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章 结婚(三)

        车内,乔玖笙坐在方俞生的右手边。

    戚不凡目不斜视开着车,脸上面无表情,心里早已翻腾起巨浪。

    妈的,他刚才是不是听错了?

    方先生说他要去结婚?

    总觉得听到的话是错觉,戚不凡特意谨慎地问了句,“方先生,我们去哪儿?”

    方俞生:“民政局。”

    戚不凡捏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

    真不是错听,方先生是真的要去结婚。

    戚不凡朝乔玖笙看了一眼,那眼神,饱含了敬佩。

    乔玖笙心里乱成了一团麻,她没想到方俞生这人做事如此的有速度。他们昨晚才达成协议,今天一大早就去领证,这速度,惊呆了乔玖笙。方俞生却像是开了天眼,能看出乔玖笙内心的纠结和忐忑。

    掌心把玩着手杖上的那颗宝石,方俞生说,“反正你决定嫁给我了,早一天迟一天,有什么不同?”

    乔玖笙默然。

    是的,没有任何区别。

    一路沉默到了民政局,方俞生推开车门就打算下车,这时,乔玖笙才说,“在法律上,乔玖笙已经嫁给了方慕,而乔玖音已经死了,户口肯定已经注销了。”言外之意,她现在就一黑户,怎么领证。

    “自有法子。”

    乔玖笙一脸疑惑跟在方俞生身后,眼见着就要进民政局了,这时,一个身穿蓝衬衫的年轻男子走过来,递给戚不凡一个文件袋子。两个人像是民国时期的地下党交接一样,打了个对眼,交换了文件。

    等那人一走,戚不凡便将袋子打开,看了一眼,他对方俞生说,“叫戚芸笙。”

    方俞生没说话,却回头,面向了乔玖笙,告诉她,“戚芸笙,就是你以后的名字了。”

    乔玖笙愣住。

    乔玖笙,戚芸笙,截然不同的名字,会有不同的命运么?

    “哦。”

    乔玖笙哦了声,接过那文件,低头看了起来。

    戚继光的戚,芸芸众生的芸,笙箫的笙,这就是她的新名字了。

    一想到,因为乔玖音,她连名字都失去了,乔玖笙心里就蔓延开一股难受跟恨意。

    就在这时,她听到方俞生说了句,“记住,你的命,是我给的。”

    乔玖笙怔怔地看着面庞白皙,粉唇轻薄的男人,小幅度点了点头。

    *

    前来民政局领证的情侣,多数都牵着手,他二人一进民政局,就成了另类。乔玖笙默默地打量了一眼那些情侣,这才朝方俞生靠近一步,她抬起左手,想了想,没有去牵方俞生的手,而是挽住了他的手臂。

    方俞生这样的人,手与唇与身,都是为他心中那个人留着的。

    乔玖笙碰不得。

    感觉到手臂上多了一只手,方俞生身体僵住,很快又放松下来。

    两个人很快填好表,然后去拍了照,交了九块钱,自此,便成了一对夫妻。

    走出民政局的时候,都临近中午了。

    七月初八,天气晴朗,阳光炽热,她把自己嫁给了刚认识一个晚上的男人。乔玖笙偏头看了一眼身旁穿一身洁白西装的绝色男人,心里酸酸的。嫁不了她爱的人,嫁给谁也都无所谓了。

    手里的结婚证沉甸甸的,压得乔玖笙喘不过气。

    方俞生掂了掂那结婚证,笑了一声。

    戚不凡和乔玖笙都一脸莫名看着他。

    阳光下,男人的笑容,灿烂又明朗。可他嘴里说的话,却让人心情压抑,“乔玖笙,嫁给我这个废人,你就不怕日后后悔?”

    乔玖笙的唇几度张合,始终没有接下这话。

    会后悔么?

    这一刻的乔玖笙不知道会不会后悔,但多年后,经过岁月的证明,嫁给方俞生,是乔玖笙重生后,做的最对的一件事。

    坐进车,方俞生又吩咐戚不凡开车去商场。

    两个人都没有开口交谈,各自拿着那本结婚证,谁也不知道他们彼此的心里思考着什么。

    到了商场,方俞生戴着乔玖笙直奔珠宝店。

    “先生,小姐,你们想要什么款式的戒指?我们店里的戒指款式齐全,你们想要什么样的,我可以为你推荐几款。”店员眼睛不瞎,方俞生手里那根手杖上的蓝宝石,足以买下他们店柜台里所有的戒指了。遇到这样的大客户,她自然得热情款待。

    方俞生对乔玖笙说,“你挑一款吧。”

    知道方俞生看不见,乔玖笙没有推脱,她走到柜台前,细细地打量起来。虽然,这婚结的随意,但婚戒却是要戴一辈子的,挑的好看些,戴着也有面子些。

    最终,乔玖笙挑了一款最让店员意想不到的戒指。

    那是一对黑色的陶瓷戒指,戒指款式一致,每一枚戒指左右两侧都镶嵌着两颗白钻,中间则用一颗亮眼的、高纯净度的玫红色宝石做点缀。

    乔玖笙只是单纯的觉得,这戒指,方俞生戴着好看。

    “选好了。”乔玖笙将戒指递到方俞生手掌心,让他做决定。

    方俞生摸了摸,分辨出手中的戒指是陶瓷材料后,略微惊讶的挑了挑眉。不愧是他娶的女人,就是比方慕那老婆有眼光。陶瓷钻戒,可比铂金巨钻戒指好看多了。

    嘴角一牵,他道,“就这个。”

    又给乔玖笙买了一些当季裙装,三人这才离开商场。回到车内,方俞生叫乔玖笙伸出左手。乔玖笙乖乖伸手,方俞生打开,将那戒指戴到她的无名指上,他戴的很随意,完全没有半分庄重。

    毕竟,他们之间没有爱情。给对方戴戒指,与戴根狗尾巴草无疑。

    乔玖笙看了眼无名指上的陶瓷戒指,心说,手长得漂亮,戴陶瓷也是好看的。她也拿出戒指,给方俞生戴上。

    方俞生随意摸了摸那戒指,嘴角抿了抿。

    是真的没有想到过,他也会有娶妻的这一天。

    “你有什么特别喜欢的东西吗?”乔玖笙突然问方俞生。

    方俞生道,“修身养性,一心向佛,这就是我的喜好。”

    乔玖笙翻了个白眼。

    真有种你出家去啊!

    收起满心的吐槽,乔玖笙这才说,“你们先回去吧,我还有点儿事。”

    方俞生点了点头,“好。”他不怕她不回家。

    将乔玖笙放在路边,方俞生这才对戚不凡说,“派人保护好她。”既然允诺了要保住她不死,方俞生自然不会食言。

    “好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