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天玄五音师徒大战

        清晨,天空中依然飘着小雪,好似为大地裹上了一条雪白的绒毯。

    阁楼上,宓妃迎风而立,红润的脸蛋微微仰着,清澈的双眼微闭着,雪花散落在她的眼睫上,简直就是最为精致自然的雪妆。

    乌黑柔顺的发丝随风起舞,耳畔响起细细的“沙沙”声,那是冬姑娘踩过大地万物走来发出的声音,漫天雪花就是她送给大地的礼物。

    “你们想好了。”

    “想好了。”干涩生硬的嗓音自身后传来,有着难掩的戾气,却也听得让人莫名心疼。

    宓妃睁开眼,此时尚早,客栈外的街道上还没有几个行人,而车夫则是早早的就驾着马车离开了。

    小镇上很宁静,稍微好一点的客栈也就两三家,难得遇上像她这种,一出手就将整层楼都包下来的客人。因而,掌柜对宓妃格外的客气,没有她的吩咐,不会上楼来打扰。

    “我该怎么称呼你们?”宓妃转身,视线落到刚才说话的男人身上,秀眉微蹙。

    他虽然能开口说话,但吐出来的字,却都破了音,可说是很难听的声音。

    他的嗓子应该被什么严重的灼伤过,导致声带也受了极重的损伤,能发声已属难得,倒也顾不得好听不好听了。

    “沧海。”

    “悔夜。”

    “残恨。”

    “剑舞。”

    “红袖。”五人站在宓妃的面前,依次开口。

    “名字不错,我很满意。”宓妃望着沧海,清冷的嗓音响起,“你的嗓子也是你那师傅毁的。”

    这是五人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跟宓妃面对面,同时也震惊的发现,宓妃跟他们说话时,她的嘴唇根本就不曾动过一下。

    若说昨晚他们来不及注意,此时才猛然醒悟过来,她的声音能清楚的传入他们耳中,那是因为她使用了千里传音。

    “我是个哑巴,这让你们感到很惊讶。”宓妃笑了,如一缕清风,瞬间就消失无踪。

    千里传音属于一种音攻秘术,最主要的功能就是通话功能,并没有太强的攻击性。这种发声的方式,普通人是听不到的,一般来说只有有内力的人才能听得见。

    内力越是雄浑高深之人,听得也就越是清楚,反之则听不清楚。

    沧海等人一愣,面色古怪,但没出声。

    “你真能解千里*香吗?”红袖是五人中年纪最小的,性格也是最活泼的,望向宓妃的眼神,充满了期待。

    他们五个人一起长大,不是亲兄妹胜似亲兄妹。其实,他们原本不是孤儿,但却被他们的师傅变成了孤儿。

    她看中了他们,要强收他们为徒,因此就杀光了他们的亲人,让他们小小年纪就成了孤儿,成为她的傀儡。

    “我若不能解,你们还能活到现在吗?”只要她想,就没有她解不了的毒,不过只是耗时多少的关系罢了。“千里*香我已经替你们解了一半,你们的感觉应该最清楚才对。”

    一旦中了千里*香,便会沦为施毒者的傀儡,纵使逃至千里,也难逃被控制的命运。

    “我们相信你,只要你能帮我们报仇,往后我们就听从你的号令。”他们渴望自由,不想生活在黑暗里,被养成毒人,沦落为只知杀人的傀儡。

    悔夜是五人中武功最好的,昨晚也是他第一个醒来,但他们都习惯听从沧海的,在他们心里,沧海是他们的大哥。

    “她与你们之间的联系断了,应该很快就会寻来的。”

    “音攻门的门主就是我们的师傅,也是她给我们下的毒。”红袖咬牙切齿的说道,这次他们能逃出来,也是借着她想将他们送给魔宫宫主才有的机会。

    只是,他们却没想到,逃得再远也没能逃出她的手掌心。

    “天煞女。”

    在药王谷中,宓妃看到过关于这个门派的资料,音攻门门主的真名没人知道,江湖人士都习惯称她为天煞女。

    此女,性情阴狠,乖张暴戾,喜怒无常,最是喜欢用活人试毒,将人圈养成毒人,供她驱使。

    “她的毒功很厉害,武功也不差,你对上她切记要小心。”剑舞性子要清冷一些,但还是忍不住提醒宓妃。

    “你们修习的可是天玄五音。”以五种乐器为武器的功法,可单攻,可合阵,杀伤力极大。

    在音攻秘法中,属于最顶级的功法。

    “我们每人各修习了天玄五音中的一音。”

    “那便有资格留在我的身边。”宓妃邪气的勾起嘴角,她的身边不留庸人,要留就得是高手。

    闻言,三个男人面色微变,嘴角抽了抽,敢情他们还是被嫌弃了。剑舞冷着一张脸没出声,眼波流转间可发现她内心里的不平静。

    红袖没他们那么沉稳的性子,直接就道:“你会不会也……”

    这个看起来比他们都要小的女人,会解千里*香,那么她的毒术肯定比天煞女更厉害,万一她也对他们……那岂不是刚逃出鼠窝,又掉入了狼窝。

    “虽然我让你们跟在我的身边听从我的号令,但你们是自由的,我也不会对你们用毒,更不会让你们溢杀无辜。”

    用毒太没意思,对于背叛她的人,她有更好的惩罚方法。

    “跟着我,除了绝对服从我的命令之外,就是要绝对的忠心,背叛我的后果,不是你们能承担得起的。”

    “我们没你想的那么卑鄙。”

    她其实可以强迫他们跟着她的,可她没有,而是让他们自己选择跟还是不跟,单就这一点,就让他们信服。

    莫名的,他们就是有种感觉,跟着这个小女娃是错不了的。

    而且,以天煞女的性子,纵使找不到他们,也会让他们受千里*香的折磨,痛不欲生的活着。

    他们什么事情也没有,显然正如宓妃所说,她替他们解了一半的毒。

    “天煞女喜欢用毒,或许她连死都不知道,最后她会死在毒药上面吧。”宓妃袖手一扬,一个白瓷瓶落入沧海的手中,“她跟你们之间的联系暂时被我斩断了,你们想要报仇就亲自动手吧。”

    就让她看看,到底是天煞女毒,还是她比较毒。

    “机会只有一次,如果你们联手都不能杀了她,那我便出手吧。”

    前世的她,也是那么狼狈的隐忍着,不要命的修练,最终超越那个人,再亲手杀了他。

    只有亲手报了仇,才算重活一次。

    而这五个人,也只有让他们亲手杀了天煞女,才能解开他们的心结,让他们将来能走得更远。

    “多谢。”沧海紧握着手中的瓷瓶,他知道这里面是毒药,或许会是他们能杀了天煞女的唯一筹码。

    他们所受的苦,承受的痛,只有在亲手了结天煞女那一刻才能真正的得到解脱,所以,他们感激宓妃。

    “她来了,你们准备动手吧。”宓妃话落,身体便化为一道模糊的残影消失在五人面前,仿如一缕清风刮过他们的面颊,什么也不曾留下。

    天煞女一头秀发呈灰白两色,双眼泛着诡异的墨绿之色,手里抱着一把二十四弦的古筝,师徒六人一见面,场面就变得剑拔弩张,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小贱奴,你们竟敢背叛于我。”枯瘦的手指放在琴弦之上,耳尖的人能听到细微的琴音缓缓的响了起来。

    沧海五人面色一沉,足尖轻点飞入半空,皆是拿出各自的乐器应战,一场诡异的魔音大战拉开序幕。

    “真以为翅膀硬了,本主就收拾不了你们了。”天煞女怒火中烧,这几个小贱奴究竟遇到了谁,竟然能解她的千里*散。

    “谁收拾谁还不一定呢。”红袖斜抱着七弦琴,纤细的手指轻拔琴弦,一连串带着杀气的琴音奔袭而去。

    在她身后,剑舞抱着琵琶,沧海拿着埙,悔夜拿着笛子,残恨拿着箫,组成一个梯形的乐阵。

    乐音响起,魔音飞扬。

    ------题外话------

    【森很绿可致人迷途】投了1票(3热度)

    【xuanli629】投了1票(5热度)

    【黄姐0126】投了1票(5热度)

    【59292304】投了1票(5热度)

    以上是昨天给荨投评价票的亲,谢谢哒!

    表过收到三星的评价票,说真的心情还是有点失落,不过也没关系了,不管怎么样,荨会努力哒,将文文写得更好。

    手机用户请到m.myxs.net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