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宁国夫人

        元太后沉思半响,随后摆摆手,“不用,此事到此为止,待宁国公府的郡主回京,即刻盯着,凤令绝对不能落到容郅手里!”

    “是!”

    此时,一名宫女疾步走进来,“太后······太后!”

    行色慌张,好似天塌似的。

    看着慌乱进来的宫人,元太后淡声问道,“何事慌慌张张?”

    宫人跪着道,“启禀太后,顺德公公来报,说皇上病发了,可摄政王不在宫中,如今太医们束手无策!”

    “什么?”元太后雍容的面色上即刻闪过一丝慌乱,站起来,神色紧张的问,“皇后呢?”

    “皇后娘娘已经在那里了,可是王爷不在,怕是······”

    元太后喝止她的话,沉声道,“闭嘴,哀家这就去看看!”

    宫人即刻低着头。

    元太后这才走下阶梯,扶着王巍的手,走出彰德殿。

    楚京城门口。

    楼月卿掀开帘子,看着远处守着铠甲士兵的城门口,还有来来往往的路人和商贩,即使是城门口,也能听见一阵吆喝声。

    走了那么久,终于回到邺城了。

    楼奕琛看着她兴致冲冲的看着往来的路人,无奈,缓声道,“母亲本来想要到城门口来接你回家,可近来忙着筹备大婚事宜,有些累了,所以我便让她不用出来接你,怕是此时已经在家里等你了!”

    宁国夫人确实是想要出来城门口接她回家,可惜,婚期将至,忙的事情太多,人也有些累,便没有让她出来。

    楼月卿点点头,对此很是赞同,“这样也好,我本也不想让母亲出来!”

    接不接不重要,这些只是形式。

    宁国夫人待她的好,她是明白的。

    楼奕琛轻声道,“母亲很挂念你,这些年,她时常去吃斋念佛,为你祈福,母亲其实并不信菩萨,她说个人的命运都是注定了的,可是,她却总是希望菩萨能护佑你平安常乐,你是她的心头宝,只可惜······”

    “哥哥!”楼月卿打断他的话,嘴角微扯,“不要说了!”

    这些,她都懂。

    是她执意不要回京,不怪任何人。

    楼奕琛抿唇,心疼的看着楼月卿。

    他其实不明白,妹妹到底为何一直不愿意回来,将近十年的时间,独自在外,她其实,可以回来的,只是身子不好,京城有的是大夫治疗,并不需要离开。

    楼月卿浅浅一笑,对着楼奕琛轻声道,“哥哥,你让我看到一个人的影子!”

    眼中的那种宠爱和在意,是抹不掉的。

    真的很像。

    楼奕琛极为有兴趣,“谁?”

    笑而不语,楼月卿没回答。

    她想起了,那三年离奇的经历。

    完全陌生的世界,全都是她所不知道的东西,她不知道自己是谁,但是,曾有一个哥哥,也是用生命来疼爱她,在他的眼中,好似她就是全部。

    可惜,她从来不是属于那个世界的人。

    好似梦,却又那么真实,一朝梦醒,她还是她。

    楼奕琛的身上,让她看到了,黎阳的影子。

    楼月卿的失神,让楼奕琛有些担忧,勒住缰绳,温声问道,“怎么了?”

    回神,笑了笑,“没事!”

    马车徐徐前进,进了城门,走在繁华的楚京大街上,街上吆喝不断,一副国泰民安的繁华样。

    他们的马车是檀木制作,极为珍贵,在大街上引起许多人驻足观望。

    楼奕琛本就是位高权重的大将军,京城重地,自然不少人认出了他,

    连他都在旁边亲自护卫,马车里究竟是何人?

    哪怕是当今皇上,恐怕都不至于让他亲自在旁边护着吧。

    谁不知道楼大将军不靠祖上余荫,以自身能力勇冠三军,十九岁便是一军统帅,如今更是朝中重臣,掌管着楚国四十万大军,怕是就连皇上,都不能得到他的贴身护卫。

    宁国公府府邸坐落在皇城外的,庄严的大门口,两边都立着狮子雕塑,门顶横着一块牌匾,刻着几个金光闪闪的大字—敕造宁国公府!

    大门口,现在站着一群人。

    中间站着一个中年妇人。

    穿着一身淡蓝色的华丽袍子,头上盘起的发髻别着精美的头饰,看起来雍容华贵,被一个穿着侍女服饰的女子搀扶着。

    妇人看起来淡雅高贵,衣裙上绣着高洁清雅的玉兰花,眉若细柳,面庞雍容,一看就知道是个养尊处优的妇人。

    她的身旁,站着男男女女和侍女家丁,还有守在门边穿着铠甲的将士。

    妇人便是宁国公府的夫人,曾经名动楚京的清华郡主。

    和当朝太后以及已故坤王妃并称为楚京三大才女的清华郡主,如今在楚京威望极高的宁国夫人,出身皇家,乃当朝慎老王爷容庆的嫡长女容乐瑶,出身高贵,人人忌惮。

    宁国夫人眼巴巴的看着街口的方向,眼中含着浓浓的迫切。

    等了许久,仍不见人,她不由得有些许担忧,对着抚着她的侍女蔻儿沉声道,“备马车,我要去城门口!”

    都已经未时了,信上说午时便可抵达楚京,可是如今已经未时快过了,可依旧不见人影,不会是路上出什么事儿耽搁了吧?

    蔻儿即刻道,“夫人,再等等吧,许是快到了!”

    宁国夫人还是有些担忧。

    都迟了一个时辰了。

    卿儿身子不好,也不知道能不能受得住这颠簸,从邯州回来那么远,怕是难熬。

    宁国夫人很急切,但是,站在她身旁不远处的几个人心思各异。

    一个打扮较为华丽女子看着宁国夫人那急切的样子,不由得有些不耐烦,扭了扭因为站的太久而有些酸软的腰身,不满的嘀咕一声,“又不是皇上亲临,有必要大家伙儿一起站在大门口受罪么?”

    语气中带着声声不满。

    他们已经在这里站了一个时辰多了。

    话刚出,就被她身旁的男子低声呵斥一声,“闭嘴!”

    男子语气中含着浓浓的不耐烦。

    男子一袭锦袍,头戴冠玉,长得极其俊美,刀削般棱角分明的下巴,一双狭长的眸子极为深沉,周身散发着读书人的儒雅。

    此人便是宁国公府的二公子,楼奕闵。

    而那女子,便是他的妻子,当朝兵部尚书钟元青的嫡次女,钟月月。

    女子讪讪闭嘴,但是,还是有些抱怨。

    宁国夫人有些不安,正想着让人备马车,就听见旁边的蔻儿兴奋道,“夫人,你看,那是不是·····”

    顺着目光探去,只见巷口一辆马车缓缓往这边来,而护着马车的,可不就是楼家的护卫和楼奕琛本人么?

    ------题外话------

    咱们家郡主可是个靠山极大的,不会被人欺负

    求收藏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