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借题发挥

        上官琪定定的望着,眼里恨不能沁出血来:“怎么会是她!”

    柳明月已经被晃的挪不开眼了,闻言不由得低声问道:“你认识她?”

    上官琪咬唇不语,只死死的盯着上官爱绝美的侧颜,恨不得咬破了嘴唇。她此刻已经无暇看到身边的谭氏比她更愤恨。

    太后被身边的辛女官扶着落座,众人也纷纷随着帝后落座。只有上官爱站在那里,接受众人的瞩目。而她淡雅的神情仿若受人瞩目是一件极其自然的事情,让人不由得觉得她从骨子里就带着众人无法企及的高贵。

    “五哥,这位妹妹好美啊,看着眼熟呢。”四公主慕容莲坐在一侧,一手端着酒杯,笑颜如花。

    五皇子慕容玉闻言微微蹙眉:“是那个胆小鬼,你不记得了?”

    女子一愣,随即嗔道:“五哥真是的,自家妹妹总这样说她。”说着望着上官爱侧颜,笑道:“如今看来,不像是胆小鬼了呢。”

    慕容玉微微撇开眸子,自顾自的喝酒,没有接话。

    “臣女上官爱拜见皇上,皇后。愿皇帝陛下万岁安康,皇后娘娘千秋永寿。”上官爱盈盈一拜,那姿态比较深惯养的公主还要熟练流畅。

    “原来是爱儿,朕许久不见你,已经出落成大姑娘了。”

    “是啊,不愧是朝和公主的女儿,果真是绝色倾城。”皇后笑的雍容华贵,“本宫记得这七彩琉璃云纱是公主生前最爱的,母后还真是疼爱外孙呀。”

    燕太后欣慰的看着上官爱,悠悠道:“爱儿是朝和的女儿,哀家的亲外孙,这衣服首饰赏她再好不过。”

    “母后说的是。”

    众人一时间纷纷窃窃私语,要知道燕太后是最疼爱朝和公主的,公主早逝之后,燕太后命人把公主大半的遗物搬进了祈寿宫,整日以泪洗面,还差点儿哭瞎了眼睛。如今……看来这个上官爱已然代替朝和公主成了她的心头肉了。

    上官爱对众人的猜测不以为意,听见太后忽然说道:“爱儿,过来坐。”

    上官爱宠辱不惊,乖巧一笑:“谢太后。”然后便坐在了太后的身侧。

    谭宸妃自上官爱进来,眼珠子都不会转了,此刻见她安然坐在了太后身侧,不由得向大夫人看去,眼中满满的疑惑和不满。

    原本应该艳压群芳的明明是上官琪,如今看来,简直是不能比呀。

    岂有此理!

    谭氏撇过眼,怪不得这小蹄子进宫穿的这么素净,原来是跑去祈寿宫讨太后同情了。

    “娘。”

    谭氏看着女儿,安慰道:“别担心,一件衣服撑不起什么门面。那丫头身无长物,很快就要丢人现眼了。”

    上官琪闻言一愣,随即咬了咬唇,但愿如此。

    “皇后娘娘,澈儿最近得到一幅绝世真迹。”谭宸妃说着含笑看了一眼坐在众皇子首座的大皇子,慕容澈。

    慕容澈今年已经二十有二,是唯一已经已经娶妻的皇子,生的是温润典雅,平日里醉心书画。虽然当今陛下至今没有立储,可因为他性子柔软,即便是皇长子也不被朝臣所看好。但是平日里人缘倒是挺好。

    此刻,听到宸妃提起,慕容澈立马就想起了那副已经绝迹两百多年的《鬼寿图》,一时间脸色有些不好起来,可是既然母妃已经开口了,自己又怎么好回绝。

    “母后,儿臣寻觅多年,终于得到这幅《鬼寿图》,今日是母后芳诞,儿臣自当献上。”言语之中并没有一丝不情愿。

    上官爱几乎是一瞬间就想起了那副画,嘴角不经意微微上扬。

    慕容霄远远地瞧见那抹笑意,不知为何,心中闪过一丝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