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洞若观火

        慕容霄自阴影中走去,俊俏的脸上挂着一贯的笑容,却在月色下柔和了几分:“三小姐还真是洞若观火啊。”

    “殿下谬赞了,不知殿下有何指教。”声音清冷的如同山泉。

    “我只是想知道,你怎么知道那幅画是赝品。”单刀直入。

    上官爱闻言抬眸看他,黑白分明的眸子在月光下流动着什么:“殿下就是殿下,无论何时最关心就是自己。”

    “三小姐此言何意。”

    “没有什么,赝品就是赝品,迟早是要被人拆穿的。”上官爱从心里厌恶这个人,每次看见他就像看见噩梦一眼,喉间都不由得涌出鸠酒的甘甜。

    那是死神的味道。

    慕容霄见她一瞬间就冷了颜色,心中不由得一顿:“你讨厌我?”

    “殿下说笑了,我们不过一面之缘,何来讨厌一说。”

    “可是……”

    “殿下,更深露中,我该出宫了。”上官爱不想跟他多费口舌,福了福转身就走。

    “你等等……”慕容霄居然有些着急,伸手就想去拉她,却只感觉到她的云袖从自己的掌心拂过。他还想追,却见侍从雷长匆匆而来:“殿下。”

    “怎么了。”

    “陛下急招,岚州出事了。”

    慕容霄闻言微微蹙眉,然后便和雷长匆匆离去了。并没有注意到原本离开的上官爱停住了脚步,远远地听见了“岚州”二字。

    岚州?上官爱往宫门慢慢走去,心中盘算着这两个字。前世里她足不出户,整日里除了小心翼翼的想着谭氏的心思,并不在意外面。所以这一年岚州到底出了什么事呢?

    那晚,回府的路上,马车里格外的安静。上官爱一门心思想着岚州的事情,而上官琪母女则在想着今后要怎么对付这个嫡出的三小姐。

    日子没过两日,上官远峰就回城外的军营去了,还带走了老二上官瑁。临走时吩咐账房拨了一些银子给上官爱,还特意吩咐了谭氏好好照顾她。上官爱现在还记得谭氏当时眼中闪过的寒意。

    她也只能淡淡的微笑,其实,要不是上官远峰心中国比家大,她这个长公主的女儿也不会过的如此潦倒。

    没多久,上官爱就打听到了岚州的事情。

    “原来是水灾。”上官爱停了手里的动作,微微吃惊的看着莲心,“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听说皇上已经决定派三皇子去赈灾了。”

    “是啊,算来正是这个时候呢。”上官爱的嘴角浮出一丝笑意,看着自己刚刚浇过水的兰花,若有所思。

    “小姐似乎很在意这件事,为什么?”莲子接过上官爱手中的水壶,不由得问道。

    “在意又有何用。”她又做不了什么,至少现在的她还没有力量去阻止他。

    “小姐,雁王殿下来了。”莲心匆匆进来,跑的满头大汗。

    上官爱一愣:“谁?”

    “怎么,才几日不见,就不记得本王了?”男子一席丁香色的锦缎长袍,手里的漆黑的檀木扇百无聊赖的转着,一双凤眼含着笑意一瞬不瞬的打量着上官爱:“你今日倒是素净。”

    “自己家里,不知有客,失礼了。”上官爱微微垂着眸子,盘算着雁王跑来找她做什么。

    “你又在想什么呢。”慕容冲倒也不见外,自顾自的在她的院子里打量着,“这院子也太寒酸了,好歹也是堂堂侯府。”

    “小女住处自然比不得王府。”

    “回头本王叫人来帮你休整休整。”

    “王爷说笑吧。”上官爱抬眸看他,嘴角含着浅浅的笑意,“您才回灵都就叫人帮我收拾园子,不妥吧。”

    “有何不妥,本王要是每次来都看见这样寒酸的园子,多破坏心情啊。”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谁叫你来了!上官爱真不知道这人的脑子是怎么长的。

    “王爷今日来是为了何事。”

    “给你送孔雀呀。”慕容冲环臂看着她,“皇后说送你了,我可不得送来么。”说着忽然倾身上前,轻声道:“看来你挺关心那个慕容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