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当众拒婚

        “那日你在千秋宴上哄得太后甚是高兴。”慕容玉说的毫不留情。

    上官琪闻言,连忙说道:“五殿下这样说,三姐会无地自容的。”

    上官爱看着上官琪,笑得格外温暖如风:“五殿下只是和我说笑的,孝敬外祖母是应当的。”

    慕容玉微微蹙眉,他看不惯上官爱,不仅仅是因为她的懦弱,更加因为他的母妃曾经跟他说过,这个女子很可能成为她的五皇子妃。

    凭什么?就凭她身上有燕氏和慕容氏的血脉?她也配!

    慕容亮一直围着上官琪打转,这会儿倒是有空插嘴了:“燕兄那日不在,没瞧见三小姐的风姿可真是,啧啧……”意味深长。

    慕容玉闻言,更加鄙夷的看了上官爱一眼,索性拉了慕容莲去看正在作词的柳明月。

    “哎……五哥,我还要跟爱小爱说话呢……”

    一旁的燕允珏一直默默地看着上官爱,不知为何,他觉得眼前这个女子根本就不是他所认识的那个上官爱,那种从眼底流露出的高贵傲气,究竟是怎么回事。

    “灵都好,才俊数清凉。自是春花偏得月,那应风流不同赏,谁与话骄阳。”上官瑢柔软的声音吟了一遍,浅浅一笑,“柳小姐的词倒是像男子,洒脱自在。”

    “是啊,琪儿好羡慕柳姐姐的才情呢。”

    “我三哥的诗书才好呢,不然让他来教教五妹妹?”柳明月打趣道。

    上官玥含笑点了上官琪的额头,嗔道:“你啊,少围着某些人打转,才情自然会好的。”有意无意的白了上官爱一眼。

    白衣女子临窗而立,微微侧脸,并没有在意。

    柳明月微微抬眸就看见了她略显忧伤的侧影。不知为何,她总觉得再如何灿烂的阳光也照不进这个少女幽深的心里。

    “三姐也是看书的,说不确定文采也好呢。”上官琪说着看向上官爱,“三姐姐,你来看看,柳姐姐的词。”

    “怎么,最近也通诗书了?”慕容玉嘲讽道。

    慕容莲心中无奈一叹,看见柳明月微微蹙眉,握着笔的指尖也由得紧了。

    上官爱浅浅一笑,一言不发。

    慕容玉本想作罢,可是见她如此便气不打一处来:“你这样低着头好像我们都欺负你一样,做给谁看。”

    “五殿下什么意思,倒是叫我看不懂了。”柳明月终于忍不住,搁下了手中的笔,“再怎说也是兄妹,不是么。”

    “柳小姐误会了,这样低眉顺眼的妹妹,我可消受不起。”

    “这是什么话,三小姐再怎么说也是侯府嫡出的小姐。”柳明月毕竟是大家闺秀,说来说去也只能那身份说事。

    柳明月和慕容玉啊……上官爱心中微微一叹,眼角瞥见上官琪嘴角不悦的弧度时,心中起了一丝波澜。

    “柳姐姐不要说了,五殿下并没有什么恶意。”

    多么惹人怜爱的嘴脸啊。

    “燕哥哥,你劝劝,只是出来玩,不要因为三姐姐就闹不愉快了。”

    多么通情达理的妹妹啊。

    “五小姐,你别难过,不是吵架。”慕容亮不禁疼惜佳人。

    多么叫人厌恶的情景啊!

    听见上官爱宛如清泉的声音缓缓吟道:“昏鸦尽,小立恨因谁。急雪乍看翻香阁絮,轻风吹到胆瓶梅。”嘴角始终带着浅浅的微笑,不多不少。

    众人一时间都不由得看着她走到案前,提起那支笔,缓缓写下一句:“心字已成灰。”

    不知为何,燕云珏看着那行行云流水的字,心中不是滋味。

    “我知道,这首词并不应景,但是却很应心。”上官爱搁下笔,抬眸看着慕容玉:“五殿下不用横竖看我不顺眼,贵妃娘娘的意思,殿下不愿意,我也不愿意。”

    慕容玉微微一愣,蹙眉看她。

    一旁的慕容莲则有些担忧的看着慕容玉……

    上官爱笑的愈发温柔迷人,听见她柔声道:“就像燕公子说的,就算是讨好太后,我也不会嫁给你的。”

    上官琪他们都是一愣,一脸震惊的看着慕容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