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蛇蝎妇人

        容昕浅浅一笑,行了个礼,“昕儿见过表姐!”

    身份同级,但是她年纪小,该行礼。

    楼月卿嘴角微勾,回礼,“表妹!”

    两表姐妹相视一笑,慎王妃看在眼里,瞅着宁国夫人含笑道,“不错,举止大方得体,不愧是妹妹的女儿,和你当年一样,不过,真是可惜了她!”

    可惜什么,她没言清道明,可聪慧如宁国夫人,又怎么会听不出来。

    如今楼月卿已经十七了,在楚京,这个年纪还未出阁为定亲的女子,是没有了,她这一回来,怕是她的婚事,就要被人所惦记。

    而宫中那位,不会放过这次机会。

    宁国夫人淡淡一笑,站起来,看着下面的几个小辈,缓声开口,“我跟嫂子话点家常,你们都先回去吧,卿儿,你和昕儿一直不曾相处过,不如带着昕儿去揽月楼一叙!”

    “是!”

    钟月月和楼琦琦各自回院子,楼月卿带着容昕也去了揽月楼。

    厅内只剩下宁国夫人和慎王妃两个人和各自的侍女。

    慎王妃嘴角含笑,坐在方才的位置上,抿一口茶。

    抬眸,一双精明的杏眸看着宁国夫人,含笑轻问,“听闻你近来也在为楼琦琦那丫头选婿?卿颜已经十七了,你不打算为她寻得一个佳婿?”

    楼琦琦刚及笄,可楼月卿却已然算是个老姑娘了。

    宁国夫人淡淡一笑,缓缓落座,轻叹一声,“卿儿是个有主见的孩子,她的事儿我倒是不急,楚京这些世族男子,何人配得上我的卿儿呢?”

    何况,楼月卿的婚事,非她可以做主的。

    慎王妃若有所思,笑得意味深长,“可你不急,却有人会为你着急,你可相信?最多奕琛大婚之后,宫中便有诏令?”

    楚京各世家的消息,哪比得上宫中的人?

    怕是太后已然知晓,太后如今想要稳固地位,就必须要握着楚国的大权,可摄政王又怎么会让她有机会染指?

    外人都以为摄政王不孝,非但不敬太后,还对外祖家族毫不留情,可她们怎么会不懂?容郅对元太后已经忍无可忍,终有一日会爆发,太后自己也明白,所以,会想尽办法夺得权力。

    元太后本想召楼琦琦进宫为皇妃,可却被宁国夫人以别理由拒绝,她想让楼奕琛娶昭琦公主,可宁国夫人出宫不到三日便为楼奕琛定下婚期,打了太后的脸,如今,只有楼月卿这个深的宠爱的嫡女了。

    宁国夫人嘴角微勾,“宫中召见,自然会进宫觐见,可她若是敢算计我的卿儿,我也不会善罢甘休!”

    宁国公府世代忠君,若是如此的忠诚,却还是被上位者算计,那么,可真的是天大的笑话。

    和其他的开国大将不一样,楼家一直都谨言慎行,并且从不结党,治军严明。

    可如果这样的下场确是让她的女儿遭人算计,她岂会无动于衷?

    慎王妃冷嗤一声,“她有什么是做不出来的?想当年,若不是心思足够歹毒的人,又岂能做的出这样的事情,为了挽留君心,不惜害了自己的妹妹,说是难产去世,可我们都明白,人死怎么死的,若非蛇蝎心肠,谁做得出来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

    后宫妇人的手段,元太后的算是极致了,身为一国之母,本该贤良淑德,可谁曾想,她却是个心思歹毒的蛇蝎女人,自己的亲妹妹啊,她都能这样毫不留情。

    宁国夫人闻言,刹那失神,“若云······”

    元若云,是已故坤王妃的闺名,也是元家的嫡次女,当今太后的同母妹妹,可却成为了她稳固盛宠的棋子。

    楼月卿带着容昕走在宁国公府的后园小径上。

    楼家后院种满了各种珍稀的花卉,五颜六色,争相开放。

    容昕轻笑道,“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踏入宁国公府的后园,果然别具一番风味,这些花卉,想必都是珍贵的花种!”

    楼月卿眉梢一挑,随即莞尔一笑,“应该是吧,表妹若是喜欢,以后常来便是!”

    她对这个初次见面的表妹倒是有些好感,应当是慎王府对这个女儿极为慎重,所以,容昕很端庄优雅,一双眸子也看不出算计,这种女子,想必是慎王妃自小耳濡目染,周身散发着一股书香气。

    慎王妃乃太傅之女,出身书香世家,举止言行都是最好的,且贤良淑德,她教出来的女儿,也有着她的修养。

    容昕嫣然一笑,极为开心,“好啊,以后表姐不要嫌弃我烦人才好,以前母妃总说外面的这些世族女子都是心思不正的,学了一手算计人的本事,母妃自小就不想我跟那些人似的,所以很少让我出门,我到现在都不曾有什么朋友!”

    就连慎王府中她的庶妹,母妃都不愿意让她多接触,外面每每有宴会,母妃也都不怎么让她参加。

    楼月卿笑意渐深,“舅母是为表妹好,表妹应当惜福才是!”

    慎王妃此举,应当是在保护容昕吧。

    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接触多了那些人,难保不会出事,容昕教养极好,慎王妃必然是对这个女儿极为宠爱。

    只有不接触外人,便不会让人有机可乘,只有把她藏得好好的,才能让她看不到那些人恶毒的嘴脸,虽然这样保护的太好,也让容昕少了许多乐趣,可未尝不是好事。

    容昕精致的面庞浅浅一笑,含笑轻语,“我自然懂得,母妃是在护我!”

    楼月卿没说话。

    容昕有一个真心爱她的母亲,她也有,所以并不羡慕,只是保护的方式不一样。

    容昕突然轻声道,“表姐,不如带昕儿去表姐的园子看看?”

    “这样也好!”

    ------题外话------

    容昕是个好人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