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掌家

        接下来几天,各府送来的礼物和请柬还有拜访帖子堆成山,自从慎王妃来访,到楼月卿去慎王府,她回来的消息就在楚京传开了,各大府邸对这个离京十年的异姓郡主是极为好奇的, 只是这些东西都没有到楼月卿的手里,宁国夫人皆以郡主刚回京,身子颠簸多日不宜见客为由,婉拒了所有的邀请和拜访,虽然谁都知道这是客套话,毕竟又是出府又是拜访王府,怎会连这些场合都参加不了?

    可宁国夫人在楚京是出了名的不好相处,并非她跋扈霸道,而是她有着与别的女人所不同的地位,也正因为其身份地位的敏感,也只有她,敢不给太后面子,而偏偏太后对她极为忌惮,连太后都忌惮他,所以,楚京中,谁人敢开罪于她?

    即便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当今摄政王,都给这位早年守寡的将门遗孀足够的尊敬,人前人后皆称其为清华姑姑。

    楼月卿在府中几日都极为清静,除了偶尔看看书下下棋,宁国夫人下令不许打扰她,所以钟月月和楼琦琦都不曾来打扰过她,眼见时间过去了五日,距离楼奕琛的大婚生下六七日了,宁国公府早已开始张灯结彩,一片喜庆。

    午膳过后,楼月卿小憩半个时辰,醒来没多久,宁国夫人就回来。

    回来就直接来了揽月楼。

    楼月卿坐在梳妆台前梳发,她的头发很长,因为过于厚长,每次梳妆都耗时许久,特别是如今回来,需要戴首饰,楼月卿折腾了两刻钟才折腾好自个儿的一头长发。

    宫中的女官已经把她的衣裳首饰送来,样样都是极为精美的,即便是衣裙,也都是最好的布料,据说宫里的太后知道之后,还额外让女官们加了许多。

    刚弄好头上繁琐的首饰,听雪就上来禀报,“郡主,夫人来了!”

    楼月卿微怔,宁国夫人便上来了。

    看着宁国夫人的样子,应当是刚从外面回来,因为身上还穿着符合身份的紫色长袍,头上戴着珠串金钗,极为雍容华贵。

    楼月卿轻轻颔首,嘴角含笑道,“母亲!”

    宁国夫人温婉一笑,拉着她的手,轻声道,“我来看看你,这两日忙,都冷落我的卿儿了!”

    她忙于楼奕琛的婚事,故而鲜少过来。

    楼月卿浅浅一笑,“大哥的大婚将至,母亲不必顾及我,我又不是孩子!”

    宁国夫人虽然不会日日都来,但是,却一直对她的事情极为上心,知道她不喜欢那些场合,便让人全部拒了。

    还不让任何人来打扰,她喜欢清静。

    “嗯,待此事过后,母亲便陪着卿儿!”

    两人坐在中间的圆桌边,倒了杯水,递给宁国夫人,楼月卿颇为不解,“母亲是有什么事么?”

    宁国夫人无奈一笑,喝了口水,道,“确实有事!”

    来看看她,顺便问她点意见。

    “何事?”

    宁国夫人认真的正视她,随即无奈道,“方才我去了辅国公府,有些事情,我不得不考虑,沛芸是个不错的孩子,心眼不多,也足够稳重,比起其他的世族女子,我还是满意她的!”

    正因为如此,她才选了这个儿媳妇。

    楼月卿不解,“那母亲是何意?”

    宁国夫人温婉的目光看着楼月卿,想了想,道,“卿儿,待你大哥婚后,母亲希望,你来掌家!”

    话一出,楼月卿神色微变,诧异无比。

    掌家,那便是掌握着楼家的府中中馈。

    “母亲,这是何意?到时候大哥娶了嫂子,且母亲尚且可以管,怎么会想到让女儿来掌家呢?这传出去······”

    两个嫂子,还有宁国夫人,这府中,怎么也轮不到她来打理吧。

    宁国夫人轻声道,“卿儿,母亲考虑了许久,你身子也大好,沛芸虽然有这个能力,可如今的她,撑不起宁国公府,你二嫂你也懂得,母亲是绝对不能让她插手楼家任何事宜,你是宁国公府的嫡女,掌家名正言顺,也只有你来掌握府中的权力,母亲才能放心,何况,我的女儿,我相信!”

    蔺沛芸温婉大度之余,威严不够,宁国公府的夫人,要有的,不只是雷霆手段,还要有足够的威仪和气魄,即便面对再大的风波,也要镇定自信,不畏死亡,不畏皇权。

    而蔺沛芸自小学习闺阁女子的修养,却过于温婉,少了该有的气魄。

    而楼月卿,她明白,她的这个女儿,看着和颜悦色,可绝对可以比她厉害,毕竟,这个女儿的不简单,她明明白白。

    楼月卿嘴角微扯,疑惑道,“可是母亲,你为何不自己来?”

    宁国夫人自己都尚且可以,别人都快进棺材了还想着握着权力,宁国夫人如今也就四十,怎么会想着把权力让出来呢?

    宁国夫人闻言,苦苦一笑,“卿儿,母亲不喜欢权力!”

    楼月卿一怔。

    “何况,你大哥也希望如此,母亲累了,待你大哥婚后,他便真正承袭宁国公的爵位,母亲操劳多年,着实是不想继续扛着这个家业,沛芸如今还不适合,母亲思虑再三,你有这个能力的合资格!”

    宁国公府的内权,并非只是管着后院杂事,而是握着宁国公府的暗卫势力和先祖为楚国皇帝打江山得到的丹书铁券,以及楼家军的十万铁骑。

    楼家军有三十万普兵,以及十万铁骑,三十万兵马又宁国公掌握,十万铁骑表面上也一样是宁国公握着,实际上,是由楼家的女主人掌握的。

    蔺沛芸仅是一个大家闺秀,掌握后院大权还可以,这种权力就不行了。

    楼月卿闻言,很惊讶,“母亲,你真的相信我?您知道的,我······”

    我终归不是······

    宁国夫人面色一变,即刻打断楼月卿的话,“卿儿,你是我的女儿,你要记住!”

    ------题外话------

    今天PK结束,谢谢大家的支持,坐等消息,不造能不能顺利过,祈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