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怒火中烧千钧一发

        马车驶离青山镇,一路上都很平静,宓妃闲来无事便将在药王谷没绣完的绣品拿出来绣,丹珍冰彤两丫鬟见了,吓得足足半个时辰没出声,没反应。

    不能怪她们如此震惊,天知道她们以前的小姐,因为性情孤僻不喜与人亲近,根本就是个连字都不识的主儿,更别谈什么针织女红了。

    老爷夫人心疼小姐,也就不要求她学这些。

    没想到小姐才去药王谷半年,不但把身子养得好好的,能识字,还会刺绣了。当然,最最让她们欣喜的就是,小姐的嗓子再过几月就能痊愈,然后就能开口说话了。

    老爷夫人要是知道这事儿,必然会高兴坏了。

    宓妃刚开始修习漫天花雨的时候,只将针灸用的银针使得出神入化,而后是练习如何将山谷中的百花,变成如针一般的利器,以求达到漫天花雨的第三重以物化形的境界。

    无良师傅药丹觉得她只会使银针不算是本事,于是找来各种各样的绣花针,要她学习刺绣,美其名曰:让她在学习刺绣的过程中,领悟‘飞针漫天’的真正意义。

    宓妃黑线,然后就开始了苦逼的刺绣生涯。

    尼玛,古代女人才学绣花,就算她是万能的顶级特工,可她也不会绣花呀。于是乎,她的十个手指头,没少被扎得鲜血直流。

    天天扎手指,将什么都绣成一团乱麻的日子,持续了整整一个月有余,然后绣出来的东西稍微能辨别是什么。刚开始,就她绣出来的东西,四个师兄没少背后偷着笑。

    担心会打击到宓妃,四人不可能当着宓妃的面说她绣得不好,而是强忍着爆笑的冲动,满心真诚的对她说,已经绣得越来越好了,以后肯定谁也没她绣得好看。

    经过一个月的扎手指练习,从没拿过绣花针的宓妃,总算是能将绣花针操控得犹如自己的左右手一样。不管是哪种针法,哪种绣法,有多么难绣,她都可以绣得有模有样,甚至刺绣时的速度,两三月过后,就连教她刺绣的水灵长老都要自叹不如。

    师傅虽无良,但他让宓妃学习刺绣,的确是为她着想。水灵长老年过四十,看起来却如同二十刚出头,人生得貌美如花,柔柔弱弱的,气质空若幽兰。

    可谁若是觉得她无害好欺,那可真就是连死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的攻击武器就是那极为不起眼的绣花针,以及那从衣服上就可以拆下来的丝线,杀人于眨眼之间,让人防不胜防。

    正因为亲眼目睹了绣花针跟丝线的厉害,宓妃才没有拒绝无良师傅的提议,乖乖跟着水灵长老学习刺绣的。

    不然,以她的个性,还真是难安静得下来。

    绣崩上正绣着的,是宓妃答应绣给水灵长老的手帕,离开青山镇时吩咐剑舞去买回来的。回皇城的路上,她不时就会拿出来绣绣。

    此时,马车朝着城北狩猎场飞快的奔驰着,而宓妃刺绣的速度却是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到了一种连针与线走向都看不清楚的地步。

    宓妃曾经幻想过很多种与亲人再次相见的情景,却唯独没有一种是现在这样的。

    半年前,三个哥哥将她送到清心观,离开之后竟然遭遇了围杀,三人皆是重伤被救,而她的三哥还因为伤到后脑,变成了傻子,沦为了皇城大街小巷,众人茶余饭后的笑料。

    傻兄哑妹,说得还真贴切。

    发生的这些事情,宓妃全然不知,不管是便宜爹娘还是哥哥,写给她的家书中,都是报喜不报忧的,对三哥之事是半字未提。

    细想一下也是,以她的个性,若是知道此事,又怎会安心在药王谷呆满半年,应该早就不管不顾的赶了回来。

    甭管是谁,敢动她在意的人,那就得死。

    哪怕你是皇帝,本小姐也能让你死得神不知,鬼不觉。

    谁也无法体会宓妃心中那份愤怒,当她听到城中百姓的议论,派红袖去打探,得知一切后,那种处于爆发边缘的熊熊怒火。有那么一刻,她甚至想要将谈论这些的人,一个不留都给杀了。

    冷静下来之后,她知道自己不能那么做。

    现在的她,不像前世的她,做任何事情都随意而为,现在的她,有了在意的人,做任何事情之前,都必须要思前想后,不能让人抓住把柄。

    更何况,是在这个皇权至上的世界里。

    可,既然她回来了,那些曾经嘲笑辱骂过她跟温绍宇的人,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收拾他们,她有的是法子。

    “苗琰你太让本郡主失望了,连个下贱的奴才都收拾不了吗?”明欣郡主怒吼,但当她看到没了两个铁卫保护,在狼群里被咬伤,狼狈不堪的温绍宇时,脸上绽放出越发恶毒的笑容。

    她就是喜欢这样刺激的游戏,别人越是害怕,她就玩得越是兴奋。

    何望不但受了几处外伤,还受了颇为严重的内伤,面对苗琰的攻击,他只有防守之力,却是没有能力再去保护温绍宇。

    他知道,自己根本不是苗琰的对手,若非后者放水,他早就没命了。

    狼,有着极强的报复心理,喜欢群起而攻之。

    它们被捕捉,被残忍的对待,看到有人类冲进它们的攻击范围,无不是凶恶的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嚎叫,然后疯狂的扑上去撕咬,饮其血,食其肉。

    将两个铁卫撕碎之后,狼群紧盯想趁乱捡起木偶娃娃的温绍宇,脚下的白雪已经被鲜血染成了晶莹透亮的红色,空气中飘散着浓重的血腥味,更为血腥的场面一触即发。

    温绍宇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撕破,黑发披散在肩头,露出里面的肌肤,可见一道道刺眼的伤痕,皮肉外翻,鲜血直流。

    面对狼群,他很害怕,却仍旧是固执的紧紧的护着好不容易才捡回来的娃娃,小心翼翼的,好像呵护着什么重要的宝贝。

    他不住的后退,狼群不断的前进,场面是诡异的,却也隐隐勾起人们心底深处,最为黑暗,最为血腥狂野的一面。

    恐惧害怕的同时,他们竟然bt的希望,亲眼目睹群狼扑食一个人,残忍血腥的那一幕。

    寒风拂过,鲜血的味道飘散得更远。

    何望惊恐的瞪大双眼,看着狼群疯狂的扑向温绍宇,发出凄厉的尖叫,“不——六少爷快躲开——快——”

    嘶——

    倒抽气的声音此起彼伏,压抑的,兴奋的……还伴着某些个人疯狂而张扬,放肆到极点的大笑声。

    然而,时间仿佛在那一瞬间静止。

    那血腥的一幕并没有如众人所预料的那般出现,但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那些围攻温绍宇的狼,却是一条接着一条的倒下,一剑毙命,手法干净而利落。

    沧海扶着就快陷入昏迷的温绍宇,点了他几处穴位,手掌轻贴在他的后背为他输入真气。悔夜跟残恨出手解决狼群,充满杀气的眸子,似要将围观的这些人凌迟至死。

    与其说他们是人,倒不如说他们是畜生。

    如此对待一个手无缚鸡之力,智力如幼童一般的人,他们怎能下得了手。虽然他们很愤怒,但他们不会出手杀了他们。

    小姐给他们的命令,是不让在场的任何一个人离开,没说他们可以杀人,其实他们还是挺善良的。

    毕竟,被他们一剑杀了,是痛快的解脱。

    可若是等着小姐动手,活着,却是生不如死。

    “你们是谁?”

    ------题外话------

    文中有些地方是要详细交待一下的,不然跳跃性显得太大,很多细心的妞儿也有提出这样的意见,所以,请看文的妞儿耐心一点,荨保证一定会狠虐渣渣的,都别着急哈。

    另外,感谢昨天和今天一早送荨评价票跟钻石的妞儿,么么哒!

    【khy50124049】童生送了1颗钻石

    【小乌拉】投了1票(5热度)

    最后,荨来撒娇卖萌求点击啦,也求收,还有花花,钻石,票票,都快些到荨碗里来吧!留言的亲,荨看到的第一时间会回复的,如果回复得晚了请别在意,那可能是因为荨不在家,或者有事情在忙。

    手机用户请到m.myxs.net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