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面见皇后

        皇后还真是挑了个好时机,倒是帮了他一把。

    鹤卿枝撇了撇嘴,重重叹了口气,不情愿地说道:“那好吧,我去。”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皇后是个性子冷清的人,对鹤卿枝也并不像传言中那么宠爱,所以你见她的时候不必太过亲密。”

    “好。”

    鹤卿枝松了口气,不用亲密就最好了。

    第一次见面的人,要亲密还真不容易。

    翌日清早,鹤卿枝拖着疲惫的身体和一对熊猫眼艰难地从床上爬起来,任由如柳和如梦将她打扮了一番。

    她换上了一身象征王妃地位的紫色锦缎广袖正服,头发也比之前绾得精致得多,上面的首饰多到鹤卿枝觉得脖子都要断掉。

    辰时刚到,宫里的马车就来接她了。

    早晨看不到萧君祈,这会儿出门也只有管家来送,让鹤卿枝心里格外的忐忑没底。

    直到马车停下,她深吸了一口气,摆出了王妃的架子下了马车,如柳和如梦被拦在了凤宸宫门外。

    “儿臣请母后安。”

    一入凤宸宫,鹤卿枝头也没抬,直接对着主位上的人拜了下去。

    片刻,一道清冷的嗓音响起:“起来吧。”

    “谢母后。”

    皇后微微一笑,说道:“卿枝如今嫁了祈王倒是规矩了不少,只是本宫听着倒不习惯了,你还是叫本宫姑母吧。”

    “是,姑母。”

    “来,坐到本宫身边来。”

    鹤卿枝身子一僵,只能硬着头皮挪到了皇后身边坐了下来。

    离得近了鹤卿枝这才敢抬头去看皇后。

    她果真跟画像上很像,四十多岁的年纪,保养得非常好,就像三十出头的姑娘,一身正红色绣金凤的皇后正服,光是端坐在那里也能看出皇后的气势。

    她面上带了微微的笑意,主动拉着鹤卿枝的手,显得很是喜欢这个侄女。

    “听说你前些天病了?”

    “恩,劳姑母挂心,不过一点小风寒,已经大好了。”

    “那就好,祈王待你可好?”

    皇后这种问法,让鹤卿枝的危机感顿时就升腾起来,总觉得皇后的目的绝对不是为了关心她。

    于是她整了整心神,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头应付起皇后来,考验她演技的时刻到了!

    “回姑母,祈王待卿枝很好。”

    说着,鹤卿枝眼中闪过苦涩,把淤青还未消退的手腕往衣袖里藏了藏,正好让皇后看了去。

    皇后当然知道萧君祁对鹤卿枝是深恶痛绝,想必她在祈王府也不会有什么很好的待遇。

    即便她说很好,但她也是能看到她心里的苦的。

    那些宠妃传闻她也有所耳闻,听来不过当做笑话罢了。

    想到这里,皇后不动声色地说道:“你不必哄骗本宫,本宫知道你心里苦。听说祈王府里有个姚姑娘,样貌姣好,很是受宠,祈王冷落你也是正常的。”

    鹤卿枝低头回道:“是,卿枝不敢奢求。”

    “本宫也知道让你嫁给他是要受委屈的,可为了咱们鹤家你也要忍住。”皇后压低了声音,语重心长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