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三月桃花

    六年后,又到了三月桃花开时,虽然还有些凉意,但京城各处已经有不少出来借赏花吟诗游玩的文人。

    戏鱼楼乃京城一处知名的酒楼,华丽的七层楼台能够看到不远处彩芸湖边的桃花,是赏花最佳的场所,也是文人最喜爱的地方。

    五楼一间厢房中,正有十来位公子在借着美景谈笑风生,好不热闹。

    “要我说这佳人难得,不光看人还得看家世背景,必须谈得来才行。各位兄台家中都有妹妹,不如舍一个嫁给我如何?我们把酒当歌,亲上加亲,岂不是一桩美事。”一男子畅怀大笑道。

    在座的男子都白了他一眼,“成子睿,有未出嫁的妹妹也不会嫁给你,不做妾不说,你家夫人那母老虎的大名,全京城谁能不知。”

    “对,如果要嫁的话,学文兄可还没成亲,又有学识,自然是最佳人选。”这时有人附和道,大家都成婚的早,但有一人可是已经二十八岁了,却还是独身一人。

    庄学文正坐在靠窗的位置,品着小酒侧头看着楼下的街景,突然听到说自己的名字,便转回头冲大家笑了笑,“妹妹未嫁,我可不愿意娶亲来让她受气。”

    “得了吧,就你家的那位祖宗还能受气?”成子睿一听便嗤之以鼻的说,“全京城的女子我都敢娶,就你妹妹我可不敢要,简直比我家的母老虎还要可怕。不会是你害怕她,所以才不敢让别的女子嫁过去受祸害吧?”

    此话一出,众人都停止了喝酒,心有余悸的看着他,庄学文宠妹那是在国子监学子中出了名的,说他坏话没问题,但是要说他妹妹那就是找死了。

    庄学文微微一笑,顿时让人有种如沐春风般的愉悦感,他眯眼说道:“老师告诉我,皇上想安排几名国子监的学生,进入大殿听朝事。这是为了让学生们能够接触朝政,而不是空谈国事,,这人选还在选定之中,我想在座的各位兄台应该有人会入选。”

    众人愣住了,这事可根本没人知道,简直就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还没考就能入朝旁听,虽然不能开口说话,可是能让皇上记住自己,还能早些感受一下朝上的那种争斗。

    能进国子监的人,家中大多都有人在朝中当官,兄弟之间也是竞争激烈,能够有这样一个机会,对自己只有百利而无一害。

    成子睿愣愣的看着庄学文,他自然知道国子监祭酒齐伯笑大人是庄学文的老师,那可是国子监的老大,以前还当过太子太保。家里面托人说情好久,齐大人可都没有松口愿意收他做学生。

    一直到现在,整个国子监他亲收的弟子也才三位,而这位最没家世,连科举都不参加的庄学文,却是他最喜欢的一位。

    别看他只是个学生,国子监的事却会和他商量,暗地里被学生们称为小先生。成子睿刚才只顾说得高兴忘了这事,现在顿时悔了一肠子,他妹妹可不能随便说。

    于是,他赶快倒了杯酒陪笑道:“学文兄,你也知道我最喜欢够辣的女孩子了,令妹那样可真是让我喜欢的紧啊。”

    “你休妻,我可以考虑一下嫁妹。”庄学文的脸上依旧带着笑容,轻飘飘的说道。

    “啊!”成子睿愣住了,他哪里敢啊,母老虎的娘家他可得罪不起,只得讪笑着坐下,自己喝下了那杯苦酒。

    其它人看了看,便把有些失落的他扔在了一旁,热情的向庄学文打听起这件事来。而他也不隐瞒,把能说的地方提了些,让众人个个磨拳擦掌心里直痒痒,下决定一定要抢这一个名额才行。

    酒宴的气氛又变得好起来,庄学文看向窗外,这时刮起了一阵旋风,彩芸湖边的桃花瓣被吹起,有几片落在了窗台上。

    他看着那些花瓣,微微笑了笑,心中想道:小柔也十八了,提亲的人却半个也没,还真是件……好事啊。

    正当大家聊得兴致正浓时,楼梯上传来了重重的跑步声,厢房门啪得被人很没有礼貌的推开来。众人没好气的看了过去,是哪个混子竟然敢乱闯,店家的人是傻了吧,都不挡一下!

    进来的是个壮实男子,穿着一身家丁的衣服,冲着他们就喊道:“少爷,不好了!小姐硬要去当应捕人,我挡都挡不住,她就一下钻里面去了。我只能赶快过来找少爷,只有你劝得住她啊!”

    庄学文看着刘米,皱了皱眉头说道:“什么应捕人?”

    原来是他家的下人,众人便对刘米戏笑道:“是不是你家小姐怕学文兄喝多了,所以才让你编这种话来骗他回去的?”

    “对啊,我朝哪来的女应捕,去了也不会要的。”

    见大家不信,刘米着急的说道:“不是啊!少爷你有所不知,我和小姐出去买东西,她路过威阳广场发现那出了个皇家告示。说什么皇上觉得应捕人全是男的,对女嫌犯有所不便,好多冤枉了的女子受审之后回家都没办法再做人了,所以决定选身世清白的女子去当应捕人。”

    他擦了一下头上的汗,直接抢过桌上不知是谁的茶水,一口狂饮下后说:“哪有人家会让女子去当应捕人,没想到小姐一看,就跑去大理寺报名了。我去挡她,还被她踢了一脚,又被大理寺的人给挡了出来。”

    “少爷!你快去看看吧,要是慢了说不定就晚了!”

    所有人都看向了庄学文,他那嫁不出去的妹妹要去当应捕,这简直就让人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就在众人都以为庄学文会着急的赶过去时,他却回过神来,慢悠悠的倒了杯酒,品了一口便笑道:“她想当应捕人,那就去当吧,只要她高兴就好。”

    “刘米,你去大理寺外等着小姐,告诉她如果成功了,我就给她摆酒庆祝。”

    刘米呆若木鸡的立在那,半晌才反应过来,知道自家少爷说一不二,便应了一声跑下楼去了。

    厢房中的气氛有些异样,终于有一人啪得收起手中的扇子,大笑道:“学文兄,你这宠妹宠的可真是要上天啊。”

    “有何不可,妹妹是我的,宠着也不碍谁的事。”庄学文淡淡得说道,应捕又如何,反正这世上也没一个男人配得上妹妹。把他们托付给这些会收通房纳妾的家伙,还不如在家中由自己宠着活的自在好。

    成子睿也赶快说道:“就是,女子宠在家里最好了。我那个嫡姐,在家里时那是万般宠爱,现在嫁了出去,虽然过得也是荣华富贵享受不尽。可我姐夫光小妾就有二十几个了,还不算通房呢,平时连个面都难得见一回。”

    “你姐夫不是关宁侯爷吗?就不怕他听到了收拾你。”大家笑道,这家伙为了让学文兄高兴,连姐夫家的事都给抖了出来。

    “没事,没事,又不止我一个人说,大家都知道。”成子睿厚着脸皮笑了笑,哪个男人不爱纳几个妾,自己说的也是事实嘛。

    刘米喘着粗气跑向大理寺,远远的就看到自家小姐,正坐在门口的石狮子旁边冲自己招手。他心中不由得一喜,太好了,果然是被赶出来了。

    庄柔已经十八岁了,在别的女子早已经嫁人为母之时,她还连个说亲的人都没有,依旧是姑娘的装扮。

    脸早已经养的圆润饱满,看起来有些肉肉的,整个脸上总是扬着笑容,笑起来很甜,让人一看就心生好感。头发梳成了两个发髻,又不像普通末出阁女子那样弄了个双丫髻,而是高高的像两只猫耳。

    她不喜欢首饰,只是插了对大珍珠簪子,和两朵家中花盆里摘的小花。如同这春天中的桃花,瞧着正鲜嫩。

    “小姐,他们没为难你吧?”刘米跑到跟前问道,这里面的人可没轻没重的。

    庄柔站起来叉着腰问道:“人家为难我干嘛,到是你跑哪里去了,难道找我哥告状去了?”

    刘米苦着脸讲道:“小姐,我这不是怕你出事嘛。既然没事我们就回去吧,路过戏鱼楼时我要和少爷禀报一声,他还说小姐要是成功了,就摆酒庆祝。现在虽然不用了,但还是得和少爷说一声,不然他等着呢。”

    “哥要给我摆酒庆祝啊?”庄柔挑挑眉欣喜的说,“那正好就今晚吧,戏鱼楼的菜也满不错,唱小曲的女孩子声音也很好听,现在我们就过去。”

    “啊?”刘米不解的跟上她,“小姐,人家要你当应捕人了?”

    庄柔莫名其妙的看着他,“这是什么话,你家小姐出马一个顶两,人家还能不要我?当然是选上了呀,十天后就可以当公差了,以后谁欺负你就和我说,我抓他去打板子!”

    刘米张着嘴半天说不出话来,见她已经走远,赶快就跟了上去,“真是的,这些人在干什么,怎么就能选了小姐啊!”

    而大理寺后院的教场上站着几个官员,他们相互对视了一眼,那名胖胖的官员心有余悸的说:“刚才我还以为自己死定了……”

    “我也以为你死定了。”另一人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不过总比一个人也没招到强,不然只能拿自家女儿来顶皇命了。”

    两人发现身边那名大人一直没说话,便好奇的问道:“大人,您觉得这人不靠谱?”

    “有何不靠谱的,本来皇上就要的是应捕,而不是绣花打扫的丫环,能拿这样的人交差,可比招来些老妈子好多了。”那长胡须的中年男子平淡的说道,便转身离开了教场。

    两名官员对看了一眼,“老妈子?”

    果不其然,之后几天来应征当女应捕的,全是些满脸横肉的老妈子,一问来历几乎全是在女监里面帮忙看管女犯的,半个看着顺眼的都没有。

    这些人别说照顾女嫌犯,怕是明知道人家冤枉,还得刮下几层油水来吧。怎么年青可爱的少女,只有第一个来的那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