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吃干抹净1

        “二爷,现在去哪儿呢?”

    “回郁秀山庄,叫王医生过来看看。”薄靳煜淡淡地说道。

    怀中的叶安然,越来越不安份。

    李铭这个人在这方向特别变-态,他给叶安然下的药量是平时的三四倍,于是助-兴的药就成了一种催-情的药。

    当薄靳煜抱着她的时候,她觉得整个人都爆炸开了,趴在薄靳煜的大腿上,全身不停地扭-动着,就像是一条扭-动的美人蛇一般。

    双手更是不停地扯着衣领。

    若不是薄靳煜捉住了她的手,此刻她只怕早就自己脱得一干二净了。

    薄靳煜怕她乱来,只好用力地捉着她的手,可是此时药效全面暴发,叶安然痛苦地呜呜哭起来“热……好热,好难受……呜呜,我好难受啊……难受……好热……呜呜……”

    她低低地哭泣着,药力的发作却得不到缓解,是十分的难受。

    “我好难受……呜呜……热……”

    那一声声夹着哭泣的吟声,让薄靳煜的脸色变了。

    “二爷,这药,有可能没办法治呢!”查利平时接触各类人多,对这种药也有一定了解。

    像这种药,一般都分好几种。

    一种是不需要解药,也不需要男人,过了药效就会好起来。

    一种是医生能解的。

    还有一种是必须要男人当解药,连医生都束手无策的。

    要他看,叶小姐中的这一种,只怕就是第三种了。

    薄靳煜低头看了一眼全身潮--红的叶安然,因为难受,她的小脸皱成了一团,潮--红的脸蛋上,两行清泪,不停滑落。

    小唇都被她咬得破皮了。

    他伸出一根手指头,放入了她的口中。阻止她继续自虐,脸色又沉了几分。

    当手指伸入她的口中时,叶安然却开始用力地啃-咬着他的手指,而这样的举动,终于让她有一丝丝的缓解。

    薄靳煜,倒吸了一口气,一股酥-麻,从手指间传来。

    于叶安然而言,这样的感觉,无异于滴水难解渴。

    她动得更加厉害了。

    薄靳煜怕伤到她不敢太用力,可是这样反而是几次让她给挣脱了。

    最后无奈,只好整个抱住了她。

    可是这样一来,她整个臀部就不停地在自己的大腿之上动着,而她的唇,更是不停啃-咬吻着他的脖子。

    火-热的身-体,仿佛要把薄靳煜给烫伤。

    这简直就是非人的折磨。

    坐在前面开车的查利,无比同情自家二爷。

    不过,他同时,也真佩服二爷!

    这种情况下也能忍着,真真正人君子也!

    “开快点!”薄靳煜的声音低哑,气息都粗了起来。

    查利二话不敢说,直接把油门加到了尽头,直冲着半山腰的郁秀山庄而去。

    远远看着别墅的大门,他拿出遥控器按开大门,车子,箭一般冲了进去。

    而此时,薄靳煜,简直就是说不出话来了。

    咬牙切齿,他冲着查利低吼:“出去!”

    一双眸子,已经通红,眼底,黯光浮动,流转。

    薄靳煜真不想动这小妮子,不过眼下……真忍不住了!

    “唔唔……”叶安然抱着薄靳煜的脸,用力地在他的唇上吻了起来。

    她的吻,毫无章法,如同狗啃一般,偏偏,让薄靳煜最后的自制力全面崩盘。

    查利将车子开入车库后,立马下车,转身就出,一刻也不敢多停留。

    “叶安然,真的想要吗?”低哑粗厚的声音,咬牙切齿而出。

    “……唔唔,难受,热……想……”叶安然用力地亲吻着薄靳煜,一边喃喃地念着。

    她此刻,只想着,狠狠地吃-掉对面的男-人,缓解体内的痛苦。

    “好……”薄靳煜低吼了一声,直接将她压倒在了车座上。

    加长的房车,最适合chezheng的工具。

    “唔唔……痛……”忽如其来的痛苦,让叶安然痛苦得小脸都扭曲了,她哭着叫了一声。

    薄靳煜,满脸诧异,当他的身体,冲破那某一个屏障的时候,他是十分惊讶的。

    随后,停止了所有动作。

    低头,轻轻地吻在了她满是泪痕的小脸:“不哭,一会儿就不痛了……”

    声音里,是他从未有过的宠溺语气。

    “嗯……”这样的痛,根本不能阻止药效,叶安然在片刻的愣神之后,突然间,就动了起来,希望,继续……

    薄靳煜咬着牙,他此刻忍得冷汗都出来了,见她逐渐适应,于是,快速地……

    ……

    ……

    清晨,当正午的骄阳透过窗帘,照入房间的时候。

    叶安然懒懒地睁开了双眸,慵懒地伸了伸懒腰,然后,她就发现自己仿佛被大卡车给碾压了一整夜一般,头疼,手疼,脚疼,身体疼,哪哪都疼,就没有一处好肉了。

    “唔……”她低低地嘤咛了一声音,然后手一碰,就碰到了一片,温热的细腻肌肤。

    手……手臂!!

    叶安然一个激灵,猛地就清醒了大半,不安地扭过了头,惊慌的目光中,透出男人漂亮的笑容。

    薄靳煜漂亮的薄唇弯起了清浅的弧度,冲着叶安然展露了一个优雅动人的午安笑容。

    “噢,这是怎么回事啊!”叶安然几乎是当场就懊恼地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

    因为,她根本就无法忽略,身旁躺着的薄靳煜那.裸.露的被子外的半截光.裸.的宽肩,男色诱人。

    还有自己就算不掀开被子,也能感受到的浑身赤果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