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明显地欲求不满

    薄靳煜几乎是在她‘呕’的一声后,快速地抽回了自己的身体,才避免了当头一淋!

    如果迟上一秒钟的后果,他甚至连想不敢想。

    脸色,瞬间就黑了。

    一股酸腐的味道,在车里漫延开来。

    这个女人!

    薄靳煜只觉得自己的大腿小腿一阵湿意传来,眉头,蹙成了一座小山川。

    他不必低头,也知道自己此时的一只腿,有多可怜,此时全是某个女人的呕吐物!

    查利开着车,一张脸都变了又变。

    只觉得这剧情变得太快了,上一秒才是那激-情四射的剧情,下一秒画风就这么自然地转变了。

    想想,二爷好可怜。

    他有心安慰几句,嘴贱地故做轻松地说道:“呵呵,二爷,没什么的,这还好了,要是叶小姐吐到你的嘴里那才叫恶心呢!”

    薄靳煜脸色又黑了几分,一记刀眼就扫了过去。

    查利,脑袋瓜子一缩,默了:他说的都是实话啊!

    但正是实话,才让薄靳煜,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不舒服。

    要真让她给吐到嘴里,估计他这一辈子都有接吻有阴影!!

    那绝对是连想也不能用大脑想一下的事情!

    而且,光是目前的光景,就让他有种冲动,很想把大腿上趴着的女人,给扔下车!

    “唔唔……”小猫一样难受的呻-吟,细细碎碎。

    叶安然觉得自己好难受,整个胃就像是烧起来一样,嘴里就哼哼了出来。

    薄靳煜眉头蹙了起来,忍了忍,还是伸出了双手,将她的身体给抱紧,就担心车速一快,她从大腿上滚下去。

    车子很快在郁秀山庄别墅停了下来。

    郁秀山庄别墅是老爷子在薄靳煜十八岁成年生日上送给他的礼物。薄老爷子是个明智的老人,虽然一家子还未分家,但是却允许子弟都可以在外居住,只要求每个月要回来住几天。

    薄靳煜虽然这几年没有在国内住,但是这别墅却定期会有清洁工过来打扫。

    查利将车停好就赶紧下车给二爷打开车门,薄靳煜抱着叶安然,迈步下了车。

    查利这回学聪明了,可不敢开口抱叶小姐。

    “二爷,我先上去放水。”

    “嗯。”薄靳煜点头。

    查利已经小跑进去。

    打开别墅的总开关,一时,宽敞的别墅内一片敞亮。

    他冲向二楼的房间,走进浴室,打开淋头就开始放水。

    叶安然十分不舒服,就算被薄靳煜抱着也丝毫不安份,娇俏的身体不停地扭动着。

    因为剧烈的扭动,一边的肩带滑了下来,露出一半个雪白圆滑的小球。

    薄靳煜的眼神,瞬间就黯了几分。

    二爷此时很狼狈,眼珠子想喂狗可以看。

    叶小姐现在很清凉,狗命不要了可以看!

    查利即想要狗命,又想上发想要眼珠子,所以他聪明地在放好水后就出了房间,站在房门外,低着头,眼观鼻,鼻观心。

    薄靳煜抱着叶安然走了房间,长腿往后一踢,直接就把房门给踢上了!

    查利抬头,默了一句:二爷这明显地欲求不满啊!

    他转身,赶紧麻利地扫了拖把把二爷走过的地方拖了一遍,然后把车开车做个全洗保养。

    ……

    薄靳煜抱着叶安然进了浴室。

    想将她放下来,谁知道喝醉的叶安然简直就是一尾八爪鱼,双手抱着他的脖子,整个人挂在了他的身上,身体使劲儿地在他的胸膛用力地蹭着,蹭得薄靳煜好不容易降下来的一身欲火又起来了。

    那一双狭长的眸子,瞬间就黯沉了几分。

    微眯着眸子,一低头,就看到那因为蹭的动作太大,而挤出大半的两个半圆胸器。

    喉结,滚动了一下。

    修长的手指,用力地将八爪鱼一样的她拉开。

    谁知道他的手才动,叶安然就更用力地抱住了他,还流着口水的嘴就往他的胸口蹭了过去,嘴里还喃喃地念着:“睡觉觉……”

    意大利纯手工剪制的黑色的衬衫,瞬间全毁。

    薄靳煜漂亮的眉峰,越皱越高,看着已经满了的浴缸,伸手,像捉起小鸡一般,伸出手,将她的后衣领一提。另一只手,用力地扯开了那八爪鱼一般的双手。

    “难受……难受……唔唔……”

    他看了一眼她身上的裙子。

    醉了都能如此聪明!

    她的身上干干净净,倒是他的身上,脏得不行!

    直接抱着她就扔进了浴缸里去了。

    温热的水,舒服得溢至胸口,叶安然像只小猫咪一般,舒服地喟叹了一声……

    薄靳煜虽然很想把这只小醉猫给睡了,但是剩人之危从来不是他之所为。

    转身,他开始解开自己的裤带。

    才脱下了裤子,还没来得及拿起淋头冲一下身体。

    咕咚咕咚……

    身后传来了喝水的声音。

    他脸色大变,一转身就见叶安然直接沉进了水里,嘴里‘咕咚咕咚’正冒着泡儿……

    吓了一跳,他冲向了浴缸,双手一伸就将她抱了起来。

    也顾不得自己的身体,抽过了一旁的浴巾,他直接就将她的身体给包了几大圈。

    看着她这醉样,都溺进水里都不能醒来,这样睡着也不行……

    这别墅里平时不住人,也没有雇佣人。

    只能,他自己动手了。

    修长的大手,从围住的围贴顶端,从她的后背,轻轻地钻了进去。

    用力地拉开了她背后的拉链,而后,将礼裙两边的细带脱下,衣服粘着水,再柔软的布料也不能自己掉薄。

    薄靳煜气息瞬间就粗了几分。

    大掌,从她的大腿根部,轻轻撩上,拉着礼裙的下摆,用力一拉,礼裙便被他脱了下来。

    虽然,不应该占便宜。

    但是……她的内衣内裤都湿了,不脱……不行。

    他觉得叶安然这小丫头给他出了一个很大的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