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做慕太太

        “我,我知道了,”余秋叶勉强稳住声音,勉强用对待“病人”的情绪,对待病床上这个美丽却病症恐怖的年轻女人,

    “我会看着办的,接下来你们尽量不要让她接触到活……”

    一个“物”字还没说出来,余秋叶整个人顿时浑身僵硬了。

    头皮一阵阵发麻,只觉得,一把冰凉的东西,抵住了她的后脑勺。

    “秋叶小姐,慕总放话,如果治不好她,你就是死。”

    熟悉的姓氏,熟悉的霸道,隔着七年被禁忌的岁月时空交错飘来,最散在她的大脑之中。

    单单一个“慕”字,星城上下再无二人。

    余秋叶愈发冷静下来,

    “慕总,是谁?”

    空气中,没人说话。

    她一动不动,但也能察觉到房间里现在一下多出了很多人。

    一股熟悉的麝香飘了过来,让她一下恍了心神,

    不知道过了多久,余秋叶突然笑了一下,平静地开口,

    “那如果,我治好了呢?”

    “做慕太太。”

    这次回答她的,是一道冷峻低沉的声音,说话的人就在她背后不远处,置身一片飘荡的白色窗帘中,几乎要融为一体。

    那是一个极致英俊的男人,他也不管这里是卧室,或是床上的女人,就这么毫无顾忌的拿起了一支雪茄。细细地刮弄。

    余秋叶背对着他始终没有回头,声音平稳的没有一丝情绪,

    “我是有夫之妇,还有个五岁的儿子——慕少,对我很感兴趣?”

    慕少。

    两个字出口,让伫立在白纱帘中的年轻男人有瞬间的失神,点烟的动作也停在一半。

    已经很久没有人这么叫他了。

    余秋叶也感觉到了气氛不对劲,脸上的血色一点点褪下去,

    短短几秒钟,往事回忆就在他们彼此的脑海中极快的回放了一遍。余秋叶终于还是忍耐不住,提起包慌不择路地朝外面走去。

    管家上前一步,想追,却被男人淡淡的给拦了下来,

    “叫人送她回去。”

    ………………

    霍家别墅。

    余秋叶回到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甫一进门就看见儿子站在在门口。他耷拉着脑袋,精致的容颜上笼罩着忧郁。

    “星空?怎么了?”秋叶走过去,蹲下身,帮他捡起掉落在地上的小飞机。

    余星空没有说话,甚至眼睛都没有看她,转过身就回角落里继续拼玩具。

    秋叶的心跟着手里一样落空,刚想追过去,就听见婆婆坐在餐桌上不阴不阳的腔调,

    “远洋,跟你说了多少次,虽然咱们这样的家庭在外面养女人很正常,但是动静不要闹得太大,传出去毕竟让人看笑话!”

    霍远洋站在餐桌边,还穿着昨夜的衣服,显然也是刚刚回家,

    他笑眯眯的说,“妈,人家笑话不笑话是人家的事,再说了,咱们家娶了这媳妇,笑话早就让人看够了!”

    “妈,霍远洋,”余秋叶听着他们的冷嘲热讽,声音平静也有道不尽的无奈,“以后拜托不要当着星空的面说这些,好吗?”

    - - - 题外话 - - -

    一段赤果果的婚外情昂~

    完结旧文《唯有爱难言》,新浪微博小池荷-,欢迎勾搭,欢迎调-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