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祈王有千万种办法逼疯鹤卿枝

        鹤卿枝早晨醒来,半眯着眼睛咕哝道:“什么时辰了?”

    “回王妃,卯时过半了,姚姑娘和夫人们来给您请安,所以还是快请起吧。”

    我擦,七点啊,早晨七点啊!

    这些人都不用睡觉的么,七点就来请安那她们是几点起的!

    她愤怒地在床上打了个滚,叫道:“让她们回去吧,不用给我请安。”

    “王妃,这是王爷的吩咐,说是王妃如果不起就等王爷回来亲自叫你。”

    “……”萧君祈你大爷的!

    鹤卿枝愤怒地爬了起来,狂乱地揉了揉自己的头发,眯着眼睛洗漱化妆后,让如柳几人伺候着穿了衣裳梳了头发,这才终于睁开了眼,磨磨蹭蹭去了前厅。

    让她没想到的是,姚龄仙竟然真的带着一帮姬妾来给她请安,并且还是标准的三跪九叩,说是萧君祈特意叮嘱,不能乱了府里的规矩。

    不过她一点也不开心,反而在心里将萧君祈再次骂了个遍。

    你这就是要往死里坑我啊,还嫌她们恨我不够是吧!

    鹤卿枝跟她们无话可说,姚龄仙那张楚楚可怜的脸她不想看,那些话中有话她也不想听,只说了几句面子话就将她们打发回去了。

    吃过午饭,看了会儿账本她就实在撑不住了,趴到床上想要睡个午觉。

    谁知她刚刚睡着,就听如柳叫道:“王妃,王爷回来了,请您去书房,并特意叮嘱洗了脸再去。”

    萧君祈,你是不是跟我有仇!

    她带着浓重的怨气和起床气从床上爬起来,直冲萧君祈书房。

    “萧君祈,你是不是想整死我?”

    萧君祈头也不抬,只是淡淡说道:“过来,研墨。”

    鹤卿枝也跟他较上劲了,没好气地回道:“赵管家不是在,你指使我做什么?没睡醒,不去。”

    赵管家一被点名,立刻身子一抖往回缩了缩。

    姑奶奶哟,您俩吵架别捎带上我啊。

    萧君祈这才抬起头来,看着她问道:“保命原则第一条?”

    鹤卿枝顿时没了脾气,乖乖走过去给他研墨。

    命在人家手上呢,他老人家说啥就是啥。

    “赵管家,打水让王妃洗把脸。”

    鹤卿枝洗干净脸,赵管家才不禁感慨,原来王妃是个美人儿啊!

    怪不得王爷会宠她而不是姚姑娘了,这相貌可差了不止一星半点呢,原来王爷是透过花花绿绿的表面看到了真相啊。

    等奏折都处理完了,萧君祈拿出一样东西说道:“过来。”

    鹤卿枝坐过去仔细一看,发现是张薄薄的人皮面具,上面花花绿绿的跟自己之前的妆有异曲同工之妙。

    萧君祈仔细地把那张人皮面具贴到她脸上,正跟她的五官十分契合,看不出一丝痕迹。

    鹤卿枝对着水盆里看了看,也感慨道:“这东西简直可以整容啊!这下好了,我不用涂那些会伤皮肤的东西了,最近皮肤似乎都粗糙了许多,是该保养下了。”

    萧君祈听着她自言自语,额角不禁跳了跳。

    原来她还知道伤皮肤,看她拿那些胭脂水粉对自己下手的狠劲,他还当她是在扮丑的路上一去不回头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