哥和大嫂这么恩爱,想来一定相识已久,怎么以前,从来没有听见大哥提过大嫂?”

    这话刚落地,一直好脸色的乔玖笙忽然横来一句,“弟媳才嫁进方家不久,不知道这些,也是正常的。”乔玖笙神色语气都很平淡,仿佛真的只是说了一句无心话。

    乔玖音不甘示弱,解释了句,“大嫂难道不知道么,我跟慕哥哥相识相爱六年之久,对这个家可不陌生。”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乔玖音似乎看见对面女人的眼里,蒙上了一层阴翳。

    喉咙一滚,乔玖笙哑声说道,“相识六年啊…当真是情深意长。”

    乔玖音只是笑,笑得很是骄傲。

    乔玖笙看着乔玖音的笑,眼睛有些痛。

    乔玖音,你偷走我的人生我的身份,现在,就连我的过去也要偷走。你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心里可曾对你那生死下落不明的妹妹,产生过半分愧疚之心?

    压制住满心的不屈,乔玖笙看向方慕,腼腆问道,“二弟跟弟媳相恋多年,想来,一定对彼此十分了解,确定了彼此就是自己一生中不可缺失的那个人,才结婚的吧?”

    这话,听着虽然有些怪,但方慕却难得认真地点了点头。“那是自然,这世上,小笙是最了解我的人。而我,也最了解她。”

    他偏头凝望着妻子,乔玖音也看着他。

    相互凝望,情意绵绵。

    乔玖音笑容羞赧,不自觉将头靠在了方慕的肩膀上。

    看着这一幕,乔玖笙抿了抿唇,感叹了一句,“真好。”

    低下头,她喝了口红酒,心里冷笑不止。

    好个鬼!

    方慕啊方慕,若是你真了解乔玖笙这个人,那么,你怎么会认不出你身旁人的假面目。看见我,又怎会没有生出半分熟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