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实在想抱的话,可以抱我。

        十分钟后,黑色齐柏林。

    男人坐在驾驶座后座上,女人坐在一旁,

    他们中间,还隔着一个沉睡的孩子。

    空气中静得可怕,慕星崇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方,而余秋叶则是抱紧星空的头,眼泪无声落下,

    原来,就在她走出霍家人视线后没多久,星空就突然昏倒了,那一瞬她整个人都是手忙脚乱的,还是护士告诉她,星空刚才被打了镇定剂,只是睡着了而已,

    余秋叶不知道此时此刻是怎样一种心痛。尤其是当星空在她面前倒下,她却手足无措的时候,她觉得世界好像都暗下来了,

    就在那时,一双高档锃亮的手工皮鞋映入她眼帘,随即缓缓伸出一只修长如玉的手,

    他的手,一直都很漂亮,就这样在她抱着孩子蹲在地上最无助的时候伸出来,仿佛给了她无上的救赎。

    然后,他就这样抱着星空上了车。

    再然后,她也跟了上来。

    “你的……”

    男人低沉嗓音打破沉默,似乎又觉得哪里不妥,换了称呼,

    “霍远洋的家人,平时就这么对你?”

    余秋叶背着他擦干眼泪,嗓音很平静,“你现在看我这样遭到报应,是不是觉得特别开心?”

    十足的火药味,没有一点尊重收敛的意思。就在前面的司机为这位不知好歹的美丽小姐捏一把汗时,慕星崇却有些嗤鄙的笑了,

    “你过得好不好,和我有什么关系?”

    她一下子抿紧了嘴唇,眼泪更加不受控制地落了下来,

    心里好像更难过了,她抱着打了镇定剂才睡去的儿子,嘴唇在黑暗中微不可闻的颤抖,

    他要是知道她这些年为了他究竟经历些什么,他如果知道……

    “好了,”男人的声音打断她,似乎有些不耐,“不要抱着孩子脑袋哭,你眼泪快把他头发弄湿了。”

    很嫌弃的语气,虽然伤人,说的也是事实,余秋叶有些恼羞成怒,刚想开口说话,就听到男人下一句——

    “实在想抱的话,可以抱我。”

    余秋叶一下子愣住。

    还没等她回神,男人却说了下半句,

    “只要你告诉我,他的父亲是谁。”

    秋叶心一下子凉下来一半,淡淡开口道,凉凉的讽刺,“你也看见了,我二十岁的时候就跟霍远洋结婚了,孩子当然也是霍远洋的孩子。”

    “余秋叶,”慕星崇眼底瞬间升起阴暗,“你骗不了我。”

    “对,我是骗不了你,所以哪怕我很想让你猜测星空他是你的孩子,可我还是失败了。”

    她说着,故意笑了笑,惫懒而有些玩世不恭,在夜色里显得愈发神秘而琢磨不透了起来,

    “所以你看,我给他起名叫星空,又和霍远洋闹出各种不合,而男孩五岁和七岁看着本来就没什么区别……慕少东家,我多么希望星空能姓慕,可是DNA和人流手术纪录都摆在那里,我也很无奈。”

    - - - 题外话 - - -

    一更,晚上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