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私情暴露

        上官瑢是二夫人许氏的女儿,今年已经十七了,生的是瓜子脸,柳叶眉,一双月牙儿似的眼睛,笑起来很是可亲。只是,她不常笑,总是垂着眸子,一副沉默寡言的样子,似乎总有什么心事。

    此刻上官远峰看着自己的大女儿一袭月色长裙站在那里,抬手就将一个荷包扔在了她的脚下,蹙眉道:“瑢儿,你瞧瞧,这可是你的。”

    上官瑢垂着眸子,看着脚边的荷包,眉梢微微一动,淡淡道:“回父亲,不是女儿的。”微微抬眸便看见了坐在上官远峰身边的上官爱,此刻她脸色苍白,瘦弱的肩膀在宽大的披风下瑟瑟发抖,显得楚楚可怜。心中有一些不忍,可是往日里对她得怨恨终究是磨灭不掉的。

    “老爷,瑢儿一向乖巧懂事,既然说了不是她的,我看就不是了。”大夫人淡淡道。

    上官远峰微微蹙眉,还没来得及说完就听见上官爱哽咽道:“大姐说荷包不是她的,母亲相信,女儿说不是我的,母亲便不信……终究是女儿无德,不得母亲信任。”

    谭氏一愣:“你这叫什么话,这荷包上绣的是梅花,全府上下都知道你爱梅花,瑢儿爱菊花。再说了,那周先生也没有否认这荷包是你送的呀。”

    “母亲知道大姐爱荷花,可又知道周先生是爱梅花的。母亲大可以看看,这荷包里的香料可是现下有名的八月菊香,再去铺子里打听一下到底是我去过还是大姐房里的人去过。”上官爱字字珠玑,抬眼见谭氏和上官瑢脸色都不太好,微微一叹,“母亲说先生没有否认,可他又是否承认了呢?”说的是泪眼朦胧,一脸的委屈。

    上官远峰心中已然清明三分。

    “爹爹,女儿愿意跟先生对峙,他若亲口说这荷包是女儿送的,女儿便认。”话虽然这样说,可是上官爱此刻的表情却是咬牙一般,强忍着委屈似的。

    上官远峰看了看三女儿,又看了看一言不发的大女儿,终究说道:“单青,去请周先生来。”

    单青领命而去,没多久就领了一青衣玉冠的年轻人进来。男子长身玉立,五官端正,神色温润,举手投足都是一派谦谦君子的模样,这便是周太傅的次子,周煜。

    这个周煜也算是个是个风流人物,四年前就中了进士,可是之后却没有步入官途,只爱诗书,这两年却忽然跟大皇子慕容澈走得很近。大皇子的母妃是谭宸妃,正是大夫人的堂姐。所以当谭氏提起要给家里子女去请一位教书先生的时候,周煜便成了不错的人选。

    此刻周煜看了看上官远峰,行了礼,又看了一眼上官瑢,浅浅一笑:“不知侯爷叫晚生来有何吩咐。”言语间似乎并不在意之前的荷包事件。

    “周公子,今日老爷回来还是想问问之前那件事。”谭氏似乎有些难于启齿,“爱儿一口咬定这荷包是瑢儿送与你的,请你来是想听你的说法。”

    周煜闻言,似乎有些吃惊的看着上官爱,良久才说道:“这个荷包的确是三小姐拿给我的。”

    谭氏冷冷一笑:“老爷……”

    “先生。”上官爱打断她的话,声音不大,有一丝柔弱,“你知道你长的像谁么。”

    看似一句不着边的话,谁料上官瑢却忽然急了:“三妹你胡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