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章 艳压全场(三)

        站在方俞生身后的乔玖笙听了锦姨刚才这番话,忍不住笑出声。听到笑声,锦姨朝方俞生身后看过去,看到一张陌生的女孩脸,锦姨有些疑惑。“俞生少爷,这位小姐是?”

    眼前的乔玖笙,早已不是之前的模样,锦姨根本认不出来,只觉得这人身形熟悉,总觉得是认识的,却又记不得是在哪里见过。

    方俞生伸出手,握住乔玖笙的手腕,对锦姨说,“这位,是咱家的夫人,戚芸笙。”

    锦姨张大了嘴,吃了一惊。

    锦姨没敢问之前那位小姐哪儿去了,既然俞生少爷说这位女士是他们的夫人,那她就得正视她。吃了晚饭,锦姨见乔玖笙往一楼的房间走去,忙拦住她的去路,解释道,“夫人,俞生少爷的房间在二楼。”

    乔玖笙跟方俞生同时沉默了。

    “去我楼上吧。”方俞生说。

    于是当晚,乔玖笙就搬进了方俞生的房间。

    只隔了一个晚上,乔玖笙就成功住进了方俞生的房间,手段不可谓不高。

    “别乱想了,既然我们结婚了,就该住在同一间屋子。”方俞生说着,走到屏风后面洗澡去了。

    乔玖笙心里何尝不明白这道理。

    只是,意识到从今以后,她都要跟这个男人睡在一起,乔玖笙心里就觉得古怪,还有些羞赧。

    洗完澡出来,发现乔玖笙还在磨蹭,方俞生坐在床边,笑眯眯地说,“前天晚上脱光了往我床上爬的,莫非不是你乔小姐?”说完,他顿了顿,又说,“不对,是戚小姐。”

    乔玖笙翻了个白眼。

    看来前晚那事,要成为她一辈子的黑历史,要被方俞生说一辈子了。

    方俞生的人办事都很有速度,吃顿饭的时间,就有人将新的衣服送了过来。乔玖笙在柜子里选了一套最保守的睡衣,去浴室洗了澡。洗完澡,她穿着长袖长裤的睡衣走出来,铺面就是一股热气。

    七月中旬的滨江市,气温高达三十八度,怎的不热?

    瞥了眼方俞生,却见他穿着一件白色的真丝睡衫和短款睡裤,静趟在床的左侧。方俞生的房间看着很有禅意,古色古香,床罩都是素色的。房间的一个角落里,放着一个留声机。

    此时此刻,留声机里面的黑胶唱片缓缓转动着,一个女人的歌声从留声机里面传出来——

    南摩阿里雅阿哇噜格帝

    秀哇啦雅布地萨唾哇雅

    玛哈萨唾哇雅

    玛哈嘎噜尼加雅

    …

    屋子里,四面八方都是那女人吟唱的声音。

    乔玖笙满脑子的mmp在盘旋。

    “你一定要听着这歌睡觉么?”

    这他妈还怎么睡!

    方俞生仰躺在床上,双手指尖交叉,贴在腹部,他眼睛闭着,一副认真听女人吟唱大悲咒的样子。听见乔玖笙问,他说,“这是我的生活日常,受不了了?”他嘴角勾了勾,又说,“可惜了,是你自己主动招惹我的。”

    乔玖笙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往耳朵里塞了两坨纸团,这才在方俞生身边躺下来。

    一沾床,她就觉得更热了。

    忍了又忍,直到汗流浃背,乔玖笙实在是受不了了,她猛地抬起一脚,狠狠地锤了锤床单,大叫一声,“热死了!”

    “三十八度的天气,你房间就不能装个空调?”

    天气热,房间里还有个女人在吟唱佛经,乔玖笙能睡着才是怪事。

    身旁,幽幽的传来一句:“心静自然凉。”

    乔玖笙狠狠地瞪方俞生。

    方俞生压根看不见,但他就是直到乔玖笙在瞪自己。方俞生手指一下下敲打自己的腹部,一边敲一边对乔玖笙说,“都知道我方俞生不近美色,你大可不必穿得像只熊,我都替你热得慌。”

    静了静,他又道,“你清楚的,就算你脱光了主动献身,我也是无动于衷的。”

    乔玖笙脸一阵青一阵白,被气得要炸了。

    她一把掀开自己的睡衣,将睡衣衣摆拉到胸口,裤子卷到大腿,一边卷还一边说,“你可别碰我,我把衣服都脱光了,你摸我一下就不是人!”

    方俞生冷哼,心里则在想,原来方慕喜欢这么放浪的女人。

    衣不遮体像什么话。

    乔玖笙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醒过来的时候,已经热得衣服都湿透了。天已经亮了,她一偏头,发现方俞生还睡着。他还是入睡时的那个姿势,连手部姿势都没有变过。

    不知是出于何种目的,乔玖笙将目光往方俞生的腰部看下去,却发现,身为一个男人,大早上的,方俞生竟然没有半分反应。

    乔玖笙忍不住默默地想,方俞生之前几次相亲都不成功的原因,根本就不是因为他是个瞎子,而是因为,他那方面不行!

    越想,乔玖笙越觉得自己的想法在理。

    *

    方俞生嘴巴毒得很,却还是让戚不凡订了一台空调,装在了房间。

    主屋那边的人,瞧见工人抬着空调去了大少爷的小楼,都一阵惊奇。都知道,大少爷不食人间烟火,小楼里根本就没有空调这种东西。

    这结了婚的男人就是不一样。

    怕媳妇儿热中暑了,就买了空调,大少爷果然是个疼媳妇儿的。

    方俞卿暑假还没有结束,她坐在自己卧室的窗户边上,看着工人将空调搬进俞生哥哥的小楼里,心里好奇得像是有只猫在抓。好想去瞄一眼嫂子的样貌,奈何俞生哥哥将嫂子藏得紧,根本不给见人。

    主屋这边已经派人去通知过方俞生了,说是让他带媳妇儿一起去吃个饭,却被方俞生以媳妇儿身体不舒服为由给拒绝了。再问什么时候能见个面,他这才答应中秋节那天聚餐。

    为了一睹大少夫人的真容,这一天,方家所有人都回家来了。

    聚餐时间定在中秋节的晚上。

    大中午,乔玖音先一步回了方家,方慕则要在下班后过来。她回到家中,就卷起衣袖帮徐萍菲和厨子们一起,为晚餐做准备。下午,方家那些亲戚们陆陆续续到达,大家坐在一起聊家常,他们嘴上不说,其实都对大夫人好奇极了。

    方俞生的小楼里,乔玖笙也在为晚上的聚会做准备。

    坐在窗边,方俞生听到乔玖笙不停换衣服的动静,他用手扶住额头,问道,“你到底在做什么?”

    乔玖笙黑色的柳眉望上一挑,翛然而妩媚,她道,“好好打扮,艳压全场。”

    方俞生忽然朝乔玖笙伸出手,“过来。”

    乔玖笙犹豫了下,走了过去,却没有将手放在他掌心,而是改为握住他的手腕。总觉得,牵手和接吻,都是最亲密的人才该做的事。

    察觉到她的动作,方俞生笑意渐浓。他忽然将乔玖笙往怀里一拉,低下头,方俞生睁开眸子,‘凝望’着身下的乔玖笙。

    一霎那,乔玖笙坠入那两团绿幽潭里,忘了呼吸。

    她看见他轻撩粉红唇,俯在耳边问:“谁是真绝色?”

    乔玖笙被迷了心窍,老实巴交应道,“你。”

    “那么。”手指在乔玖笙的下巴上绕了绕,方俞生说,“带上我,足以艳压全场。”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