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自不量力意外落水

        大致来说丞相府中,除了老夫人之外,还有三位姨奶奶,温氏一族有祖训,不得分家。否则,那老夫人只怕是早就将那三位姨奶奶给赶了出去。

    只是,老夫人自己都那么不喜欢‘小三’,看到自己的儿子儿媳相亲相爱,还非要强行给自己的儿子找‘小三’,宓妃对那老太太,实在是打心眼里喜欢不起来。

    她的便宜老爹有三个庶子兄弟,感情不好也不坏,也就表面上过得去。只要他们不主动挑事,宓妃也不打算收拾他们。

    对于收拾那种级别的人,她还真没多大的兴趣。

    懒洋洋的倚靠在栏杆上,齐眉的刘海微微遮挡住她灿若星辰的眉眼,白净的小脸在阳光下散发出温润的光泽,让宓妃看起来格外的恬静,一眼就能将别人的视线牢牢的抓住。

    “五堂妹的气色真不错,看来咱们是白担心了一场。”

    宓妃抬眸,看向唤她五堂妹的粉衣少女,凤眸轻眯,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浓,但却丝毫没有要起身要回应的意思。

    虽说是嫡庶有别,庶子亦可脱离本家,另立门户。但是,温氏一脉与其他家族不同,祖训有云:不得分家。

    因此,流传近千年,嫡子庶子都共同生活在一个屋檐之下,渐渐的也就形成了一个极为庞大的家族。

    原本,温家老祖宗立下不得分家这个祖训,是抱着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初衷,然而到了近代的温氏家族的族人里面,能深刻认识到这一点的人,几乎已经没有了。

    在宓妃的记忆中,她那三个叔叔可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一直以来,温氏一族无论是在仕途的发展,还是子孙上的繁衍都非常的昌盛,因而,也直接导致家族体系越来越庞大。

    宓妃的二叔温书哲名下育有嫡子温青,嫡女温琼雅,庶子温宽,庶女温依铃。

    三叔温湖康子嗣较为单薄,除了嫡子温檑之外,就还有一个庶女温抒梦,但他娶进府的姨娘却是最多的。

    四叔温东航看起来是最好相处的,但他给人的感觉很阴森,别说现在的宓妃不喜这类人,就是以前那性格孤僻的温宓妃对此人也没啥好感。

    温东航名下除了嫡女温若楠之外,还有庶子温余跟庶女温佩琳。没有嫡子一直都是温东航的一块心病,温氏族谱之上,只能烙上嫡子嫡女的名字,庶子庶女是没有资格入载入族谱的。

    他是不敢想象,待他百年之后,没有嫡子承袭他这一脉,从此是不是就要在温氏一族中永久除名了。

    “五妹,今个儿天气好,不如大姐陪你到花园里走走。”

    温雪莹生得肌肤胜雪,发如堆鸦,容貌已是极美,身着一袭白碾光绢珠绣金描挑线裙,束一条白玉镶翠彩凤文龙带,钗如天青而点碧,珥似流银而嵌珠,就是脚上的一双绣鞋,那也是金缕银线,绕着五色牡丹,华贵难言。

    “不去。”宓妃连瞧也没瞧温雪莹一眼,直接用手语拒绝。

    在丞相府,上至老夫人,下至奴婢家丁,都能看得懂宓妃较为简单的手语,温雪莹是温丞相的庶长女,从小她就嫉妒温宓妃,也想过靠接近她达到亲近温丞相的目的,无奈温宓妃自从口不能言之后,性情变得异常的孤僻,非常难以接近,她专门去学的手语,算是彻底白费了。

    提议被拒绝,宓妃甚至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这让好面子的温雪莹脸上挂不住,脸色也随之阴沉了下去。

    就这么点儿心机,也好意思来招惹温宓妃,真是不自量力。

    “呵呵,五堂妹还是这性子。”

    “三堂妹,你……”温雪莹瞪着幸灾乐祸的温琼雅,气得头顶都快要冒烟了。

    宓妃受伤这几天,哪怕外面已经闹得不可开交,但这碧落阁里却是清静得很,父亲更是下了死命令,谁敢擅自到这里闹事,不问原由家规处治。

    温家是个大家族,除了长房之外,其他三房也同住在丞相府中,只是各自的院落不一样。虽说,嫡庶有别,但也非常注重长幼排序。

    按照长幼排下来,温雪莹是大小姐,温紫菱是二小姐,温琼雅是三小姐,温抒梦是四小姐,温宓妃则是五小姐,温若楠是六小姐,温依铃是七小姐,温佩琳排在最末是八小姐。

    府中下人以此排行称呼各位小姐,而小姐们之间的称呼,则是分了房的。

    府中的公子亦是以长幼排序,大少爷温青,二少爷温宽,三少爷温绍轩,四少爷温檑,五少爷温绍云,六少爷温绍宇,七少爷温余。

    “吵。”面色一沉,宓妃手动了动,清冷的眸光直射向身着粉衣的温琼雅,粉嫩的唇瓣轻抿成一条直线。

    以前的温宓妃不存在了,真以为她开口发不出声,就好欺负不成,跑到她的地盘挑事儿就是找死。

    温琼雅,二叔温书哲家的嫡女,在别人面前显摆她的身份也就罢了,但在她的面前,可真没啥看头。

    她爹就是个庶出的血统不正,如何能跟她这个正正经经的嫡女相提并论。

    “大小姐,三小姐,请你们离开碧落阁,小姐需要静养,你们太吵了。”

    丹珍不喜欢二房的小姐们,当然也更不喜欢温宓妃上面的两个庶姐,叫她们平时背地里欺负她家小姐,能像现在这样直言赶她们走,可当真是痛快。

    宓妃颇为赞赏的看了丹珍一眼,这小丫鬟挺机灵的,以后好好培养一番,为她所用倒是挺不错的。

    “下贱丫头说什么?”

    “好话不说第二遍。”丹珍挡在宓妃的身前,挺直了背脊回话道。

    “五堂妹性子恬静温柔,想来都是被身边这些丫鬟教坏的,三堂姐今个儿就帮你好生教训教训这下贱的女婢。”温琼雅性情泼辣,在皇城贵族圈中那是出了名的。

    区区一个下贱丫鬟就敢甩脸色给她瞧,简直就是活得不耐烦了。

    她爹虽然不是丞相府的当家,但在朝中官职也不小,再加上她是嫡女,自小就娇惯惯了,哪能受得了这样的气。

    说时迟,那时快,丹珍毕竟是下人,就算温琼雅要打她,她也是不敢躲开或者还手的。

    可就当她闭上双眼,准备承受温琼雅即将落到她脸上的巴掌时,耳边却响起温琼雅的惨叫声。

    猛然睁开双眼,错愕的张着小嘴,双眼瞪得大大的,看着那原本被她护在身后的小姐,不知何时站到她的身侧,一只手紧紧的握住三小姐的手腕,另一只手则是打着手语。

    意思是,你是本小姐的丫鬟,骨头就要给本小姐硬一点,谁敢打你一下,你就打她十下。

    瞧得宓妃手势表达的意思,丹珍憋红了一张脸,含着眼泪笑得挺傻。

    “本小姐的人,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动的。”话落,宓妃像是扔什么脏东西一样,狠狠的甩开温琼雅的手。

    “小姐,你没事儿吧。”丹珍上前,捧住宓妃的手,焦急的道。

    啊——

    由于宓妃甩手时力道太大,出于惯性作用,温琼雅往后倒退数步都没能站稳,后背撞到栏杆上,慌乱中脚又踩到长长的裙摆,于是伴着一声刺耳的尖叫,整个人倒翻进湖里,惊得湖中的锦鲤迅速逃开,溅起水花无数。

    “妃儿。”

    “是谁那么大的胆子,竟然敢到碧落阁扰你清静。”

    “妃儿,三哥来了。”

    温琼雅掉进湖里纯粹是个意外,让凉亭里的几人都怔了怔神,有些没反应过来,自然也就没有任何的行动。

    宓妃听到三个哥哥焦急的声音,没什么表情的小脸上,突然露出灿若骄阳的笑容,仿如天山之巅的雪莲花,美得直令人屏息。

    ------题外话------

    xukf13书童评价了本作品

    谢谢美妞儿送的五星评价票,么么哒!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啦,喜欢这本文就收了吧,收了吧!

    天天都不忘来喊上一嗓子,求收,求点击,求花,求钻,求票票,妞儿们,要给荨顶起哟。

    手机用户请到m.myxs.net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