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抽丝剥茧

        “上官爱,你休得胡言!”说话的是慕容澈,都知道这位大皇子平日里性子最好,此刻却满脸怒容,面颊泛红,“你一个小姑娘,怎么能性口雌黄。”

    上官爱回眸看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闪着粼粼波光,却如同月色下的湖水一般静谧,叫人不由得连怒火也熄了三分。

    慕容霄缓缓放下手里的杯子,微微蹙眉:这不可能,上官爱怎么会知道这画是假的。

    只见女子缓缓起身,拾阶而来,宛若仙子,叫人不由得屏息凝神,仿若是看一位绝色美人自画中走来。

    她自然知道这画是假的,前世里,慕容霄千方百计的将这幅赝品送到慕容澈的手中,让他欣喜若狂。也是因为慕容澈之后为了帮谭宸妃达成愿望才在皇帝五十的寿诞上献上这幅画,被人当中揭穿是赝品。

    皇帝以为自己这个儿子爱画如命难堪大任,直接发配去了封地为王,自此与皇位无缘。那个时候上官爱已经是三皇子妃,在他眼中自己的夫君只是不想寄人篱下,他想做太子简直是太天经地义了。

    现在……上官爱朝着那副画缓缓走去,他们早了一年相遇,那么命运早就被搅得天翻地覆了。

    正想着,长长的羽睫微微一动,这嘴角就浮出了个温柔的笑容。纤纤素手,指尖轻轻的划过那副画,那么优雅从容。连慕容澈的目光也跟着她的指尖游走,完全没有看那副画。

    忽然见她指尖一紧,居然从边缘毫不犹豫的撕下了一角!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慕容澈立马急了:“你做什么!”

    慕容玉眼中闪过一丝狐疑,听见身边的慕容莲说:“她还真的撕啊……我都听见大哥心碎的声音了。”

    慕容玉:……

    “殿下还没瞧见么?”女子轻声道,一点儿也不为所动,“玄机在下面一层,这样巧的心思,难怪殿下会上当了。”

    大皇子一愣,急忙上前,果真看见上官爱撕下只是表面一层画纸,下面居然还有一层画纸,那纸张细细一看便知道是近些年的,他心中不知是什么滋味,居然伸手一点点把上面一层画剥下来,渐渐地露出了下面的那副画,并不全,但是确实依稀看出是大家的作品……

    “是叠画……”慕容澈有些沮丧,“这幅画我找了许多人鉴定,都说是真迹。”

    “其实殿下好好想想,那些人都是画坛举足轻重的人,怎么会抵不过我这个小丫头。居然众口一词说是真的……”上官爱微微垂着眸子,看不清情绪。

    慕容霄看着女子的侧影,一个十四岁的小丫头,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就已经是风华绝代的佳人了,叫人不忍移开目光片刻。

    还毁了我的一招好棋。慕容霄挑唇一笑,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上官爱,你怎么能在大庭广众下叫我儿难堪。”谭宸妃脸色非常不好,站起身趾高气昂的看着上官爱,“你以为这样别人就不知道你仗着谁的势了么。”

    燕太后看了谭宸妃一眼,脸上不悦。

    上官爱微微一福,刚要说话,就听见一个极其好听的声音笑道:“哈哈哈,好仔细的心思,好奇妙的女子。”

    众人一愣,纷纷朝着门口看去,只见一紫衣玉冠的男子姗姗来迟,含笑的凤目似乎有星河,璀璨夺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