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脱胎换骨

        上官爱微微一愣,现在是春天,宫里近期并不会有什么宴会,只有皇后的千秋节。

    伏皇后啊……女子心中微微一叹,想当年自己跟慕容霄差点儿双双死在她的手里。后来无数个夜里她都想多若是当初死了便一了百了,也不会痛苦了那么多年。可是现在……上官爱心中冷笑:要是当时死了,自己又怎么会知道慕容霄和上官琪的真面目,岂不是死了也是个糊涂鬼!

    “你我还未及笄,爹爹不一定代我们入宫的。”上官爱并不在意,她知道上官琪从小就生的粉雕玉琢,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似乎会说话。如今不过十三的年纪却已经有倾国倾城的端倪了。

    也是因为这样她很喜欢凑这些热闹,听别人或明或暗的夸奖。

    “姐姐说什么,你我是嫡女,只要跟爹爹说了,爹爹自然愿意的。”上官琪亲热的拉着上官爱的手,说到“嫡女”的时候眼中分明闪过一丝什么。

    “上官爱,有你在一日便时时刻刻提醒我,我娘是继室,我只是庶出。只有你死了,我才会心安理得的做我的嫡出小姐!”

    其实一切从来都如此明显。

    上官爱不着痕迹的柔声道:“我大病初愈,不便进宫。”

    “三姐,听说今年雁王殿下回来了,许多千金小姐想去凑热闹呢。”

    “雁王?”上官爱淡淡一笑,“五妹妹是不是看上这位雁王了?”打趣一般。

    上官琪闻言脸一红,嗔道:“姐姐真是的……明明是自己躲懒。”

    “好啦,我就不去了,你不如叫大姐陪你吧。”

    “听说三妹好了,我看是果真呢。”忽然听见有人笑道。

    上官爱站在廊下微微侧头就看见了缓缓走来的两位俊俏公子,浅浅一笑:“大哥,二哥。”随即又看见了跟在他们身后的高挑女子,“二姐。”

    上官玥看见上官爱就气不打一处来,整天一张死人脸,真以为自己是嫡出小姐就高人一等了,明明是个胆小如鼠的讨厌鬼。却不想居然有胆子反口大姐,害她到现在还跪在祠堂。

    上官璟上前道:“三妹的气色确实好多了,母亲让我们有空便来看看。”

    大公子上官璟今年已经十八了,也是二夫人许氏所出,如今已经入仕,乌黑的眉毛,幽深的眸子,像极了年轻时的武平侯。平日里不苟言笑,一派少年老成的模样。

    “多谢兄长关心,爱儿午后便会去给母亲请安,也好叫她不必挂心了。”

    “如此就好。”上官璟说着看向站在桃花树下的上官琪,然后就听见身边的人没好气道:“三妹这回真是叫人大开眼界了,害了大姐不说,还平白翻出那些个陈年旧事,害的母亲也心中不快。”

    说话的是武平侯次子上官瑁,只大了上官爱一岁,生母是四夫人池氏,只是这些年一直养在大夫人膝下,至于池氏……上官爱垂眸浅笑。

    “二弟。”上官璟微微蹙眉,就知道他一路跟来没有好意。

    “二哥这话从何说起,我被母亲误会的时候大姐没有说一句,我不曾怪她什么。如今爹爹明察秋毫,我倒是恶人了。”上官爱不急不缓,嘴角依旧含着浅浅的笑意,“若是二哥真的心疼大姐,大可以也去祠堂陪着,我想这样爹爹说不定还能心软放了大姐。”

    “你……”

    “哦,还有一件事情。”一阵清风拂过,上官爱抬头轻轻的拂过自己耳边的碎发,笑的温婉动人,“所谓陈年旧事并不代表没有发生,前世因后世果,母亲既然做了也就怨不得大姐怪她。”

    一众人站在是院子里怔怔的看着她,一时之间气氛安静的诡异。此间阳光明媚,繁花似锦,春风浮动下女子含在淡淡的笑意站在阳光疏影里,肤如凝脂,宛若仙人,可是却让人不由得心生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