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交出账本是为谁

        听出这种弦外之音,鹤卿枝便打了个哈欠道:“姚姑娘有心了,钥匙放在这里吧,账本我会看的。

    “至于看得懂看不懂也不劳姚姑娘费心了,现在掌家的毕竟是本妃了不是么?”

    “有那闲心姚姑娘还是多种种草养养花,修饰一下你那美丽的小脸蛋,免得色衰而爱弛啊。”

    姚龄仙表情一僵,下意识伸手抚了抚自己的脸,难道最近生气太多让她形容有损了?

    “哎?姚姑娘你眼下那里莫不是长了斑?”

    姚龄仙一慌,赶紧捂住自己的脸道:“想必王妃还有很多事情要忙,仙儿就不打扰王妃先行告退了。”

    不等鹤卿枝开口,姚龄仙已经匆匆退了出去,赶着要回自己的院子看看是不是真的长斑了。

    这张脸可是她争宠的筹码,她完美的容貌不可有损!

    一出院子,姚龄仙便扯着自己的丫鬟绘春问道:“快看看,我是不是长了斑?!”

    绘春捧着她的脸,左看右看也没瞧出一丝瑕疵来,便说道:“没有啊,小姐很完美啊。”

    “没有?”

    她有些不相信,赶回了院子,对着镜子仔细瞧了半天,确实没看到任何痕迹,这才放下心来。

    绘春这才担忧地问道:“小姐真的将账本就那么交给她了?”

    交出掌家权,姚龄仙竟然没有生气,绘春有些不解。

    看着她的样子姚龄仙便笑道:“鹤卿枝那个草包,大字不识一个,怎么看得懂账本?昨晚本妃才想明白,王爷将账本给她不过是想看她出丑罢了。”

    姚龄仙昨天是生气了,可忽然想起了鹤卿枝之前给萧君祈写过的所谓情书。

    那一笔字写得狗爬一样,错别字百出,她不信这样的鹤卿枝能看得懂账本?

    鹤卿枝毕竟是正妃,萧君祈大概是怕掌家权一直在自己手里会惹人说自己的闲话。

    如果把掌家权主动交给她,等鹤卿枝把这府里闹得鸡飞狗跳,到时候掌家权还不是顺利地回到自己手里?

    霎时间她就想到了萧君祈的苦心,他大约是想找个借口让鹤卿枝失宠,这样他才可以正大光明地来自己这里。

    那天他们一起进宫见了皇后,回来就和好了,大约也只是碍于皇后的施压做做样子罢了。

    她自认为这么多年,府里没人能比她更了解萧君祈的心思。

    这也是为什么萧君祈会宠她的原因,所以萧君祈不说他的目的,自己也能猜到。

    这一切都是为了自己。

    因此她不但不生气,反而开心起来。

    绘春还是有些担心,可看着姚龄仙开心的样子,还是忍着没有说出来。

    而鹤卿枝那边用过早膳就盘腿窝在软榻上,不出门也不用化成花脸猫,舒舒服服地一边晒着暖暖的太阳一边翻阅着那些账本。

    她原也以为自己是看不懂账本的,可是很奇怪,这些她原以为很复杂的账本在她看起来却是很简单,密密麻麻的数字看起来却很是清晰。

    她穿越之前,究竟是什么身份?

    这些记忆来自自己还是之前的鹤卿枝?

    萧君祈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在她在埋头苦学的样子,一会儿皱眉,一会儿提笔在上面做着标记。

    她低头时露出后颈一片雪肤,阳光将她皮肤上细小的绒毛映成金色,形成一幅安静而美好的画面。

    他还是第一次见鹤卿枝认真起来的样子,没想到平时大大咧咧的她还有这么细心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