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上街

        若是换做他人,宁国公府早已衰落了,可宁国夫人却把宁国公府把持的井井有条,并且在他在军中的几年里,捍卫着宁国公府。

    楼月卿颔首,“确实,母亲受的委屈不少,在我的认知里,怕是只有一个人能够与之相提并论,巾帼女子,不过如是!”

    楼奕琛闻言,有些好笑的看着楼月卿,淡笑问道,“哦?还有谁?”

    他可不觉得还有人可以和他的母亲相比。

    楼月卿狡黠一笑,故作哑谜,“大哥不认识,说了你也不知道!”

    楼奕琛哑声失笑,侧目,眼神温和的看着楼月卿,轻笑道,“小丫头也和哥哥打哑谜?你在外治病,哪有机会认识和母亲一样的人?难不成卿儿是在暗示哥哥,你说的是你?”

    楼月卿脸一黑,无语至极,“什么啊?不跟你说了!”

    楼奕琛宠溺的笑着,眼中倒映出楼月卿绝世的脸蛋,随即站起来,道,“下午无事,你多年未回,想必不熟知邺城,哥哥带你出去走走!”

    楼月卿站起来浅浅一笑,“不了,刚才二嫂便是来寻我一同上街,未时出发,我已经应允了,大哥若是得空,不如待明日吧!”

    “她?”楼奕琛顿默,随即冷嗤,“把主意都打到你身上了,胆子不小啊!”

    眸中划过一丝冷芒,杀气划过。

    楼月卿即刻道,“大哥不用在意,我也不是可以任由他们拿捏的世族千金,这点手段,奈何不了我!”

    楼奕琛轻叹一声,“话是这么说,卿儿自小便聪颖,哥哥也知道你比那些迂腐的闺阁女子聪明,可你在外多年,不知道她们的心肠歹毒,哥哥最怕你出事,我和二弟的婚姻已是身不由己,母亲已经在为琦儿物色夫婿,你已经及笄,你的婚事母亲虽然不急,可你已经回来,怕是会让某些人多事,你要小心!”

    女子十五及笄,楼琦琦已经及笄了,而楼月卿,如今十七,却及笄两年了,宁国夫人却一点都不急,虽然楼月卿也是身体不好,可重要的是,宁国夫人不急,故而如今怕是京城贵女,楼月卿是年纪最大的。

    如今,楼家两个女儿,都到了适婚的年纪,楼琦琦虽是庶女,可宁国夫人视如己出,亲手养育,也是有用处的,所以,太后有意让她入宫为妃,宁国夫人便一直在物色适合的人,尽快让楼琦琦嫁出去。

    他不懂,为何母亲看着妹妹如今年纪渐大,竟然不曾考虑过她的婚事。

    楼月卿笑着颔首,轻声道,“大哥大可放心,已是午时了,大哥快去用午膳吧,我准备一下,也要出门了!”

    楼奕琛也就作罢,“也好,我让暗卫暗中保护你,虽然我知道你身边的人会武功,听雨四人也都可以保护你,可毕竟还是不放心!”

    楼月卿这次没拒绝,“好!”

    如果跟着暗卫,哥哥能放心,也是极好的。

    楼奕琛没说什么,转身离去。

    他走后,楼月卿才转身上阁楼。

    未时一刻,宁国公府门口,停着三辆马车,钟月月和楼琦琦已经在等了。

    比起钟月月身上的华丽,楼琦琦一袭浅绿色的水云缎绣裙,倒是显得清新脱俗。

    楼琦琦因为并非宁国夫人的女儿,所以长相和宁国夫人倒是一点也不像,五官虽精致,却多了一丝娇媚,楚楚动人,更能引起男人的保护欲。

    沉静的站在钟月月身侧,一直很有耐心地等着。

    钟月月确是有些不耐烦了,一直看着门里,就是不见人出来。

    可脸色再差,依旧不敢抱怨,毕竟门口那么多人,要是自己的话传到母亲那里,可就得不偿失了!

    楼琦琦倒是没太在意,静静地站在那里,面色恬静,极具耐性。

    这时,楼月卿带着听雪和莫离一起出来。

    淡淡一笑,“二嫂和二妹久等了,方才大哥去揽月楼看我,聊了许久,竟把时辰忘了!”

    钟月月牵强一笑,“原来如此,还以为郡主忘了这事儿!”

    楼月卿但笑不语,看着楼琦琦,楼琦琦浅浅一笑,盈盈一拜,“琦儿见过姐姐!”

    她是庶妹,该行礼。

    轻轻颔首,倒是没多说什么,“走吧!”

    她对于楼奕闵和楼琦琦,没什么感情可言,此次回来,也不需要可以维持姐妹情深,只要大家相安无事便足矣。

    第一辆马车自然是楼月卿的,楼琦琦和钟月月上了后面两辆马车。

    马车缓缓出巷子,往集市上去。

    楼琦琦坐在马车里,静静不语,倒是她的贴身丫鬟香儿有些许抱怨。

    “小姐,郡主好似并不喜欢您,瞧她刚刚疏远的态度,您······”

    楼琦琦轻声喝止她,“不许乱说话!”

    精致的眉眼中含着一丝怒意,仿若香儿的话错了。

    香儿噤声。

    可方才郡主的态度确实如此啊,哪有一家姐妹如此疏远的,且小姐虽然是庶出,可夫人也是极为疼爱的,这么多年,宁国公府二小姐的才女之名,楚京谁人不知,郡主不过是仗着身份,就对小姐如此冷淡。

    楼琦琦面色如常,淡声道,“姐姐是母亲的亲女儿,又是先帝敕封的郡主,理应如此,以后注意说话,否则你就不用留在我身边了!”

    身份,是永远跨不过的鸿沟。

    香儿颔首,面色惊恐,“奴婢知错了,小姐莫生气!”

    她也只是为小姐抱不平,郡主不过是空有虚名,这些年一直在外不曾回来,可二小姐一直都是宁国公府出了名的才女,夫人也一直对二小姐用心栽培,郡主回来之前,夫人最宠爱小姐,可郡主一回来,夫人的心都在郡主身上。

    楼琦琦沉声道,“以后不许再犯!”

    “是!”

    楼琦琦面色稍霁,转身掀开马车帘子,外面已然是繁华大街。

    吆喝声不断传来,空旷的街道上,摆满了各种小摊贩,各种吃食的香味扑来。

    到处可见的繁华,若是······

    ------题外话------

    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