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章 艳压全场(二)

        北京时间下午两点,乔玖笙一行人终于抵达苏黎世。

    此刻正是苏黎世的早晨,戚不凡伸手找了一辆车,目的地是班霍夫大街。下车后,又转乘有轨电车。

    车子穿过整条街,最后在苏黎世湖停下。

    方俞生站在湖边,张开双臂,深吸了口新鲜的空气,叹道,“阿弥陀佛,这里的空气可真清新。”

    戚不凡眼皮一抽,没有说话。

    乔玖笙有些懵,难道他们坐了十四个小时的飞机,就为了来苏黎世看一眼清晨的湖面?

    “陪我走走。”方俞生说完,自己持着手杖,沿着湖边漫步。乔玖笙亦步亦趋跟着,偶尔看一眼天鹅海鸥,忽略掉身边这个‘假和尚’,乔玖笙心情还是不错的。

    “到了。”

    方俞生停在一家烤肠店外面。

    “你,想吃香肠么?”乔玖笙一脸古怪问道。

    不知方俞生想起了什么,他很严肃地摇了摇头,一本正经说道,“不,我从不吃香肠。”说完,他忽然用手杖敲了敲乔玖笙的小腿,乔玖笙嗷呜叫了一声,听到方俞生用十分复杂的语气说,“你的思想很龌龊啊女施主。”

    乔玖笙愣了愣,随即,才反应过来他这话的意思。

    她明明就不是那个意思好吧。

    她所说的香肠,只是真正的香肠好吧!

    方俞生真的走进了烤肠店,乔玖笙以为他要点一份香肠,却见他手握住楼梯扶手,朝二楼走了上去。呆了呆,乔玖笙听见方俞生说跟上,这才加快脚步,跟在他身后,上了二楼。

    二楼看着不像是起居室,也不像是餐厅,倒像是一个收藏室。

    一个身穿黑色衬衫的女人坐在一个高脚登上,手里把玩着一个人头模型,也不知道是在研究什么。

    “苏珊娜。”方俞生喊了她的名字。

    苏珊娜转过身来,一张脸生得白皙,眼角下面有一颗痣,美得极有辨识度。“喔!安,你来了。”那美人儿放下手里的人头模型,长腿从凳子上放到地板上,她朝两个人走过来。

    看了眼乔玖笙,苏珊娜对方俞生说,“按照你的要求,我做出了最完美的作品,事先说明,每隔两个月,就要来我这里换一次哦。”

    “好。”

    两个人的对话,在乔玖笙看来,就像打哑谜。

    苏珊娜终于将视线移到乔玖笙身上,她盯着乔玖笙的脸看了一会儿,然后遗憾地摇摇头,嘴里一边念念有词,一边拉着乔玖笙朝那个人头模型走过去,“哦,真是可惜了这副花容月貌。”

    乔玖笙被苏珊娜摁在她的凳子上,她说,“来,让我给你戴上。”

    乔玖笙一脸懵懂地任由苏珊娜给她清洗脸颊。

    洗好了脸,苏珊娜又在她脸上擦了一层奇怪的液体,然后,乔玖笙看见苏珊娜从那个人头模型身上,小心翼翼地取下一张薄薄的人脸。说是人脸并不准确,准确的说,那是一张面具,只因为做的太过精巧,看着,就像是活生生从一个人的脸上剥下来一样。

    “小甜心,仰头。”苏珊娜说。

    乔玖笙心里了然,乖乖抬头。

    苏珊娜将那人皮脸,仔仔细细地,沿着乔玖笙的脸颊贴好。

    整个过程,持续了很久。

    乔玖笙觉得脸有些痒,有些烫,但她不敢乱动。

    终于,她听到苏珊娜说,“OK,你看,满意吗?”

    乔玖笙起身,走到镜子前,看了一眼,随即怔住。

    镜子里的人,是她,又不是她。

    那张脸,看着平淡无奇,算不上漂亮,顶多算是秀丽干净。乔玖笙摸了摸这张脸,触感与真人肌肤一样,很光滑。这张面具,遮盖住了她原本的面貌。镜中的那个人,莫说是别人,就是乔玖笙自己,都差点认不出来。

    明明,鼻子还是那个形状,眼睛也还是轮廓,唇形也没有变,可面貌看着,就是不一样了。

    “怎么样?”

    苏珊娜有些嘚瑟。

    乔玖笙眼神有些复杂。

    她必须承认,苏珊娜的技术是精湛的,近乎完美的。一想到,她不仅连原本的名字不能用了,现在就连脸都不能用了,乔玖笙心里便一阵发酸。酸涩过后,便是一股恨意。

    乔玖音,就要见面了,你准备好了吗?

    方俞生看不见,但听这动静,就知道乔玖笙对这张面具是满意的。他问苏珊娜,“你想要什么报酬?”

    苏珊娜眨了眨眼睛,调皮说道,“我要你珍藏多年的那个宝贝。”她手在他肩膀上摸了摸,鬼精灵一般,暗示道,“听说,你有一个收藏室,里面藏着一个宝贝。我,要你那个宝贝。”

    方俞生笑了笑,笑容温润尔雅,好看极了。

    他将苏珊娜的手从自己肩膀上拿下来,笑着回道,“苏珊娜,换一个吧。”

    苏珊娜哼了哼,才说,“那这样,我要你的头发,你给么?”

    方俞生愣了愣,乔玖笙也傻了眼。

    “给啊。”乔玖笙听到方俞生这么说。

    …

    走出烤肠店的时候,乔玖笙憋笑难受。

    戚不凡一直在店外等候,听到脚步声,他转身过来。看见方俞生后,戚不凡狠狠一怔。

    方俞生的头发,有些滑稽。

    左右两侧的寸头还是寸头,但中间那撮长发,却被苏珊娜用剪刀随便几下给剪断了,长短不一。十多年前流行的杀马特贵族造型,都没有方俞生此时的头发吊炸天。

    戚不凡看着方俞生头顶的狗啃头,狠狠地搓了把脸,这才故作镇定,走上去问道,“我们接下来去哪儿?”

    方俞生沉着脸,咬牙切齿道,“理发店。”

    …

    从理发店出来,乔玖笙再次受到了一波来自方俞生的美色攻击。

    毫不夸张的说,方俞生是个hold住任何发型的帅逼。

    之前留着一个二百五的发型就已经很帅气了,现在理了个寸头,更是帅的理直气壮。

    没听见乔玖笙夸赞自己的新发型,方俞生有些堵心,这发型果然不适合他,看,连他新娶的媳妇儿都被他给丑哭了。

    回国的中途,方俞生精神恹恹的。

    他时不时摸一摸新剪的寸头,总觉得不得劲。之前,留着一头小辫子,他是走在时尚前线的icon。现在,顶着一头寸头,他是刚从监狱出来的劳改犯。

    回到家中,天快黑了。

    听到车声,锦姨赶紧摘下围裙,一边擦手一边朝院子里走。

    当看到寸头的方俞生时,锦姨实实在在被震慑了一把。

    没听到锦姨发声,方俞生忍不住抿平了唇。

    “怎了,您也觉得这发型难看?”

    锦姨回过味来,赶紧称赞道,“俞生少爷,你这回可算是剪对了发型。之前我早就想说你了,你之前那个头发,可娘气了。男人嘛,留长发像个什么样,还是短发好看,看着精神,有男人味。”

    方俞生:“…”

    “锦姨,您还是别说了。”

    锦姨自知说错了话,她搓了搓胖手,不好意思地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