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章 美色逼人(四)

        楼上大厅的闹剧,楼下婚宴厅的宾客自然是不知道的。

    婚礼仪式,按照原定时间,准时开始。

    仪式举办地点在酒店的露天四合院。

    院子里宾客满座,婚礼进行曲响起,乔玖音穿了一件一字肩绸面婚纱,头戴细碎小钻打造的花环,由着爷爷乔云帆牵着,走上草坪红毯,最后走到了方慕的面前。

    婚礼仪式有条不絮的进行着,新人念誓词,说着山盟海誓的话。之后,便是交换戒指了。

    盒子打开,那钻戒经太阳光一照,光芒耀耀,闪瞎了一片狗眼。

    乔玖笙站在四合院角落里的雕刻柱子后面,她身穿黑色薄款卫衣、浅色牛仔裤,戴着一顶鸭舌帽,恰到好处的遮住了那张与新娘一模一样的脸。

    当听到主持人询问方慕,是否愿意娶乔玖音做他的新娘的时候,尽管她对方慕的感情,已经在上一世被消磨了许多,但乔玖笙的眼睛里,还是闪过淡淡的悲伤。

    心里有些酸涩胀痛。

    慕哥哥,你就没有发现,你身旁站着的女人,根本就不是小笙么?

    一瞬间,乔玖笙迈出了脚步。

    她要当众撕穿乔玖音的伪面目!

    她要告诉方慕,她才是真正的乔玖笙,此刻站在他身边的女人,只是一个心狠歹毒、鸠占鹊巢的杀人凶手!

    脚步刚迈出去一小步,方慕坚定不移的回答,却飘进了乔玖笙的耳朵里——

    “我愿意。”

    方慕的回答,像一只无形的手掌,实实在在地扇在乔玖笙的脸。

    生疼、火辣,彻底将她打醒了。

    迈出去的脚步,硬生生止住了。

    微扬起头,乔玖笙看向换了一身白色新郎装的方慕。

    他那般英俊,他亲自将戒指戴到乔玖音的手指上,他看着身前女人的目光,不见冷漠,倒是柔情一片。他又俯下身,温柔地、深情地,亲吻着乔玖音的指尖。

    一切,都美好到了极致。

    低头,乔玖笙怔怔地看着自己的鞋背。

    她心里忽然彻悟,无论她是继续向前,还是快速逃走,从方慕说出他愿意的那一瞬间,她就已经败给了乔玖音。因为,那个口口声声说着会迎娶她,说着爱她,与她做过山盟海誓的男人,根本就分辨不出她与乔玖音之间的不同。

    其实,她早该看清现实的。

    上一世,方慕与乔玖音生活了几十年,他们的婚姻关系始终存在着,甚至连孩子都有了。无论他方慕有没有发现过乔玖音的伪装,就凭他从始至终都没有结束那段婚姻关系,就足以寒了乔玖笙的心。

    或许他发现了乔玖音不是乔玖笙的事实,但那时乔玖笙‘已死’,为了家族利益,他还是选择了维持那段婚姻。或许他始终没有发现乔玖音的真面目,但这更令乔玖笙心寒。

    乔玖笙默默地退后一步,听到身后掌声如雷,心里却奇异的感到十分平静,毫无波澜。

    她与方慕的感情,也不过才六年。

    上一世,她被囚禁了无数个六年,再深再浓的爱,也都该烟消云散,不复存在了。

    方慕,从今天开始,乔玖笙与你,再无瓜葛。

    望着前方深情拥吻的一对新人,戚不凡倾身靠近方俞生的耳边,小声描述道,“戒指很大,比求婚那会儿的那颗八克拉宝蓝石戒指还要大。”

    方俞生默默地拨弄了一下佛珠,嘴里念念有词,“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何来罪过一说?”戚不凡却是不懂了。

    方俞生道,“花了天价买了块石头,实在浪费,罪过。”

    戚不凡撇撇嘴,并不苟同方先生的话。像方先生这种活了二十九年,还单身狗一条的男人,自然是不懂钻石对一个女人的吸引力有多大的。

    礼成之后,所有人移至婚宴厅。

    作为方家长子,方俞生自然要坐在家人席。因为他看不见,身为他的贴身侍奉助理,戚不凡也沾光坐在他的身边。方俞生面前放着一个小碟子,戚不凡看了眼旋转的餐桌,拿起筷子,往方俞生碗里夹了一些清淡的素食和糕点。

    方俞生尝了两口,味道虽好,却少了人烟味儿。

    只动了几筷子,方俞生便没有了动作。

    新郎新娘来敬酒,方俞生端起酒杯,也只是意思意思地抿了一口。“恭喜,祝早生贵子,百年好合。”他面对着新娘的方向,淡淡的恭贺。

    近距离接触到方家大少爷,乔玖音有些惊讶。

    方俞生,跟她想象的多有不同。他看着极有魅力,无论是说话还是站姿,亦或是那周身风雅的气质,都很难让人将他跟‘瞎子’两个字联系到一起。当然,他的发型若是能再正常一些,那就真的是个民国时代穿越来的贵公子了。

    “谢谢大哥。”乔玖音说。

    身旁,方慕注视着方俞生的脸看了几秒钟,才淡淡地开口说道,“承你吉言。”

    乔玖音察觉到,方慕对方俞生的态度并不和善。豪门世家,兄弟阋墙也不足为奇,对于方慕私生子的身份,乔玖音是知道的,猜到他跟正牌大少爷或许不对盘,乔玖音也没有多嘴,只安静的站在一旁,脸上挂着恰到好处的浅笑。

    戚不凡深看了乔玖音一眼,等他们两人走了,才跟方俞生嘀咕了一句,“这二少夫人,不是个省油灯。”

    方俞生只是拨弄佛珠,没有多言。

    第二天早上,新婚媳妇收拾完毕,穿一身精致的桃红色洋装,去了主屋餐厅与所有人共进早餐。

    乔玖音跟方慕到的时候,才发现还有一个人还没有来。

    贤惠的给长辈盛了粥,又递到方平绝和徐萍菲的跟前,乔玖音听到方平绝问万管家,“老大还没来?”

    万浪说,“这个时间点,大少爷正在沐浴。”

    方俞生最爱搞修身养性那一套,方家人都见怪不怪了,乔玖音也早就打听过了那位大哥的生活喜好,因此也没有露出意外之色。徐萍菲拿起勺子搅了搅热粥,叹道,“老大那孩子一天到晚过得清心寡欲,真让人忧心。老二已经结婚了,老大那边还没动静,平绝,你看是不是该着手为老大的亲事张罗一下了?”

    一听这话,桌旁几人面色各异。

    想到方俞生明年就三十岁的人,现在还没有个女朋友,方平绝脸面上也有些难看。他放下勺子,问徐萍菲,“你每个月初三十八,不都要去参加茶会?”

    徐萍菲嗯了声,“是了。”她想到乔玖音刚进门,进了方家门,就是一家人,也该带她去见见那些贵太们,便说,“玖笙没事的话,也跟我一起去看看,茶会上倒是有不少刚成婚的年轻太太,你们一起,也有话题聊。”

    乔玖音没有推迟,只说好。

    闻言,方平绝才说,“你们两个人,多留意一下,看看哪家有合适的千金,给老大介绍几个认识一下。”他抬头看了眼持着手杖,穿一身棉质短衫,慢悠悠地朝主屋走进的方俞生,又说,“他也该结婚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