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章 美色逼人(九)

        “俞卿,你现在有空么?”

    听到这话,正躲在角落里,跟闺蜜一起刷微博的方俞卿抬起头来,她冲来人说,“二嫂,找我有事?”

    乔玖音说,“我看大哥今晚似乎没吃什么东西,他那院子里只有一个做饭的锦姨,这么晚了,想来也没有准备饭菜。”乔玖音指了指手中的盒子,说,“我让厨子给他做了些吃的,你有空的话…”

    还没等乔玖音说完,方俞卿就跳了起来。

    她收起手机,接过盒子,拍着胸脯说,“有空,我去送。”她提着盒子,拉着自己的闺蜜一起去了方俞生的院子。

    *

    回了院子,锦姨已经睡下了。

    方俞生对自己屋子十分熟悉,不用人陪伴,也能行动自如。

    让戚不凡自己去休息,方俞生回了房间。尽管看不见东西,他还是像个正常人那样,打开房间的灯,熟门熟路地走进衣帽间,脱了衣服,换上睡衣。回到床边,坐下,他摘下脸上的墨镜,又褪下手上的佛珠,然后挨着床边躺下。

    关掉灯,他耳边是安静的,除了呼吸声和远处生日宴会上的喧哗声,再没有其他声音。

    似乎有哪里不对…

    躺了一会儿,方俞生伸手去拿被子,触手却是一片光滑跟温热。

    “阿弥陀佛!”

    震惊地念了一声阿弥陀佛,方大少爷猛地挺身坐起,因为激动,整个人沿着床边滚了下去。

    坐在地板上,方俞生一脸的懵逼跟震惊。

    顾不得分辨身体上的疼痛,方俞生的手在空气中虚拟地抓了抓。

    如果没分辨错,他刚才摸到的,似乎是女人的…胸部!

    他站了起来,那原本温润俊绝的脸上,猛地布上一层寒霜。

    “滚下去!”

    修身养性,吃斋念佛,日日抄经的方俞生,终于动怒了。

    床边传来窸窣的声音,跟着,方俞生察觉到有个人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方先生。”女人的声音,给方俞生一种熟悉的感觉。

    方俞生愣了愣,随即眉头抬起,语气不善地问道,“弟媳?”这声音,分明是他那弟媳乔玖音的声音。

    对面的人突然不出声了。

    过了会儿,身前的女人正准备说话,那房间门突然被从外面打开,跟着,响起方俞卿气急败坏的声音,“俞生哥哥,你看我抓到了什么。”

    突来的剧变,吓得那女人飞快地跳到方俞生后面,整个人躲在他身后。眼珠一转,乔玖笙又一把抱住了方俞生的腰。

    这下,他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方俞生:“…”

    他吃斋念佛十多年,一直守身如玉。他的腰,只被裤腰带抱过。可如今,竟然被一个女人给侵犯了!

    方大少爷的脸色,像是被占了便宜,想要轻身的良家少女。

    那叫难看。

    俞卿跟闺蜜合力拽着一个穿紧身裙的女人闯了进来,进来后,她又说,“这女人一直在你院子外面,鬼鬼祟祟的,一看就…”话没说完,方俞卿就抬起头,却看到她的俞生哥哥竟然…

    裸着上身,还被一对光溜溜的手臂抱着腰。

    顾不得欣赏方俞生的美体,方俞卿瞪大眼睛,看向方俞生的身后。躲在他身后的女人比方俞生矮许多,只看得到长长的披散着的头发。因为方俞生腿分开着,方俞卿还能看到方俞生双腿之间,属于那个女人的双腿。

    那女人的双腿修长而笔直,她可能有些慌乱和不安,脚趾头在不停地蜷缩。

    方俞卿:“…”

    方俞卿闺蜜则直接羞红了脸。

    方俞生闭着眼睛,一脸寒霜。躲在他身后的乔玖笙,则满脸通红,红润之下,也有几分苍白。

    而被方俞卿拽着头发的女演员,看到这一幕,则捂住了嘴,眼里却是幸灾乐祸。

    “方先生,出什么事了?”戚不凡落后一步跑上楼,看到这诡异的情形,也愣住了。回过神来,他忙走到方俞生的身前,背对着方俞生,将失态的方先生和陌生女人挡了起来。

    面对着方俞卿三个人,戚不凡说道,“俞卿小姐,麻烦你和你的朋友,以及…”戚不凡看了眼地上的女演员,才又说,“这位小姐,先出去一下。”

    “…哦。”

    方俞卿像是丢了魂儿,失魂落魄地下了楼,顺带带走了另外两个女人。

    戚不凡这才转身对方俞生说,“方先生,是我失职了。”让陌生女人进了他的房间,这的确是戚不凡失职。

    顾不得责备戚不凡,方俞卿却道,“不凡,拿绳子来。”

    戚不凡瞟了眼方俞生后背露出来的长头发和长腿,点点头,去隔壁屋子里拿了绳子。

    …

    乔玖笙之前是脱光了只剩内衣裤,躺在方俞生床上的。

    这会儿,她身上多罩了一条红裙子遮身体,双手却被一条结实的绳子绑住,身子则悬挂在半空中。而那绳子的一头,则系在天花板的大灯上。

    方俞生坐在木椅上,穿得整整齐齐,左手里拿着佛珠,默念着乔玖笙听不懂的经文,右手上,则握着一根皮鞭。

    那皮鞭太长,鞭身盘在他交叠着的腿上。

    左手拨佛珠,右手执皮鞭,是佛还是魔。

    乔玖笙心道:是魔。

    戚不凡下楼去处理方俞卿他们三个人去了,屋子里,一时寂静的很。

    这份寂静,一直持续到戚不凡上楼来。

    “俞卿小姐已经离开了,今晚这事,怕是瞒不住。”他跟方俞生说。

    方俞生转动佛珠的手一停,嘴里念叨的经文也没了。他仰头,闭着眼睛,面向乔玖笙的方向。想到戚不凡之前说的,这女人化了妆,看着有些像二少夫人,心里便一阵不快。

    “谁让你来的。”他问乔玖笙。

    方俞生断定,这是有人要整他。

    在这样特殊热闹的晚上,一个像乔玖笙模样的女人,赤身裸,体躺在他的床上,恰巧,又被来送夜宵的方俞卿撞见。一切的一切,都巧合的不像话。说这不是阴谋,方俞生都不会相信。

    双手被高高捆在头顶,整个人悬在半空,乔玖笙手臂跟肩膀相连的关节,疼得厉害。她疼得额头全是汗,听了这话,面色不改,回道,“我自己。”

    啪!

    一鞭子,直接鞭笞在乔玖笙的腰间。

    出手之人,正是方俞生。

    “是谁让你化装成乔玖笙的模样,爬上我的床。”方俞生的声音,较之之前,多了一抹寒意跟不快。

    乔玖笙脸色微白,咬牙道,“真的是我自己。”

    啪!

    又是一鞭子,毫不留情的落在乔玖笙的双腿之上。

    乔玖笙在心里骂了句娘,一股脑招了。“我是乔玖笙,爬你的床也是我的主意。信不信由你!”

    方俞生手中已经举起的鞭子,因为乔玖笙三个字,忽然落下。

    “乔玖笙?”方俞生眉头一蹙,想到了方慕结婚那天,在大厅听到的那段对话。乔云帆那老头一口断定嫁给方慕的女人不是乔玖笙,而是乔玖音,他当时就觉得这事古怪。

    想到几个月前那场车祸,姐妹俩一死一生。她们是双胞胎,据说,她们长得几乎一模一样。死的人是不会开口说话的,那么活着的人,想活成谁,就能活成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