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修练古武多管闲事

        时光飞逝,一个月时间如白驹过隙,匆匆而过。

    清心观的道姑除了每天送来新鲜的瓜果蔬菜,半个月送一次米粮之外,不会主动到紫竹林。

    因此,宓妃主仆三人在紫竹林的日子,真可谓是清修,没什么人来打扰。

    “丹珍,小姐还没有回来吗?”

    “没有。”

    “我们要不要上山去看看?”冰彤秀眉轻蹙,有些犹豫的道。

    “还是不要去了,万一小姐生气了,那可就糟了。”

    “那我们还是乖乖的呆在这里等吧。”

    “嗯。”

    这些日子,她们两个是堆了满心的疑问,可是眼见着小姐的气色越来越好,身体也越来越好,所有想问的又通通都咽回了肚子里。

    反正小姐不是都叫她们不要问,早晚都会给她们一个解释的。近一个月来,每隔几天小姐就会收到一封丞相府传来的家书,一切都很好。

    半年时间也不长,年前她们就能回府了。

    只是,丞相府传来的家书之中,却是半句都不曾提起温绍轩三兄弟遇刺的事情,也不敢让宓妃知道温绍宇现在的状况。

    一切,都只等她回了丞相府再说。

    紫竹林位于清心观的最后面,而出了紫竹林就是清心观外面了,紧挨着一片茂密的树林,偶然间宓妃在树林中发现了不少珍奇的药材,此后,她便习惯不时进入树林采药。

    经过一个月时间的药物调养,以及超乎常人所能承受的身体训练,现在的宓妃已远非初到清心观时可比。

    前世的宓妃,是顶级特工组的老大。

    为何说是顶级特工组呢?那是因为这个特工组里所有的成员,皆是古武修练者。

    世界,也远非是普通人平日里所认识的那样,其实隐藏着许许多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在特工岛的日子,她除了要接受普通特工的严酷训练,还要接受更为残酷的古武训练。只因,将她带回去的那个男人,就是一个至强的古武者。

    若非看中她天生骨格精奇,几乎是千年难得一遇的习武天才,他也不会那般执意要带她走。

    而最后,事实证明他的眼光的确很毒辣,却也正因为如此,最后他毫无疑问的死在宓妃的手中。

    天下古武,共分十级。

    第一级:练体修力。

    这个等级分为两阶,第一阶为练体,也就是通过奔逃、跳跃、搏斗、拳术等方式锻炼身体,使身体强于一般人。

    第二阶为修力,就是通过一次次的极限突破,增加自己的力气。

    通俗的说,受过高强度训练的特种兵,也就差不多属于一级古武者。

    古武修练,并非说起来那么容易,入门之初必须经过特殊药物的洗礼,方才能正式修练。同时,若是有人指引,修练路上也能少走很多的弯路。

    前世的宓妃,是天赋近乎如妖般的存在,不过二十岁的年纪,她已然突破至古武者第六级洗髓换血的境界。

    在属于她的那个世界里,第六级巅峰的实力,已然如同神一般的存在,难逢对手。

    古武四级就已经是许多古武者穷尽一生之力都难以达到的境界,然而她仅仅花费十三四年就突破至第六级,怎不令人震惊。

    可是,如今的宓妃,一切都要从头来过,想要再恢复到曾经的巅峰实力,还很是需要一些时间。

    不过,饶是如此,她用一个月时间就完成了别人一年时间都不一定能够突破成功的练体修力,成绩也相当喜人了。

    除去这一个月,宓妃还有五个月时间,咬了咬牙,无论如何在回丞相府时,她必须得突破至古武者第四级练筋缎骨。如此,才能在古代这个高手横飞的世界里,成为一个超级强者的存在。

    她一向都是个喜欢将主动权握在手里的人,任何比较被动的局面,她都不甚喜欢。

    “一天又结束了,该回去了呢。”宓妃蹲在草丛中,将一株黄根绿叶,开着形如紫色火焰一般花蕾的药草带着泥土拔起来,放进身旁的药篮子里面,仰头望着逐渐暗下来的天空在心中低喃。

    丹珍跟冰彤这段日子的表现,宓妃是满意的,不多问不多话,一心一意只听从她的吩咐,这样的丫鬟才适合留在她的身边。

    眼看着又到用晚膳的时间,她要再不回去,两丫头估计该着急了。她给她们的考验期结束,回去也是时候跟她们谈一谈了。

    白色及脚踝的长裙随着晚风轻轻摇曳,宓妃提着药篮子,走得并不快,步伐悠然闲适,却又不失轻盈沉稳。

    突然,一股夹杂着异样味道的刺鼻血腥气传来,让得宓妃脚步一顿,好奇心使然,她顺着气味走了过去。

    咦——

    茂密的草丛中,面朝下屁股朝天横倒着一个身穿灰白长袍的老头儿,宓妃之所以轻咦一声,则是因为这老头儿身上所中之毒。

    从那一头白花花似雪一样的头发,以及此人的身形,不难判断出他的年龄。也不知怎的,宓妃竟然鬼使神差的,走到白发老头儿身边,然后伸手将他翻了过来,“中了毒这么长时间,竟然还有一口气。”

    心下暗叹,嘴里却是没有发出声音。

    即便是宓妃想出声,也挺难的。

    一个月下来,她没少在这副嗓子上花心思,不过这因高烧而烧坏的声带,想要修复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成的事儿。更何况,嗓子至今为止,已经伤了近十年,想要温养出新的声带,没有半年时间想都别想。

    “救还是不救呢?”可爱的咬了咬手指,宓妃犹豫起来。

    看这人的模样,显然是被人追杀至此,除了身中奇毒之外,还有几处刀伤,从现场痕迹来看,应该是从山顶护国寺的方向逃亡至此。

    罢了,管你要死还是要活,看在本小姐对你身上奇毒颇为感兴趣的份上,暂且救你一救。

    当宓妃带着重伤昏迷的老头儿回到紫竹林时,天已经彻底的黑了下来,丹珍冰彤急得都快要哭出来了。

    “真是急死奴婢了,小姐你可算是回来了。”

    “呀,这人是谁?”冰彤惊呼出声,但还是伸手扶住了昏迷的老头儿,减轻压在宓妃身上的重量。

    “丹珍打盆热水过来。”

    “哦。”

    合力将老头儿搬到书房里那张紫竹榻上,宓妃已是有些累了,之前扶着这老头儿,还要空出一只手来比比划划,真是憋屈死她了。

    该死的,就算短时间内治不好嗓子,也得先解决她的说话问题。毕竟,谁也不是她,不可能只她一个眼神就明白她要表达的意思。

    “小姐,热水来了。”

    宓妃点了点头,打了一个手势,丹珍跟冰彤会意,张了张嘴终是什么也没说,安静的退出房去,顺手关上房门。

    “啧啧,内力神马的还真是好东西。”把了把脉,宓妃撇了撇嘴,有些舍不得的从怀里掏出一粒丹药,然后喂进白发老头儿的嘴里,腹议道:“真是便宜你了,不过是死还是活,端看你人品怎么样了。”

    要不是这老头儿有着雄浑的内力将心脉死死的护住,重伤再加上体内的剧毒,都不知得死好几回了。

    翌日,细碎的阳光透过茂密的紫竹林,在林间投下斑驳的光影,偶尔一丝清风拂过,让人倍感舒爽。

    还好这里即便是炎炎夏日,也算不得太热,不然宓妃铁定受不了穿那么几层的衣裳。

    吱呀——

    书房的门应声而开,白发老头儿从里面走了出来,除了脸色苍白些,整个人已然是脱离了濒临死亡的状态。

    “小丫头,做我徒弟吧。”老头儿望着斜倚在秋千上享受日光浴的宓妃,笑眯眯的道。

    那模样,颇有几分大灰狼要诱捕小白兔的趋势。

    闻声,宓妃睁开墨玉般的眸子,纤长的眼睫颤了颤,没动也没出声。

    “小丫头,拜我为师吧。”老头儿边说边走向宓妃,他就是瞧着这丫头顺眼,莫名的想亲近她。

    宓妃嘴角抽了抽,黑线直落,做他徒弟跟拜他为师有区别吗?

    ------题外话------

    凤慕凰倾书童送了5朵鲜花

    么哒,谢谢妞儿送的鲜花,今天是首推的最后一天了,喜欢本文的妞儿一定要给力支持啊!

    鲜花,钻石,票票都朝着荨砸来吧!

    么么哒,求收,求点击,吼吼!

    手机用户请到m.myxs.net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