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你想始乱终弃

    ‘酒足饭饱’的薄靳煜一脸餍足地靠在床头,修长好看的手指上,轻卷着身侧叶安然一卷黑色柔顺的长发,侧着身体,看着那窝在被窝里装死的叶安然,嘴角的笑意浓浓,宠溺之色尽溢。

    “安然,你是打算,咱们再‘睡’一次吗?”神清气爽的声音,夹着淡淡的戏谑。

    薄靳煜心情极好。

    “才不!”叶安然闷在被子里,却还是果断而火速地回答道。

    她真没有想到,看起来清隽雅致的小叔,原来上了床就是一只可怕持久狼。

    她再一次领悟到一句话:人不能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

    那一句‘睡一次’她可没有忽略他的弦外之音。

    再睡一次,她还要不要活啊。

    此时,不仅是羞涩,她还全身都在酸痛啊。

    “嗯,那很好,起床,洗漱后我们去把证领了。”

    领?领证?

    叶安然被他的话吓得直接从被子钻出了头,有些反应不过来地看着薄靳煜。

    他……应该是开玩笑的吧?

    叶安然心中祈祷,然后,腆着尴尬无比的脸扯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小叔,我不需要你对我负责!”

    “嗯?”薄靳煜挑眉,看着叶安然,仿佛她说了什么笑话一般。

    叶安然只好再重复了一遍,用着自己真挚的表情说道:“小叔,我真的不需要你对我负责!”

    “安然,是你对我负责!”

    “小叔,这个笑话,一点儿也不好笑……”

    请不要对她开这种玩笑,她的小心脏承受不来……

    “你看我的眼睛!”薄靳煜突然道。

    “你眼睛怎么了?”叶安然傻傻地盯着他的眼睛看。

    只看出一个结论:眼睛好漂亮!

    “我的眼睛很真诚!不是开玩笑!”

    摔!

    叶安然听到这一句话,差一点儿从床-上华丽丽地滚到床-下去!

    她都没有发现,薄小叔幽默起来,这么冷!

    薄靳煜欣赏着她一脸讶色的表情,掀开被子,旁若无人地下了床,修长健硕的性感身材,就暴露在了迷-情的空气之中。

    啊!我的眼睛!

    薄小叔那一身标准的男模身材,还有那没有遮盖的某一处羞羞物……

    顿时亮瞎了叶安然一对狗眼,她几乎是条件反射地把双眼一遮。

    然后,又有些不舍得地偷偷地叉开了一条小缝儿,透过小缝儿看头薄小叔那一身超赞的身段。

    宽肩窄臀,结实的胸肌与八块完美的腹肌,好看而不显得过于夸张,双腿修长结实有力,完美的黄金比例,比那些内衣男模还要好看。

    还有那性感的人鱼线……

    叶安然突然间觉得唾液要溢出来了。

    好想摸一摸啊……

    薄靳煜薄唇勾笑,促狭地看向了她:“想看就直接看,这以后都是你的了!”

    噗!

    叶安然再一次瀑布吐血式。

    小叔,你这么直接,真的好喵!

    不过,全都是她的了?

    听起来,为什么,那么让人兴奋呢?

    不过,也就是想想而已,她的理智,很快复苏。

    “小叔,这件事情,我们再好好地商量商量吧,结婚,多重要的大事啊!”

    “其实是你昨晚向我求婚了,我考虑了一下,接受!”他唇边弯起浅浅的笑痕,一双琉璃般流光溢彩的眸子,深深地凝视着她。

    求?求婚?

    所以,她不仅睡了小叔,还向小叔求婚了?所以,小叔今天马上就要带她去领证了。

    叶安然当场石化。

    只是,小叔,你也太负责任了吧。

    “小叔,我当时中了药,不可当真。”

    “我已经当真了。”

    “可是,为什么呢?我们才见过几次面啊!”

    “因为,你我已经坦诚相见!”他说着再合理再正常不过的理由。

    这个理由听起来,好像确实有几分道理。

    叶安然竟无言以对:“……”

    其实,她是还在纠结于小叔刚才的那一个‘处’字。

    因为,她也是处……

    “小叔,我,我没带户口本呢。”叶安然绞尽了心思,终于想出了一个再合适不过的理由。

    感谢党的好政策,没有户口本是不能领证的。

    “我陪你回家拿户口本,顺便跟爸说一声。”

    连爸都叫得这么顺口了。

    薄小叔,你进入角色的速度赶得上火箭了!

    叶安然快要哭了。

    “还是你想始乱终弃?”

    薄靳煜此时已经披上了睡袍,回头,看着她,眼神中,又带着那一种对坏人的谴责目光,仿佛她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一般,把他吃干抹净后就不负责。

    可是明明,她也是吃亏的人好不好。

    “小叔,这件事情,我们能不能,缓几天呢?”叶安然咬着唇,思量了半天,终于开口。

    她看得出来,薄小叔是当真要去领证,恐怕不是自己想拖就能拖得过去,所以,还是要说服他才好。

    “理由?”薄靳煜似乎料到叶安然会这么说,倒也没有十分惊讶,平静地问道。

    “我还没有考虑好,给我点儿时间。”

    “多久?”

    她小心地竖起了一根手指头,看着他,小心地开口:“一,一周。”

    “可以!”薄靳煜回以她一个温暖的笑容。

    这个傻丫头,还以为她是打算来个拖字术,要拖上一年半载,一周,完全没有问题。

    叶安然见薄小叔这么愉快轻松果断地就答应了,突然间内心暗暗后悔,为什么不说一个月,一年呢,为什么要说一周呢?

    说不定拖个一年半载,小叔就会发现,她其实长得不漂亮,人也不聪明,更不是娴妻良母的料……

    不知道现在改口还行不行呢?

    她抬头望着薄小叔,带着期待地张了张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