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章 结婚(一)

        方俞生面上神色一片平静,乔玖笙全然看不懂他的心思。

    不知道,他到底会不会同意她的提议。

    她心里其实很没底。

    挑在今晚来见他,还以为这样羞耻的方式,乔玖笙心中对方俞生是愧疚的。她心里怕方俞生,但也敬方俞生,这个人对感情的执着,让她动容。但他的狠辣,也让她生畏。

    她知道,她今晚的举动,是彻底惹怒了方俞生。

    他这样的男人,肯定是要为心里那个女人守住节操的。

    想到自己之前还摸了他腰身一把,乔玖笙暗道罪过。

    “乔玖笙,娶了你,你能给我什么?”

    诚如乔玖笙所说,他的心里有着一个人,他根本不可能迎娶别的女人。而知道他心中秘密的乔玖笙,是一个不错的人选。只是,单纯因为这一点,还不足以构成他娶她的理由。

    乔玖笙站了起来,赤脚踩在木质地板上,她捡起地上的高跟鞋穿上,穿好,然后站到方俞生的身前,下意识挺高胸脯,努力摆出一副高傲的样子。明知道方俞生看不见,乔玖笙还是不肯将自己搞得太狼狈。

    “如果方慕知道他一心想弄死的哥哥,娶了他想要娶的女人,他一定会很痛苦。”乔玖笙垂眸看着面前端坐的男人,说,“这理由,你喜欢听么?”这理由,肯定是不够的。乔玖笙知道,所以干脆问他喜欢不喜欢。

    方俞生面上不改,心里却是痛快的。

    是的,方慕对乔玖笙是真心实意的,这一点方俞生知道。倘若被他知道,他娶的女人不仅不是他一心想迎娶的真爱,反倒还是差点害得真爱死掉的乔玖音,那他一定会勃然大怒。

    而,眼睁睁看着自己爱的女人,成了自己仇视的大哥的妻子,那他必定会痛不欲生。

    想到那一幕,方俞生心情愉悦不已。

    “娶了你,你就不得再勾三搭四。”勾三搭四,三四指的都是方慕。毕竟,这个女人跟方慕谈了六年的感情,不可能在一朝一夕间就不爱他了。方俞生又补了句,“我成日戴着墨镜生活,就已经够辛苦的了,可不想还戴着一顶绿帽子满世界跑。”

    乔玖笙默默地看了眼方大少爷。

    这大少爷,还挺能自嘲。

    “好,你娶我,婚后,我会为你守身如玉。”哪怕,他们之间没有爱情,但她与他成婚,就是他名义上的妻子,她必须为他守住清白。方俞生勾勾唇,又听乔玖笙说,“但你要保我不死。”

    方俞生眉头动了动,转念间,便明白了她这话。

    想来,是那乔玖音还不肯放过她,还在满世界寻找她。一旦得知乔玖笙的下落,那她就有危险。

    无神却异常漂亮的绿眸,转向了乔玖笙的方向。看不见乔玖笙此刻的表情,方俞生却承诺道,“好。”

    *

    楼上,方俞生跟乔玖笙不知道在密谈什么。

    楼下,戚不凡也不敢去睡觉,就一直守在客厅里,一旦楼上发生任何风吹草动,他都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奔上楼去。今晚发生这么大动静,锦姨自然也醒了。

    她一脸困惑看着戚不凡,问他,“刚才怎么回事?”她怎么看见俞卿小姐带着两个女孩从俞生少爷的房间里走出来。

    戚不凡刚要回答,楼上的过道里,却响起两道脚步声。

    两个人抬头,看到方俞生跟乔玖笙一同走了下来。

    刚才还用皮鞭相对的两个人,此刻竟然像是一对相识多年的老朋友,一路和谐走下楼来。

    戚不凡看得阵阵称奇。

    锦姨一脸狐疑看着走在俞生少爷身后面的那个女人,她眼睛不瞎,自然也看清了女人的那张脸。“二、二夫人?”

    “不是二夫人。”戚不凡打断了锦姨的想象。

    锦姨愣了愣。

    长得这般像,她不是二夫人,又是谁?

    锦姨倒是知道二夫人还有个双胞胎姐姐,但据说已经死了。

    心里疑惑甚浓,锦姨倒是不再说话了。

    见方俞生对这女人的态度还算和善,身为一个合格的帮佣,这个时候,进厨房去倒杯热茶,才是她该做的事。

    听到锦姨远去的脚步声,方俞生这才对戚不凡说,“不凡,去收拾一间屋子,让乔小姐住下。”方俞生也没有说乔玖笙会住多久,戚不凡也没问。

    朝乔玖笙这人看了一眼,戚不凡收起满心的佩服之心,乖乖地收拾屋子去了。

    这女人,真牛逼,竟然真的说服了方先生。

    方俞生则在沙发上坐下来,听到身边女人走路的声音。乔玖笙的脚步声异常缓慢,听得出来,她走得很吃力。方俞生随手指了指对面的空沙发,说,“你坐下。”

    屋子里只有方俞生和乔玖笙,这话自然是对乔玖笙说的。

    她在方俞生的对面坐了下来。

    锦姨将茶奉上,给方俞生一杯,另一杯端到乔玖笙面前。她端着茶,开口,却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便说,“小姐,请。”

    乔玖笙接过茶,说,“谢谢,我姓乔。”

    锦姨眼珠子滴溜溜地转。

    也姓乔,跟二夫人一个姓?

    奇了怪了,她跟二夫人是什么关系?长得这么像,莫非是…

    锦姨打住思考,告诫自己,二夫人的姐姐已经死了,鬼魂是不存在的。

    “锦姨,去将药箱拿来。”

    “是。”

    锦姨进了工具房,捧着药箱过来。她看了两眼沙发上相对而坐的两个人,看清楚受伤的是乔玖笙后,便提着药箱朝她走过去。方俞生却对乔玖笙说,“你过来。”他拍了拍自己的身边。

    锦姨跟乔玖笙同时看向那个空位。

    锦姨停下脚步,不走了。

    乔玖笙犹豫了片刻,才起身,走到方俞生身旁坐下。

    方俞生朝锦姨伸来手,“消毒药水。”

    锦姨赶紧递来药水。

    “转过身去。”这话,是对锦姨说的了。

    锦姨忙转过身。

    方俞生拿着那药水,又对乔玖笙说,“脱衣服。”

    “啊?”乔玖笙一脸懵逼。

    就在这里?

    大厅脱衣?

    还当着别人!

    方俞生冷笑一声,讥讽道,“都有本事往陌生男人床上爬了,现在却没种脱衣服?以前只听过当婊子要立牌坊的,今儿算是见到了真人真事。”他嘴角牵起温润的笑意,嘴里说出的话,却冷成了铁刀子,割得乔玖笙脸疼心疼哪里都疼。

    “你别说了。”饶是方俞生说的都是真的,乔玖笙还是动了怒,脸颊一阵红一阵白。

    方俞生嘴唇动了动,倒是没再挖苦她。

    乔玖笙转身看了眼戚不凡所在的方向,心想,那人也是个有眼色的,应该不会莽撞跑出来。心里有了底,乔玖笙这才慢慢脱了衣服。

    自己动的手,方俞生自然知道那两鞭子伤了她哪里。

    修长的手指,在乔玖笙的腰间摸了摸,沿着那条鞭痕摸到底。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