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钓鱼

    这两人跟着庄柔他们,轻车熟路的到了香满楼,都不用吩咐就直接要了个二楼的厢房,大手一挥就让小二把好酒好菜都送上来。

    庄柔没跟着上来,而是先让他们进去,她直接回了衙门。过了片刻,便带着马德正和其它三名应捕走了上来。

    她在县衙中没看到小郡王,据马德正说是回自家别院吃饭去了,等吃完休息一会再来。到是那安阳伯没回去,在停尸屋子外面被管家摆了一桌精美素菜,坐那边吃边守着了。

    “各位大哥,想吃什么只管点,今天就由这两位做东了。”庄柔推门进入厢房,指着屋内那两人便说道。

    马德正他们还以为是庄柔请客,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手脚如此快,马上就找到了冤大头。看这两人的派头和衣服料子,就算不是大富大贵之人,也是家景不错啊。

    想到这,四人便选了位置坐下,凉菜和酒就先端上来了。

    庄柔坐下后,先举杯站起来对众人说道:“各位大哥,我叫庄柔,从今天开始就和大家一起任职了。到时有钱一起赚,有锅一起背,我先敬大家一杯。”

    马德正已经打听过了,她的哥哥虽然无官职,却是国子监有名的学生。连那些大官家的子弟,都要敬他几分,有时还被打手板子呢。

    于是,他就笑得谄媚的说:“小柔啊,以后大家就是一家人了,有什么事你就只管说。我这个老大肯定会罩着你的,像你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在我们这小破衙门里面,就像落尘的珍珠一样。”

    “这些像狗/屎的家伙,你要打要骂可千万别客气,我会单独给你弄一间房出来休息,千万别让他们过了跳蚤。”

    庄柔没想到他连自己的马屁也拍,赶快摆摆手说:“不用、不用这么麻烦,我觉得现在满好的。”

    “那就祝庄妹子早点洗刷冤屈,到时候我们再聚一桌!”刁一举着杯说道,刚才他没弄清楚,差点敲诈了小郡王,还以为肯定没饭吃了,没想到又混了顿饭吃,心情格外的愉悦。

    只要有便宜可占,他才不管马德正这个老头又在说什么,赶快先把破完案的下餐给霸占掉。

    旁边坐着的胖子,盯着面前桌上的白切鸡,吧唧着嘴问道:“酒已经喝掉了,可以吃了吧?”

    “牛大勇,你干什么啊,又不是没吃的。”那名长得很丑的应捕叫吴仁药,潇洒的一甩头,手撑着下巴就自信满满的笑道,“小柔妹妹,晚上要不要去看灯?”

    庄柔赶快摆手说道:“不了,我哥管的紧。再说三天比限一到,要是破不了案子,我可是要吃板子的。”

    吴仁药便对她扔了个媚眼,深情的说:“没事,等案子破了,我去找你哥说说。跟我这样的人出去,你哥肯定一百个放心。

    众人一阵发寒,被他弄得只犯恶心,东西都快吃不下去了。

    啪!

    旁边的马德正一巴掌就打在他的头上,喷着口水沫子就骂道:“现在大家正在吃饭,人丑就别说话,你扔个媚眼快恶心死我们了!”

    吴仁药捂着头,满脸委屈的说道:“老大,虽然我知道你长的丑,可也别嫉妒我的容貌啊,这可是天生的。你连孙子都快有了,别看到有女孩喜欢我,就想要破坏好不好。”

    “呸!”马德正狠狠的骂道,“闭嘴吃饭,再敢给我乱扔媚眼,我就抽死你。”

    随后,他咬牙切齿得提醒道:“别怪我不告诉你,县令大人最讨厌别人说长的好看。以后别再提你那张老脸,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吴仁药惊骇的看着他,发现老大是认真的后,才小心翼翼的问道:“那有女孩总对我有意,这个也不能说?”

    “……”马德正无语的看着他,仔细想了想小郡王肯定女人多吧,这种应该不会触到他的逆鳞,才没好气的白了吴仁药一眼,“爱说就说吧,反正也没人对你有意过。”

    听到可以说这事,吴仁药总算是松了口气,拍了拍胸口说:“真是吓到我了,还以为连这个也不能说,会让那些女孩伤心的。”

    庄柔不太懂,他哪来的自信,竟然说出这种厚颜无耻的话来。不过仔细一想,好像这衙门里的应捕就没一个正常的,瞧着就像是别处不要扔过来的一样。

    林飞不想和他们同流合污,也不用人招呼,更不想看到吴仁药的脸,只是和那两名书生一样,低头自管拿着筷子夹菜喝酒。

    可是他有些不解,为什么都没夹几筷子,盘中就只剩些葱姜蒜了。热菜都还没上,四大凉菜就没了,他拿着筷子抬起头,想看看到底是谁吃的。

    这一看,就见对面那胖子的碗边,堆满了白切鸡的骨头,感觉整只鸡都在那了。而此时他还抓着一大把凉牛肉,使劲的往嘴里塞。

    他吃得满脸都是油,肉渣子都粘在了脸上,林飞的目光只能落在他的嘴上,看着那些牛肉被一堆堆的塞进嘴中。吃得那叫一个可怕,感觉放个人在他的面前,恐怕都会被吃了。

    那两名秀才也被牛大勇的吃相,顿时半点胃口都没有了,简直就像是看到饿死鬼投胎一般,就算吃得下也没那个勇气和他抢吃的。

    “喂,你悠着点啊,小心别给噎死了!”庄柔睁大眼睛看着牛大勇,马上想到了以前那些流民,常常也是饿成这样。

    有一回实在是没东西吃了,抢观音土时场面就和现在一样,那些狼吞虎咽吃得最多的人,最后都腹胀被土撑死了。

    牛大勇这时已经把手上的牛肉都吃完了,很没礼貌的舔着手指,眼巴巴的问道:“热菜怎么还没上来呀?我还饿着呢。”

    庄柔也无语的看着他,还好这时厢房门打开,小二又来送菜,才缓解了厢房中尴尬的气氛。

    总不能让牛大勇一直吃菜,别人还要不要吃了,她便让小二送一桶饭过来,让牛大勇吃个够。

    看到大白米饭,牛大勇几乎是咆哮着寻了个大汤盆,打了饭抱在怀中就开吃起来。

    马德正他们已经习惯了,拼命的和牛大勇抢吃的,整个餐桌上已经容不下庄柔他们四人了。

    庄柔喝了口茶,没有再动筷子,目光落在了马德正几人身上。他们身上的应捕服已经洗得发白,袖口处早就磨得起毛,还好没打上补丁。

    到是坐着吃东西时,应捕服下面的裤子上打了好几个补丁,就连捕头马德正也是如此,真是相当的穷。

    她有些不解,总是听说应捕平时鱼肉百姓无恶不作,怎么可能会穷成这样?

    两名秀才虽然有付帐的准备,但还是被吓了一跳。点过的菜已经上完,他们连块菜皮都没抢到,而且还根本不够吃。完全不问他们一声,马德正就自己让小二上菜了。

    足足吃了一个多时辰,要不是庄柔提醒再吃下去,可能小郡王都来了,大家才意犹未尽的停了口。

    马德正还让小二把剩下的菜全打包了,又多点了两坛子酒,这才提着几大个食盒叼着牙签带着吴仁药他们走了。

    “多谢两位公子的款待,今天真是吃得尽兴啊。”庄柔拱手对坐在桌前,捏着空钱袋的两人说道。

    深深吸了一口气,其中一人便开口道:“什么时候,能让我们回去了?”

    庄柔站起身来,做了个请的手势,“那就请二位移步豆湖县衙吧。”

    话音一落,两人顿时忍无可忍得拍桌站了起来,“你明明说不去衙门,现在鱼肉了我们一顿,又反悔要带我们去了!”

    “可你们已经到了呀,县衙不就在街对面吗?”庄柔指了指窗外说道。

    “什么!”两人往窗口看去,就见刚才那群讨厌的应捕,正提着食盒走进了对面那破宅子中。

    庄柔笑道:“走吧,又没抓你们,怕什么啊。问点事就走,安阳伯可就在里面,你们不去他还不得跳出来,质问为什么一起在那喝酒,你们没事他儿子却死了。”

    两人气得捏紧拳头,忍了半晌最后只得自认倒霉,但请求能不能派两个人回家送个信。他俩是半夜跑出来玩的,住的近所以结伴出来连个下人也没带。

    想必现在,家人都不知道他俩干什么去了。

    庄柔却只笑了笑没答应,只说问完话便可以走,用不着通知家人。这么怕家人担心,不如早点过去县衙中,问完便可以回去了。

    两人垂头丧气的跟着林飞下楼,脚下如灌铅一般,慢慢的向街对面移去。

    突然,就听到有人喊道:“李兄、王兄,你二人这是要去何处啊?”

    两人抬头一看,顿时满脸惊喜得喊道:“许兄救命啊!傅兄昨晚死了,我们被当疑犯给抓了!”

    “什么,有此等事!”那男子一脸诧异的说道,不敢相信昨晚还好好的人,竟然一夜之间就没了。

    庄柔抱着手笑眯眯的站在旁边,看着这个温文儒雅,长得一副好皮囊的许公子。

    她突然冲着林飞眨了眨眼睛,弄得他是一头的雾水,然后就走上前去,挑眉笑道:“许驸马,也请你到县衙走一趟,有些事要请教你一下。”

    许一恒看着她,露出个诚恳的表情,“自然要去,傅兄突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我等怎么能袖手旁观。只要有用得着许某的地方,许某一定会尽力而为。”

    “那最好,三位请吧。”庄柔笑眯眯得说着,就做了个请的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