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自已送上门

    叶安然咬着唇,看着他,她真的没有想到后果这么严重。

    “就这么点儿小事,他就会炒了你吗?”

    “叶小姐,想要这份工作的人太多了,二爷,又不是非我不可……”查利将车泊在了路边,说到伤心之处,堂堂一个大男人,直接就趴在方向盘上,哭了起来:“我可是过三关,斩六将,好不容易才拼到这份工作,好不容易才让我老母亲能进疗养院,眼下,要是丢了这份工作,我的老母亲就能回家躺着无人照顾,还有我的妹妹……呜呜呜……就要失学了……”

    叶安然看着一个熊腰虎腰的大男人在自己的面前哭得这么悲惨,那画面,简直就是太震撼,以至于她完全没有往这有可能是假的这一方面想。

    此时只觉得于心不忍,如果真的害得他的母亲不能进疗养院,妹妹不能上学,她就是千古大罪人一个了。

    “那如果你把我送回去,是不是就不会丢了这工作呢?”

    “我也不能完全确定,但是如果叶小姐愿意在二爷面前替我求情的话,我想,二爷应该会留下我的。”查利伤心地说道。

    忽然间,双手用力地拉住了叶安然的手,一握后,又察觉不妥,仿佛做贼一样,快速缩回手。

    “叶小姐,求求你,救救我吧!”

    “那,那你把我送回去吧!”叶安然咬着唇,说了一句。

    “叶小姐,你一看就是个好人!谢谢你!”查利激动地说道,却是一打方向盘,直接调头往郁秀山庄回去。

    心里,暗暗地松了口气。

    嘤嘤嘤,助理也不是那么好当的!

    能文能武,还要演技过硬!!

    他的命好苦啊!

    不过幸好这叶小姐是个单纯善良的好姑娘。

    ……

    ……

    叶安然也是觉得特别纠结,她现在是真的不想面对薄小叔啊!

    可是这件事情,她也不能怪薄小叔,毕竟人薄小叔为了救她,连身体地都赔上了……

    她有一种,欠了他好多好多的感觉。

    看了一眼旁边的查利。

    叹了口气。

    算了,就算不见,也不能连累无辜的人啊!

    车子很快就回到了郁秀山庄,很快在别墅前停了下来。

    男子斜倚在大门上,修长的食指与中指间,一根蓝色的烟,夹于中间,他轻轻地吸了一口,淡淡烟雾化为圈子,轻轻地打散。

    露出了他惊艳绝色的容颜。

    当车子在他的面前停下来的时候,他缓缓地动了。

    削薄的唇,微微抿紧,手里的烟,按熄,扔向了门口的垃圾桶里。

    叶安然,莫名地紧张。

    薄小叔救了自己,两人还发生了那样的关系,结果,她,偷偷就跑了~~

    跑掉了还好,结果人没跑掉,还得自己送回来。

    好虐。

    她见他向着自己走来,赶紧摇下了车窗,冲着窗外的薄小叔露出了一个自以为明媚无比的笑容:“薄小叔!”

    “为什么走?”他的脸色,淡淡,让人看不出喜怒来。

    叶安然辨不出他是喜是怒,只觉得心里更不安了,她咬了咬唇,然后,眼睛睁得圆圆大大,声音更是强而有力:“因为我害羞了!”

    噗~

    查利没忍住就笑喷,然后想想自己这个笑实在是不太合时宜,于是赶紧熄火,打开车门,闪人。

    整个过程,简直就是神速。

    薄靳煜的眼底,也溢出了笑意来了。

    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把害羞说得如此理直气壮!

    “嗯,现在还害羞吗?”他嘴角微勾起淡淡的弧度,问道。

    “害羞。”叶安然其实觉得好窘迫,可是此时也是骑虎难下了。

    “嗯,我有个好法子。”薄靳煜的眼底闪过一抹狡黠的笑意。

    “什么法子?”叶安然开口询问。

    “熟了,咱们就不害羞了,也许,我们可以再多做几次……”

    一秒!

    两秒!

    五秒!

    叶安然整张脸都憋红了,脑子里只有一个成语:衣冠禽兽!

    明明这么高冷矜贵的薄小叔啊,一眼就能让女人深陷啊!

    为什么每每总能说出让人无地自容的话来呢?

    “嗯,逗你玩!走吧,我带你出去吃饭,吃完饭,送你回去。”

    薄靳煜揶揄一笑,大步向着驾驶位走了过去,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明明宽敞的车子,他一坐进来,她就觉得一下子好拥挤。

    他身上那一种,无形的的气压,随着他身上淡淡的薄荷淡香,兜头兜脸,让她产生一种错觉,他的气息,就近在咫尺。

    ”小叔,查利的事情,是我骗了他,所以,你不要辞退他。”

    “嗯……当然,可以。”薄靳煜一听叶安然的话,就明白了查利又用了苦肉计了,心底,淡淡一笑。

    也就叶安然这傻丫头没识破。

    没想到他答应得这么爽快,她抬起头看向了他,接着说道:“还有,我想要先回家。”

    此时的她,根本就没有心思吃饭。

    她只想着回家,问一问爸爸事前知不知道这件事情,还有,她想要问问李雪文与叶柔心两人,为什么要这么做!

    薄靳煜看了她一眼,就见她眼底闪过一抹沉痛。

    抿了抿唇,到了嘴边的话,终是没有说出来,只应了一声:“好。”

    一路上,叶安然有些安静。

    面对薄小叔的窘迫,还有,快要到家的那一份苦涩,混在心头,就搅得像辣酒一样烧心。

    直到车子在叶家的门口停了下来,薄靳煜终究不放心,侧过身,看了她一眼:“你打算怎么做呢?需要我帮忙吗?”

    “谢谢小叔,我自己能处理。”叶安然摇了摇头,故做镇定地说道。

    只是那握着安全带扣子上微微紧了几分的手指,还是泄露了她此刻的心情。

    薄靳煜凝视着那张略显得有些苍白的小脸,只说了一句:“我就在门口,有事就打我手机。”

    她若想自己处理,他不会插手,但他会护她周全。

    “谢谢薄小叔!再见。”叶安然点了点头,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下了车。

    一进入叶安,就听到大厅里传来了叶国利的怒斥声:“不过是罚你们跪了一个晚上就受不了了?那你们做出这样的事情对安然的伤害有多大吗?如果昨天不是薄靳煜及时赶到,安然就毁了啊!那也是我的女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