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父兄溺爱请旨退婚

        “妹妹可是头疼?”二哥温绍云见她揉头的动作,又心疼又担忧的道。

    张了张嘴,发不出声音,宓妃眸色一暗,用手语道:“被救下来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了头,不要紧的。”

    “爹,我去把黄御医请回来,再给妹妹瞧瞧,万一留下什么后遗症就不好了。”三哥温绍宇不放心,转身就要往外冲。

    从来没有感受过亲情温暖的宓妃,看着父亲母亲三个哥哥围着她团团转,担心她这里,担心她那里,鼻头酸酸的,委屈得她直想哭。

    这种感受,让她满腹的心酸,仿佛瞬间变成了小孩子。

    她不过三岁就被丢进特工岛接受非人的残酷训练,从那以后,她就再也不曾流过一滴眼泪,她早已经忘记流泪是什么样的感觉。

    在她的认知里,哭泣是示弱的表现,也是弱者的行为,她是强者,一个站在权势巅峰,地位超然的存在。

    可以流血,不可流泪。

    因为就算把眼泪哭干,也改变不了什么,只为让她的处境变得更加的艰难。

    此时此刻,眼前这五个人,让她感受到了亲情的温暖,更让她有了流泪的冲动。血浓于水这四个字所代表的意义,不再显得那么苍白,仿佛在此刻,被真正的填写满了。

    她那颗冰冷残破黑透了的心,奇异的渐渐被他们所温暖。

    来不及多想,宓妃反射性的就伸手抱住温绍宇的胳膊,阻止他去找黄御医,头上的包过两天自己就会消掉,根本不需要看医生,“呵呵,妃儿都好久不曾主动抱过三哥了。”

    温绍宇有一瞬间的愣神,反应过来咧着嘴笑得很傻,那眼底的满足比中了*彩还要显得兴奋。

    “爹娘,哥哥们可不可以答应宓妃一件事啊。”嘲讽也好,羞辱也罢,她都受了,在万恶的封建社会里,宓妃并不想自己的婚事也被皇帝主宰。

    眼下,大好的机会就摆在眼前,傻子才选择浪费掉。

    宓妃尤为擅长伪装与隐藏,并且她很快就适应了温宓妃的角色,无论是神情还是举指,都学得极像,仿佛原本就该是如此的。

    即便有些令人吃惊的举动,那也能解释得过去。

    总之一句话,从今往后她就是温宓妃,温宓妃就是她,只要她不主动否认自己的身份,那么谁也识不破她的身份。

    “不管是什么事,娘都答应。”温夫人被吓坏了,她什么都愿意答应宓妃,只要她好好的,不要想不开。

    “躺好,爹也什么都答应你。”温丞相扶着宓妃纤瘦虚弱身子,让她躺回床上。

    水眸半瞌,宓妃无语的翻了翻白眼,她这便宜爹跟便宜娘还真是对她很宠爱,她这都还什么都没说,就满口的答应。

    “妃儿就算是想要天上的星星月亮,哥哥也帮你摘。”

    “妃儿想要什么,哥哥都愿意给你。”双胞胎二哥三哥异口同声的又道,默契简直就是无法挡。

    “别着急,无论何时你都是哥哥们最宝贝的妹妹。”大哥温绍轩紧张的看着她的动作,生怕她会又有点儿什么闪失。

    一番话听下来,宓妃已经顾不得满头的黑线,控制不住的抽了抽嘴角,有些不理解原主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奇葩,就算当初先是重伤,后又发高烧烧成了哑巴,可是这么多年她的父母兄长对她的疼爱始终如初,她怎就舍得为那样一个渣男上吊自杀,简直就是愚不可及。

    摇了摇头,让自己静下心来,想到自己将要提出来的要求,不知道他们会露出何种震惊的表情来。

    不管了,好歹她也是异世来的强者之魂,前世她都没有谈过恋爱,没牵过小手,没亲过小嘴,难不成这一世,她要悲催的略过恋爱,直接沦为人妇么?

    no!no!no!

    她的地盘她做主,她的人生,她的婚事,也必须她做主。

    纵使这里不是她的地盘,但有关于她的任何事情,都必须由她做主。

    一句话,谁敢阻她,她就灭了谁。

    要是不服,那就打到他服。

    “妃儿想要爹爹答应你什么,你说。”温丞相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女儿撒娇的模样了,那似乎只是存在于记忆里的东西。

    有那么一瞬间,他几乎以为看到了曾经那个没有受伤,没有哑,活泼俏皮的女儿了。

    “宓妃想让爹进宫向皇上求两道旨意,第一道旨意请求皇上解除宓妃与郑国公府世子的婚约,写明退婚方是我丞相府而不是他郑国公府,本小姐宁可嫁给乞丐为妻也绝不与郑国公府世子结亲。第二道旨意请求皇上做主,往后宓妃的婚事可由自己做主,任何人不得以任何借口理由干预。”

    不管外界是如何谣传的,宓妃要为丞相府正名,是她温宓妃不要郑国公府世子,而不是被郑国公府世子退婚。

    悠悠众口的确很难堵得住,但有圣旨就不一样,字字句句写得明明白白,往后她要天下人都唾弃郑国公府,如此才能泄她心头之恨。

    至于第二道圣旨,完全就是宓妃的私心了。

    她的人生,岂是他人可以随意染指的。

    两个要求一出口,温丞相与自己的妻子温夫人对视一眼,互相红着眼眶,水光开始泛溢,不但他们夫妻两人傻眼了,连带着温氏三兄弟都傻眼了,这这……。这是什么要求跟什么条件?

    不但要主动提出退婚条件,还要请皇上下旨,往后她的婚事由自己做主?

    温丞相又心疼,又担忧的看着宓妃,他的傻女儿,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自古以来,讲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子女的婚事皆由家中长辈做主,若不如此那便是私厢授受,会被世人所不耻,留下一世骂名的。

    他温氏一族,流传至今已经近千年,根基稳固,底蕴亦是极其深厚。想他温氏一族,光是出的历代丞相就不下三十个,根本就不是别的家族可以相提并论的。

    郑国公府流传至今不过三百余年,郑国公府世子与他女儿的婚事,乃是当初老郑国公与老丞相订下的,否则温丞相怎么舍得自己这个唯一的女儿。

    温宓妃是他的嫡女,虽然他不只一个女儿,但在温丞相的心里,宓妃是他跟自己心爱女人生下的孩子,就是他唯一的女儿。

    打小就是捧在手心里疼着宠着的,要不是当时年仅三岁的她挺身救母,从此落下病根,温丞相都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不是还活着。对于这个女儿,宠爱她的同时,他也是带着满心的愧疚。

    宓妃眼巴巴的望着温丞相,哪里知道不过短短几个呼吸间,她那便宜爹的思绪就翻涌得那么深,那么远。

    “宝贝女儿你放心,爹一定会给你找门好亲事,绝不委屈你。”

    手掌轻抚着宓妃柔顺的长发,温丞相压下心中翻腾的思绪,他觉得自己的女儿就是因为郑世子退婚,又被当众羞辱,所以受到了巨大的打击,以至于对自己将来的婚事绝望了,才会说出刚才那番话。

    为了让宓妃心中好受一些,温丞相立马就表明自己的态度。从今往后,哪怕拼上他这条老命,也断不会让这个女儿再受丝毫的委屈。

    至于郑国公府的婚事,正如宓妃所要求的那样,必须退。

    而且,退婚方必须是他丞相府,而不是郑国公府,是他的女儿瞧不上郑世子,而不是……温丞相轻叹一口气,要是能治好宓妃的嗓子,谁又胆敢如此看轻于她。

    “宓妃不许说傻话,等你及笄之后,娘就给你挑一门门当户对的亲事,谁敢委屈你娘就跟他拼命。”温夫人红着眼抹着泪,想法倒是跟温丞相一模一样,都觉得自己女儿是受了天大的刺激,对一切都绝望了。“你是娘的宝贝,娘的命啊。”

    不敢想象,要是这个女儿不在了,她还能活得下去?

    ------题外话------

    6398051621书童送了1朵鲜花

    jiaoyang5173秀才送了9朵鲜花

    谢谢两位亲送荨的花花,么么哒!

    每天更新滴时候,荨都不忘来念上两句,求收藏,求点击,求支持。

    手机用户请到m.myxs.net阅读。