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大仇得报甘心臣服

        天煞女恼怒的瞪着红袖,十指齐动,二十四弦古筝骤然发出高低不同,却又交相辉映的琴音,道道琴音破风而去,撕裂了呼啸的寒风,同时也将漫天纷飞的细碎雪花拧成一股股男子手臂粗壮的飓风,带着凌厉之势,迎面朝着沧海五人袭去。

    风,在怒吼,在咆哮。

    雪,已然化为阵阵飓风。

    以客栈为中心,六种乐器所发出的声音,仿如混合的交响乐一般,一圈一圈的往街道上扩散。

    几乎就在师徒六人交手达到白热化的同一时间,客栈里面的桌椅开始自动自发的破裂,锅碗瓢盆也是随之炸开,瞬间就化为一堆废渣。

    犹如在这里投入了一颗炸弹,将什么都是炸烂了,噼里啪啦的声响此起伏彼,要多刺激就有多刺激。

    随着这六道乐音的扩散,客栈里住的几个客人开始哭爹喊娘的惨叫,双手痛苦的抱着头,顾不得满地碎裂的东西,就在上面打滚。

    身体上的疼痛远远比不上他们脑子里的疼痛,以至于他们全然忽略了自己受伤流血的事实。

    疼,深入骨髓的疼,就是他们最直观的感受。

    一旁观战的宓妃,倒是没曾想他们能搞出这么大的动静,她自是不受这犹如魔音一般的影响,但客栈里那些普通人,继续听下去只怕就没命了。

    该死的,早知如此就该换个地方让他们动手。

    身影一闪,宓妃已经消失在原地。

    街道上三三两两的行人,在听到客栈里这种让他们痛苦不堪的声音时,无不是抱着脑袋逃得远远的,生怕自己的小命就得折在这里。

    “她太强,继续下去我们必败。”红袖抚琴的指尖泛白,脸色却是憋得酱红,喉间涌上阵阵腥甜,她固执的咽了回去。

    “合阵。”

    沧海一声令下,五人迅速变换位置,摆出一个呈弧线的阵形,五种乐器所发出的声音诡异的融合成一种,狂暴的劲气瞬间加强。

    此时,若是不懂音律之人,没有看到半空中的场面,必然会觉得这是纯粹的箫声。

    孰不知,这是集五种乐器所发出来的箫声。

    “你们的武功皆是本座所授,本座要你们生你们就得生,要你们死你们就得死,不要再做无所谓的挣扎了。”天煞女感受着他们越发凌厉的攻势,心微微一沉,面上却是没有表现出来。

    这几个不知死活的东西,竟然敢拿她教给他们的东西来对付她,而她若是输了,岂不是天大的笑话。

    她是不会输的,尤其不能输在这几个小贱奴的手中。

    “等她琴音一变,你们就全力攻击掩护我。”五人里面悔夜武功最好,此时他握紧手中的一个白色瓷瓶,里面装着宓妃给他们的毒药,也正是他们唯一的生机。

    “悔夜你要小心。”四人都抽出心神望着悔夜,语气满是担忧。

    天煞女说得不错,不管是他们的武功还是他们身上的毒,自小就是天煞女所授,他们又如何能在她的手中逃生。

    “嗯。”重重的点了点头,已是没有多余的时间再说别的。

    等待已久的时机一到,沧海,残恨,剑舞,红袖四人手势一变,曲调越发的激昂,浓烈的杀意铺天盖地的袭卷向天煞女,化为一道道无形的音波,直逼她的要害。

    天空中,两道无形的音波交缠在一起,相互侵蚀,相互吞噬,打得难分难解,悔夜身影一动,便是化为几道残影,以诡异的速度冲向天煞女,白色瓷瓶中紫黑色的液体倾泄而出。

    眼看着悔夜不要命的冲向自己,天煞女面色斗然大变,双眼瞬间变得腥红,她擅长使毒,那紫黑色的液体喷向她时,她便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只知若是被那东西沾上一点,或许她真会折在这几个小贱奴的手里。

    可是,她的反应到底是慢了一拍,悔夜已然逼近了她,更是抱着与她同归一尽的心态,又怎么可能给她避开的机会。

    死,悔夜是不怕的,更何况是跟这个毁了他们一生的狠毒女人一起去死。

    用他一个人的命,换沧海他们四人往后的平安,值了。

    “悔夜不要——”

    “不——”

    天煞女怒红了眼,既然她逃不过一死,那就拉一个垫背的,拉着悔夜一起去死。

    沧海四人一察觉到悔夜的意图,皆是不管不顾的朝着他奔过去,但却最终未能如愿,直接就被一道劲气给掀飞出去,狼狈的摔落在地上。

    “咳咳…。”悔夜以为自己必死无疑,靠近天煞女就已经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根本就再无逃生之力。

    然而,关键时刻,宓妃却出手救下了他。

    经过这一场大战,这间客栈已然变成废墟,残破不堪。天煞女衣衫尽破,露在外面的肌肤也是布满了横七竖八的伤口,紫黑色的血液不断的外往流。

    在她身边的古筝,二十四弦尽断,琴身也断成两半,不过几个呼吸间,她的气息就变得极为虚弱,随随便便一个普通人都能一脚踢死她。

    “你是谁?”

    “我是谁重要吗?”宓妃扫了一眼脸色苍白的悔夜,没曾想这家伙性子那么烈,竟是不惜与天煞女同归于尽。

    “去你同伴身边,瓶里的丹药一人服一粒,另外紫色那颗药给沧海服下,不然他的嗓子就彻底毁了。”

    口不能言的憋屈感,没人比她这个哑巴更清楚了。

    而她手底下的人,怎么能是个哑巴呢。

    悔夜紧握着瓶子,感激的看了宓妃一眼没有说话,拖着重伤的身子走回同伴的身边。

    “是你…。是你救的他们…。”天煞女显然有些不相信,眼前这个小女娃儿能解她的千里*香。

    此毒,纵使是药王谷的人,想解也是不易的,这小女娃儿才多大。

    “他们是你种下的因,而你得到的果,便是他们亲手了结了你。”

    “哈哈…。哈哈哈…。”天煞女仰天大笑,嘴里不断涌出紫黑色的血,毒血滴落在地上,那块地方瞬间就焦黑一片,“凭他们的本事还杀…。杀不了本…。本座,要…。要本座命的是你的…你的毒。”

    最后一个字落下,天煞女双目圆瞪,眼里有着无法言说的痛苦与挣扎,她是死不瞑目。

    或许宓妃说得对,因果循环,她不过只是在偿还她所中下的因罢了。

    “谢谢你,主人。”残恨单膝跪在地上,第一个开口叫宓妃主人。

    她救了他们,往后她便是他们的主人。

    “主人。”

    随后,沦海,悔夜,剑舞,红袖都单膝跪在地上,他们大仇已报,以后他们的命就是宓妃的,听凭她的任何差遣。

    “以后你们称我为小姐就好,跟在我身边,你们是自由的,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只要你们忠于我,我将像爱护自己的左右手一样护着你们,只要我还活着,那就谁也动不了你们。”

    如何收服人心,宓妃自有一套自己的心得。

    “我们誓死效忠小姐。”

    “作为我的人,你们要很明确的记住一点,除了我没人能打你们,而你们也不需要向任何人背躬屈膝,哪怕是在我的面前,也不要随随便便就弯下你们的膝盖。”

    她的人,绝不能是软骨头。

    “是。”宓妃的话,在沧海等人的心中掀起惊天巨浪,他们不知道自己跟随了怎样一个主人,但却莫名的相信,他们是跟对了人。

    “好了,给你们半个时辰调息,然后去镇上雇一辆马车,买些必需品随我回皇城。”离开半年多,虽有互通书信,但宓妃还是很牵挂便宜爹娘跟三个哥哥,很是思念他们。

    前世的她,压根不懂何为牵挂,何为思念。

    “是,小姐。”

    “不用担心你们体内的千里*香会发作,等到了皇城找到那几味药,我就帮你们彻底解了。”

    话落,不等几人开口,宓妃就消失在他们的视线里,速度之快,身法之诡异,令他们震惊不已。

    ------题外话------

    【森很绿可致人迷途】投了1票(5热度)

    【lin7120】投了1票(5热度)

    【zypabcd】送了3颗钻石

    谢谢前两位妞儿送的评价票,么么哒,荨也是听你们说了才知道系统有那么坑爹的默认方式,真的也是醉了。还有也谢谢最后一位送荨钻石的妞儿,非常开心,么哒!

    每天必备功课,又听荨念叨,求收,求点击,求花,求钻,求评价票,各种撒娇卖萌,各种求啦,养文的妞儿表要养了,追文才有意思哦!

    最后鉴于昨天有妹纸在微博上问我说,这两天是不是有事,所以两天没有更新了,所以荨呼吁一下:请支持正版,荨真的希望大家能从现在开始,支持荨,一直到自己的等级成为状元哦,荨不会让大家失望的,每天都有认真码字存稿,谢谢哒!

    手机用户请到m.myxs.net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