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本王欠你一个洞房花烛

        别人或许还能骗骗,可家人是最亲近的人,她只要有一点不对劲都会被觉察的。

    萧君祈看着她拉住自己胳膊的手,鹤卿枝也意识到了,连忙就将手收了回去。

    萧君祈拍了拍她的小脸,说道:“放心,你现在可是本王的王妃,本王说过要你活着就没人能动你,一切交给本王就好。”

    他语气轻柔,动作亲昵,让鹤卿枝一下就红了脸,敛下了眸子不再说话。

    “何况,本王还欠王妃一个洞房花烛呢,现在死了就可惜了。”

    萧君祈的一句话顿时就让鹤卿枝炸毛了,你妹的洞房花烛啊!

    这个梗要用一年是么!

    你什么时候能把这件事给忘了啊,咱们互不相欠好么!

    谁要你还了啊!

    自从知道萧君祈暂时不会杀了自己之后,她的胆子就大了起来。

    萧君祈把人惹炸毛了,心满意足地起身穿衣,留下两个丫鬟伺候鹤卿枝洗漱。

    鹤卿枝便趁着这个机会问起这里的事情来,要上战场总得先了解一下敌人吧。

    “王妃是皇上钦封的永嘉郡主,当朝丞相的嫡长女,皇后娘娘的亲侄女。”

    听着丫鬟如柳的解释,她笑了笑,好在身份还不错,天之骄女啊。

    “那王爷呢?”她好奇地试探着,毕竟她还不相信萧君祈完全把他当成自己人了。

    如柳顿了顿,又回道:“那是咱们云岐国的七皇子,被人称作苍澜战神,祈王殿下。”

    “战神,那他很厉害咯?”这名号当真有些唬人。

    提起萧君祈,如柳不禁笑道:“是呢,王爷十二岁就上了战场,如今已经是战功赫赫威名远播,整个苍澜大陆都敬畏王爷。”

    鹤卿枝撇了撇嘴,这倒是,昨天他身上那股浓重的杀气,必定是久经沙场杀人无数才积攒下来的,如此更坚定了她要远离这个男人的想法。

    看着镜中美好的容颜,鹤卿枝轻叹一声,拿起桌上的胭脂水粉,朝着自己乱涂一气,直到自己都看不下去了才停手。

    她满意地点点头,一旁的如柳四人早已看傻了眼。

    正巧萧君祈拿了一摞东西从外面进来,鹤卿枝赶紧有模有样地行了礼:“臣妾见过王爷。”

    “你这脸……”

    萧君祈一脸古怪,看过她清丽的样子,再看这副鬼一样的脸,她还真是有些不适应了。

    但想着她大概也是为了模仿原本的鹤卿枝,便没多说。

    他将手中的东西递过去道:“这些是今天大概会见到的人,路上记住。”

    鹤卿枝接过来翻了翻,发现里面每一张上都画了人像,很是逼真。

    旁边写了名字和身份,还有一些基本的情况。

    两人同乘一辆马车晃晃悠悠进了宫,一路上鹤卿枝都在跟那摞画像作斗争。

    鹤卿枝感觉对皇宫很是熟悉,但是对于这里面的人却是一个都记不得,难免有些忐忑,下了马车就不由自主地靠向旁边的萧君祈。

    萧君祈看出她的紧张,却没故意躲开。

    如今她身上只有淡淡的清香,倒让他不是那么抵触她的靠近了,再说皇上皇后面前也得做做样子不是。

    给皇上皇后敬茶异常顺利,他们并未多加刁难或者询问什么,让鹤卿枝大大松了口气。

    不过重头戏并不在这里,而是下午要去的鹤家。

    萧君祈与丞相府向来不和,鹤丞相一家子都在等着这位尊贵的王爷带着王妃回门,可整整等了一个时辰也不见人。

    就在他们都散了的时候却突然接到了通传,祈王和王妃已经到了门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