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余秋叶,之前我对你太客气。(二更)

        秋天的夜晚开始下雨,

    “咔——”

    一副在他手心把玩的墨镜,就这样被他硬生生捏断了。慕星崇薄唇紧紧抿着,几乎抿成一条直线,阴郁的气息从他身上层层叠叠透了出来。

    过了一秒,就在司机最提心吊胆的时候,男人发话了,

    “拿一把伞给余小姐,”冷漠的话语没有一丝温度,看了一眼她身侧沉睡的孩子,又补充,“不,两把。”

    黑色迈巴-赫很快就停在了路边,她被他从尊贵温暖的豪车上赶了下来,

    下车的瞬间,她的裤脚就已经被积水抽湿,司机把雨伞递到她手里,车内传来男人冷漠无情的声音,

    “余秋叶,之前是我太客气,以至我都快忘记我回来找你是为什么了。”

    说完,黑色窗户上升,彻底把她隔绝在外面凄寒的夜雨之中。

    黑色齐柏林扬水而去,再也没有回头。

    ……

    这场雨来得气势磅礴,一场秋雨一场寒,秋叶身上薄薄的风衣显然抵挡不住。

    星空还在昏睡中,权衡再三,她决定在外面的麦当劳先避一避

    麦当劳,余秋叶把儿子放在联排的沙发坐上,害怕椅子不干净,又把自己的风衣垫在他身下,包包给他当成枕头,

    她自己则坐在对座的椅子上,拿出书本和笔记,认真的开始研究。

    当年因为一场家庭变故,她失去了参加高考的机会,再加上接连几年的封杀,她到现在都没有像样的文凭。

    只有那个一级心理咨询师的证书,是她唯一的身价。

    就在她看得最认真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突然闯出来三个醉汉,站到她身边吆五喝六,

    “哟——小姑娘,这么用功啊!”

    “学生妹,大晚上不回家,跟父母吵架啦?”

    “咦?”三人中有人发现了星空的存在,狐疑的摸摸下巴,“自己离家出走,还把弟弟带出来啊?”

    余秋叶攥紧了笔,她本来就只有二十五岁,现在身上又只穿了一件白色的毛衣,长发飘飘,容颜也是相当清丽,看起来像学生也无可厚非,

    只是她讨厌搭讪,更讨厌醉鬼的搭讪,所以也没什么好气,

    “你们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就请离开,我儿子睡觉不喜欢打扰。”

    “哟——”他们似乎是没有料到,彼此看了一眼,然后高亢大笑,

    “儿子?哈哈,看不出来啊小丫头,你几岁就跟男人一起玩的啊?”

    “哈哈哈哈……”

    余秋叶顿时又羞又愤,惨白的两颊,浮上不正常的红。

    就在这时,玻璃窗外,一辆军绿色的牧马人缓缓减了速度。

    顾默似乎不可置信,五官僵硬着定睛打量那个侧脸有点熟悉的女人,

    直到确定屋里的那个人是她,车子彻底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